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登远目光呆了呆,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瞪大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门边的张小京,想找出一点曾经熟悉的影子来。

  他试探着问道:“你是小京?”

  张小京一怔,点头道:“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自从刘登远进屋到现在,他没有问张小京的名字,也没有人叫过张小京这个名字,他是怎么知道的?

  所有人都奇怪的盯着刘登远。

  刘登远朝他笑了笑,亲切,慈祥,就像对待自家的孩子一样。

  “回家问你的父亲,他会告诉你的。”

  张小京一脸好奇,“您认识我爹?”

  刘登远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你父亲还好吗?”

  张小京笑道:“我爹已经老了,但手脚还利索。”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你们都这么大了,我们也都老了。”刘登远唏嘘道,“小京,回头跟你父亲说,要他去我那儿坐坐,陪我说说话。”

  张小京暗想,看来老爹跟这位院长的私交不浅啊。

  “嗯,我会转告他的。”

  缓了缓,刘登远笑着道:“小邓,我再给你把一次脉,看是不是像小京说的那样。”

  邓家发伸顺从的伸出左手。

  刘登远静下心来,右手食指、中指搭在他的手腕处。

  由于有了张小京的提示,刘登远把注意力集中在脉象的第三跳与第四跳之间,捕捉着那一丝有可能被他忽略的脉动。

  第一个呼吸,第二个呼吸,第三个呼吸……一分钟过去了,刘登远的指感依然没有捕捉到那丝脉动。

  如果不是因为张小京是张进彪的儿子,此刻,刘登远已然放弃了继续诊脉。

  看着刘登远茫然的模样,邓素素、李玉娟母女心急如焚,额头都冒出了汗来,如果他依然没有发现脉象的异常,究竟该相信谁呢?

  这时,张小京走到刘登远身旁,轻声念道:“如微风吹鸟背羽,厌厌聂聂,如循榆荚,如水漂木,如捻葱叶……”

  这不是“黄帝内经”中“素问”里描述“数脉”的语句吗?刘芸呆了呆,不禁多看了张小京一眼,想不到这个邋邋遢遢的乡村小医生还懂这些。

  刘登远一听,心想这小子难道是在提示我?他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静下心来,用心去捕捉那丝难以察觉的异动。

  等到第四分钟的时候,刘登远的指尖终于捕捉到了那丝轻微的脉动,微微一跳,如微风吹鸟背羽,如循榆荚,如水漂木,如捻葱叶,描述得惟妙惟肖!

  太不可思议了,简直难以置信!

  刘登远有些怀疑,这有可能是自己在张小京的心理暗示下,指尖出现的异常感觉。于是又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在下一个呼吸里继续感受。

  一个呼吸,二个呼吸,三个呼吸……那丝轻微的脉动始终在他的指尖微微跳动着。

  刘登远终于确信,这跳动是真实的,的确存在。

  他松开了邓家发的手腕,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李玉娟急忙问道:“刘院长,有没有?”

  刘登远看着身边的张小京,眼神复杂,有一丝郁闷,一丝欣慰。

  他从事了一辈子的中医,自以为还算有所成就,哪知道竟不如一个乡村小医生!这让他情何以堪?

  同时,他也为张家有这样的后起之秀而感到欣慰,小小年纪,竟然有此能耐,将来的成就谁能够预测?

  刘芸关切的问道:“爷爷,究竟如何?”

  “小京,你是对的。”刘登远看着张小京,感慨道,“进彪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来,真是不容易啊。”

  “真……真的?”虽然听到爷爷亲口说的,刘芸一下子还是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

  T*最(g新章节上$酷={匠网!

  “小芸,小京的把脉技巧确实要比爷爷高出一筹。”刘登远看了刘芸一眼,“有机会你要多向他学习。”

  恨恨的瞟了一眼张小京,刘芸撅着小嘴,小声嘟哝道:“乡巴佬,要我跟他学?”

  张小京淡淡一笑,她说的没错,自己本来就是个乡巴佬,没什么好生气的。

  见心上人无端受到侮辱,邓素素不干了,紧蹙着峨眉,刚要反驳时,却被身旁的李玉娟拉了一下,已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小芸,你要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刘登远瞪了一眼刘芸,看向张小京,“既然脉象已经清楚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邓素素抢着道:“小京说他能治好我爹的病。”

  刘芸嘀咕道:“吹牛。”

  爷爷这样德高望重的老中医都治不好的病,一个小乡巴佬有何能耐治好?

  刘登远盯着张小京,诧异道:“哦,小京,你找到病因了?”

  发现病症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找到病因,第三部才是如何治疗。既然他都说能治好此病,肯定已经找出了病因。

  张小京点头道:“余毒未尽。”

  刘登远愕然道:“余毒未尽?什么毒?”

  “蝎子毒。”

  “蝎子毒?不可能!”刘登远断然道,“小邓所中的蝎子毒是我帮他解的,化验单上清清楚楚的写明了,没有余毒残留。”

  张小京道:“邓叔中毒后,治疗的时间间隔得过久,已经有部分毒素浸入到神经。经你帮他解毒后,神经中仍然残存着极少量的毒素。化验只是检验体液中有没有毒素残留,神经中的毒素是很难检验出来的。”

  “神经中毒,快则几秒钟发作,慢的可以等几年,甚至是十几年才会发作。幸亏邓叔神经中残存的毒素含量极低,否则就不是下肢失去知觉,瘫痪在床这么简单了。”

  刘登远边听边想,慢慢地觉得张小京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像狂犬病毒,一旦浸入到人体的神经系统,潜伏期长的可以达到几十年。尽管人类对蝎子毒素的研究,还不是很充分,但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

  几年前,李玉娟抬着昏迷不醒的邓家发,来医院求刘登远治疗时,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只是凭着深厚的毒理知识,麻着胆子用的药。

  好在最后邓家发被他抢救过来了,至于有没有完全根除掉体内的蝎子毒素,刘登远自己也不十分肯定。

  现在,张小京旧事重提,刘登远越发的不自信。

  他皱着眉头道:“小京,你怎么如此肯定是蝎子余毒引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