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沈力提醒我到了,我才从诧异中醒过来。

  “怎么?带我来这里干嘛?在这我感到很不舒服,走走走。”虽然不知道沈力带我来这里干嘛,但是这冷冻室的寒意令我感觉到自己穿的有些少了,催促着沈力快走。

  “你还想走哪啊?那个女生就在这里面,今天老师给我们示范的就是用那个女生的尸体。”

  “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整个人便是愣住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之前思来想去的那个女生就这么死了?躺在这个冷冻室里,供学生在她的脸上涂涂画画的练习。不知怎么,我有些不接受这个结果。

  “不愿意相信啊?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眼花了,怎么可能会是她,对了,她叫什么名字啊?我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不过还好,我还记得她的样子。”沈力用右手托着下巴,细细回想着当时见着那个女生尸体时的情境。

  “我刚开始不是很确定,然后就举手上去帮老师的忙,仔细看了下她的脸,没错,就是那种不屑的样子,连死了都这么让人觉得她这么高傲难以接近。我确定就是她,不会错的。所以我这不,下课就给你打电话了。”

  “她,她怎么就死了呢?”听着沈力这么信誓当当的说着,我心里有些难受起来,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躺在冷冻室了呢,当初的她,看上去身体挺好的,不像是得病的“她是不是因为出了什么车祸什么的死了?”

  “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沈力说着便是掏不知怎么弄到手的钥匙,打开了冷冻室的大门!

  一股寒气扑来,冻的我打了一哆嗦,双手摩擦着自己的双臂,试图让自己能暖和点。

  “忘记提醒你带衣服了。啊哈。”我正准备走进去,沈力这个贱人便是掏出不知道他藏在哪里的衣服穿了起来,看着我冷的打哆嗦,还贱贱的笑了出来。

  “早知道要来这里,我就多带一件衣服了。你回寝室给我拿一件。”看着他自己穿的暖和,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还好兄弟呢,存心不提醒我,让我出糗的吧。

  “你傻啊,这里是学生可以随便来的吗?我这钥匙还花了老大的劲拿来的,还要等着管理员没察觉的时候还回去呢。我回寝室拿衣服的话,要浪费多少时间。你能忍忍就先忍忍吧。”沈力一副反正不是我冷,不关我事情的样子,拉着我就走进了冷冻室,将大门轻轻关上,但不至于锁住。

  “我们动作要快,随便闯入冷冻室是要接受处分的。”沈力将衣服的拉链往上扯了一下,便是轻声提醒我。可我现在冷的直打哆嗦,就算是想快也快不起来啊。

  “这里大概会有10来具尸体,我也不知道那个女生的尸体放在哪个冰柜里。只能一个个找过来了。”沈力指着前面整齐摆放着的10个冰柜说道。

  S》看正a版',章节上酷q"匠网。`

  我抬头望去,因为冷冻室没有灯光,只能虚掩的大门缝隙透露进来的一点光来提供亮度。一点昏暗的光线撒射的十个冰柜上,在如此冰冷的环境下,冰柜给我的阴森感更加强烈。

  “哇,这个应该是出车祸死的吧,看他这张脸,估计连他妈都不认识了。”我自己傻傻的发呆着,沈力却已经走过去,掀开其中一个冰柜的盖子,调侃起里面的尸体来了“你还不过来一起找?”

  沈力将盖子盖上,继续打开第二个冰柜。我也知道时间紧急,快速走过去跟沈力一起寻找。

  我用力的打开第三个冰柜的盖子,一股冰寒混杂着尸臭的浊气直接钻入我的鼻孔。从小没有问道过如此难闻味道的我,直接忍不住胃里的翻涌,朝着地面就吐了起来。

  “喂喂喂。你有没有搞错,竟然吐出来了,这样子管理员来检查的时候肯定知道有人来过了。你想害死我啊。”沈力见着我恶心,也不安慰我一下,就想着会不会抓,真是的。

  “对不起,我实在没见过这么,怎么说呢。有点受不了。”

  “行了行了,只要不被现场抓住就好了。”沈力总算是良心发现,理解我现在的难受,毕竟以前从没接触过什么死尸,现在还要一个个打开冰柜的看,的确是有些难为我了。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好受点了吗?”

  “好多了。”这么一吐,肚子里那翻涌的感觉也是消失了,吞咽了下口水,便是走到下一个冰柜去了,难得沈力如此替我着想,我也要尽快找到那个女生的尸体,确认下到底是不是她,为何而死。死了为什么没有火化,反而送到这里供教学演示?她父母怎么就忍心?同时免得沈力被管理员抓到了。

  “没事就好。”沈力说完,便是去打开下一个冰柜,依旧不是那个女生,每一次打开,我都会有些失望和恶心,但是沈力却有些兴奋,这一个个冰柜里的尸体,死状都不相同,有因车祸导致面部血肉模糊的,有因打架,导致脸上刀痕遍布,也有因被恶意谋杀,面部被泼硫酸的。学习相关化妆专业的沈力见到这些不同类型的尸体,想着如果能将其完美修复,前途无量。早就想拿起专业工具给这些尸体化妆了。

  “还剩最后一个了,肯定是那个女生的。”沈力将第九个冰柜的柜子盖上,指着最后一个冰柜说道。

  “别这么乌鸦嘴,我觉得肯定是你看错了。”说真的,其实我不希望里面真的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尸体,更希望自己这一趟是白来的。为什么?我连她的样子都记得模糊,却还是有一种希望她好的感觉。

  “呦呦。还说当初你们没奸情?毕竟是害的人家怀孕的人。”沈力边调侃着边走过去掀开盖子,低头往里一看,吓得直接喊了出来,手里紧握的盖子也是掉落下来,发出一声巨响。

  “怎么了?”我看着沈力这样,也是吓了一跳,感觉自己的心都跳出去了,胸膛里空空的。

  “别过来。”沈力战战兢兢的说着,弯腰就要去捡盖子重新盖上,可是这句提醒说的太迟了,我已经因为担心沈力走了过去,同时也好奇的往冰柜里看去,到底是什么将经过前面九个尸体检验的沈力吓得这幅样子。

  本来就不如沈力的我,也因为这好奇心,被冰柜里的尸体吓得整个人都失神了。

  的确,冰柜里面躺着的,就是我一直想着的那个记不得名字的女生。面容也没有什么伤痕让的我没法辨认,但是她在冰柜里的样子却比前九个恐怖多了,身着一袭红衣的她,头发如树根一样嵌入进冰柜里层,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扭曲着身体,脑袋歪向我们这边,惨白的面孔上面泛着幽怨的眼白,我发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女尸。

  光看见这女人的死状,我就有一种逃离的念头。也不管她到底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一切都被抛到脑后,就觉得她肯定不是善终的,一股强大的危机感冲来,此刻的我,脑海里只有赶快这里的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