校长一走,就只剩下我跟沈力两个人,虽然校长办公室并不大,但是随着越来越黑的天,我跟沈力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沈力?校长说对面有金刚金,我过去拿过来念一念,也好防身。”我开口说道,毕竟我还不想死呢,这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怕死,更因为自己想要孝顺父母,同时完成答应下来找到那9个人的事。

  “好的好的,那你快去快回。”沈力没有异议,顺着我的话就说了出来,听的我一脸黑线,我是想你跟我一起去啊。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我也只能自己一个人过去拿了,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走出校长室,我还提醒他关好门。

  对面的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我很轻松的推门走了进去。里面不大,陈设也很简单,一张办公桌,一件书柜,外加一两把椅子,便是办公室全部的东西了。

  我随便往书柜上一看,大部分都是佛教的书,什么大悲咒,心经都有“这办公室的老师是不是一个光头啊。”

  我调侃着,走到书桌前,果然放着校长说的金刚经,我将其拿起来翻看了几页,那几个绕口的语句,看的我头疼,还怎么读出来啊?不过为了能躲过一劫,我还是从书柜上又多抽出几本来,能多读几个总是好的。

  捧着这么几本书,就准备回到校长室陪沈力一起读。刚一走到门口,就觉得背后一阵发凉,手里捧着的几本经书倒是感觉热乎起来。

  我想也不用想,便是知道身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当下的反应便是快速的抬脚,要跑出门。

  刚跑出门,我就感觉不太对劲,有一种强烈的密室感随之而来,像是跑进了什么密封的空间一般。

  于此同时,一股恶臭感扑面而来,那个女生惨白的脸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吓得我赶紧往后一退。

  嘭的一响,自己后面便是感觉一阵风飘过,便再也感受不到气流,只觉得有东西封闭了自己的去路。而且脑子里感觉就是被关了起来一般“不好,是被关进冰柜里了吗?”

  都来不及推敲,身后附着着乱七八糟而又张扬着长发的入棺女尸便是清晰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惨白的脸几乎就要贴到我的脸上,都不需要打什么灯光效果,就已经将那恐怖的气氛完全的释放出来。

  此刻的我脊梁骨已经凉到冰点,这么近距离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几乎没有反应和逃跑的时间,只是本能的被吓的将手里的书朝着入棺女尸身上打去。

  只听得“呲呲”几声,犹如烤肉一般,这些书砸在入棺女尸身上就像是烧红的火钳烫在人身上。入棺女尸痛苦的叫了一声,背后阻挡的东西也是打开,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从其身上发出来,打的我立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办公桌上。

  ?酷匠网…N唯一☆X正版,/d其“他_)都v是¤l盗w版a

  “哎呦,痛死我了。”我捂着后背,痛苦的说道,心里更是想问个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受苦的总是后背。

  “该死!”入棺女尸大声叫嚷着,才把我的注意力从后背转移到了入棺女尸身上。

  只见其站在冰柜里面,后背牢牢的帖着冰柜,而之前镶嵌进冰柜的头发却如触电一般张立起来,发尖的尖锐,又如是锋利的刀剑,能够轻而易举的刺进敌人的肉体。

  “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怎么就找上我了?”看着入棺女尸这个架势,我欲哭无泪,看看周围的环境,除了一扇窗户可以让我跳下去外,根本没有办法逃出去。入棺女尸又牢牢的守着门口,根本出不去。

  “死!”入棺女尸又是大喊一声,其张立的头发立刻朝着我冲刺过来,我赶忙往旁边一躲,其头发直接穿插进办公桌,随便一搅动,便是将办公桌扯成两半,这一幕看得我冷汗直冒,若不是我躲得快,被撕成两半的就是我了。

  扯坏办公桌的头发稍作停留,又是快速的朝着我冲刺过来。

  “完蛋了。”见识到其头发的威力,我都没指望能找到什么坚硬的东西能挡下下,吓得双腿一发软就坐在了地上。

  突然间,背后便是闪出一道光来,在我的面前形成一道光墙,将头发挡了下来。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身后书柜上那些满满的佛书。

  见着自己的头发被挡下来,入棺女尸还是不放弃,控制着头发又连续冲刺了好几次。

  “太好了,辛亏有这些书,看来以后我要信佛教了。”见着入棺女尸没有办法冲破这道光墙,我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下来。佛法无边果然如此,入棺女尸如此害人,我要不要冒险拿几本书贴到她身上,好一举消灭她!

  我正这么想着,光墙前面的头发却是停止了攻击。

  “怎么了?”我抬头看去,只见入棺女尸那生硬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便是将头发收了回去,控制着冰柜转身朝着校长室去了。

  “糟了,沈力还在里面呢。”我一拍脑袋,想起了还没有什么东西保护的沈力。立马站起来跑过去。

  只见入棺女尸在校长室门口一闪,便是穿越进去。

  我赶紧抛到门口,想要推门进去,却是被无形的力道挡了下来。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却什么都没听到,难不成沈力见着入棺女尸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直接吓晕了?

  不至于吧,沈力对冉害怕,但不至于吓晕,肯定是入棺女尸做了什么结界,让我进不去,也听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所以之前我被入棺女尸追杀的时候,沈力什么都没察觉。

  “该死。”我狠狠的一砸门,校长室也只有窗户可以跳下去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沈力在里面越久,活着的可能性就越低,我的心立刻急了起来。

  “怎么办。”我抓着头发,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救沈力。

  “对了,佛经。既然能挡下入棺女尸的头发,我干嘛不试试。”我这么想着,便赶紧回到书柜上拿了几本,跑过来便是往校长室的大门上贴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