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玉娟的服侍下,邓家发将汤药喝得一滴不剩,舌尖甚至还舔了舔残留在碗口的药汁。

  缓了一下,邓素素便急急问道:“爹,有什么感觉?”

  邓家发脸色慢慢呆滞起来,眼神模糊,无力道:“有些乏力,想睡觉。”

  服药反应在空间里是有说明的,张小京顿时放下心来,笑着道:“邓叔,这是喝了药以后的正常反应,想睡就睡吧。”

  邓家发无力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邓素素把目光转向张小京,神采奕奕道:“小京,我爹要多久才会醒来?”

  张小京想了想,“大约两个小时吧。”

  邓素素失望道:“要那么久啊。”

  “药力需要那么长时间才会消失。”张小京笑了笑,“是不是等不急了?”

  邓素素点着头道:“好想看到爹站起来的样子。”

  刘芸小嘴瞥了瞥,嘀咕道:“那你今天恐怕要失望了。”

  邓素素瞪着她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小京治不好我爹的病?”

  刘芸的心里确实有此想法,她也是学中医临床的,熟知各种药草的特性,单凭张小京采来的那几味解毒药,就能治好残留在神经里的蝎毒,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他能不能治好你爹的病我不敢说。”刘芸眼角瞟了一眼旁边的张小京,淡淡道:“就算能治好,你爹今天也不可能站起来。”

  邓素素皱着眉道:“为什么?”

  刘芸也不解释,“不信你就等着看好了。”

  看着刘芸不冷不热的表情,邓素素脸色有一丝挂不住了,她将目光投向张小京,想知道这个有点讨厌的女医生说的是不是真的。

  张小京也紧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刘登远见状,叹了口气,道:“长期瘫痪在床的人,腿部肌肉由于没有得到锻炼,已经完全松弛,甚至是萎缩,它的运动功能很可能部分或者完全丧失。”

  邓素素的心一沉,盯着刘登远道:“刘院长,这就是说,即使我爹的病治好了,也有可能站不起来?”

  刘登远沉重的点了一下头,看着李玉娟母女两,缓慢道:“你们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他是医生,一个正直的老医生,即使事实再残酷,也只能据实相告。

  “……”一阵沉默之后,邓素素扑在李玉娟怀里,“嘤嘤”的哭泣起来。

  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这个濒临破灭的家庭,刚刚升起一丝希望,却又不得不面对更为残酷的现实。

  李玉娟似乎要比女儿更坚强些,眼里噙着泪水,却没有哭出声来。

  黄耀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走到李玉娟身旁,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玉娟,别怕,还有我呢,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

  李玉娟突然转过头去,朝他吼道:“滚!”

  前有恶霸儿子逼良为娼,后又混账老爹居心不良,父子两如此肆意嚣张,难怪李玉娟会如此生气。

  黄耀祖愣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替自己分辩道:“玉娟,你别误会啊。我是支书,有责任和义务来帮助你们。”

  “你滚不滚?”李玉娟恼羞成怒,放开怀里的女儿,拿起那根丢弃在地上的打狗棍,朝黄耀祖劈头盖脑的打去。

  黄耀祖措手不及,身上挨了几棍。

  他想发飙,但又心虚,不敢当着众人的面还手,一边狼狈的往外退,一边怒道:“不识好歹的臭娘们,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着已经狼狈逃出屋外的黄耀祖,李玉娟怒意难消,狠狠地骂道:“我呸!什么东西,以为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么!”

  刘登远、刘芸爷孙两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刘登远劝道:“小刘,黄支书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嘛。”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张小京皱着眉头,把黄瓜上门逼债的事简要的跟刘登远爷孙两说了一下。

  “黄支书一家是这种人?”刘登远惊讶的张着嘴巴,想了一下,愤慨道,“他主动拉着我来你家看病,心里竟打着这样龌龊的算盘?”

  刘芸忧心忡忡的,“爷爷,我们今晚不能住他家了,我怕弄脏了我的衣服。”

  刘登远默默的点了点头。

  听完张小京述说她们的遭遇后,李玉娟、邓素素母女两不禁悲从中来,两人抱头失声痛哭起来。

  张小京于心不忍,安慰道:“婶,我叔的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

  李玉娟噙着眼泪,抽泣道:“小京,你就别安慰婶了……”

  张小京认真道:“婶,你要相信我。”

  邓素素忽然转身,紧紧的拉着他的手,眼泪汪汪道:“小京,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张小京道:“我之前观察了一下邓叔的腿部,肤色红润,还有弹性,肌肉肯定没有萎缩,应该还保持着一定的收缩性。”

  刘登远失声道:“哦?”

  张小京问道:“婶,你是不是给邓叔腿部做过按摸?”

  李玉娟抽泣道:“自从你叔瘫痪后,就一直怕冷,我只好用热水给他敷身,每天如此,从没有断过一天。”

  张小京点头道:“难怪如此。”

  #更新最g快上酷%'匠7网e

  刘登远道:“如果是这样,一旦余毒清楚后,肌肉的收缩功能就会慢慢的得以恢复。”

  “真的?”李玉娟止住了抽泣,看了看刘登远和张小京,半信半疑道:“刘院长,小京,你们不是看到我母女两可怜,故意骗我们的吧?”

  刘登远慈祥的笑了笑,“你认识我这么久,我有骗过你吗?”

  李玉娟终于破涕为笑,道:“孩子他爸如果真能站起来,我给你们磕头谢恩。”

  张小京笑道:“那怎么敢当呢?婶,要谢就谢你自己吧。要不是你的爱心和坚持,邓叔的身上早就生褥疮了,就算神仙来了,也无能为力。”

  刘登远点头道:“是啊,真是难为你了。”

  “咕噜噜,咕噜噜……”

  大家的目光忽然聚焦到刘芸的身上。

  刘芸红着脸,低垂着小脑袋,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

  “扑哧!”李玉娟莞尔一笑,“小刘医生恐怕是饿了吧。你们聊一会儿,素素和我去做饭,马上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