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酷%匠、a网1首j◎发9=

  “啊!混蛋!”

  忽然,一道女人撕裂的尖叫声传来。

  “我娘出事了!”邓素素神色一变,马上向石屋奔去。

  张小京愣了愣,急忙跑过去抓起背心,胡乱的往头上一套,紧跟在邓素素的身后。

  邓素素率先冲进了屋里,看到四个染着怪异发色的青年,将母亲挤在一个角落里,正不断的撕扯着她的衣服,浑圆的肩膀都露了出来。

  她不由得怒火中烧,歇斯底里的骂道:“你们这群流氓,住手!”

  四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怔住了,愕然的回过头来。

  黄毛大概是这伙人中的头,看到邓素素时,贼眼不禁一亮,将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瞧了个够,色迷迷的道:“哎哟,这位娇嫩的小美人是谁啊,火气可不小哦。”

  一位身材跟电杆似的,风一吹可能就倒的红色卷毛,走到黄毛的身旁,指着邓素素,媚笑道:“发哥,她就是邓小龙的姐姐。”

  叫发哥的黄毛,那双贼眼再度盯上邓素素,坏笑着道:“不错,不错啊,穷山窝里出美女。黄瓜,你立大功了,发哥我今天没有白来。”

  邓素素怒视着卷毛,“黄瓜,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黄瓜嘿嘿一笑,“素素,你弟弟欠了发哥的钱,我们今天是来收债的。”

  “小龙?”邓素素的心不禁咯噔了一下,“欠你们多少钱?”

  黄瓜笑道:“不多,就五千块而已。”

  “什么,五千块!”邓素素惊得呆住了,暂时忘记了愤怒。

  五千块,对一个年收入不足两千元的农村穷苦家庭来说,就算不吃不喝,也得两年多才还的起啊!

  李玉娟从羞辱、愤怒中清醒过来,挤出那几个青年的包围,扑倒在邓素素的怀里,嚎啕大哭道:“素素,这可怎么办呢?这个挨千刀的,怎么不去死啊。”

  张小京倚靠着门框,双手抱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这种事,他一个局外人不好插手。

  再说,黄瓜可是上界头村的一霸,偷鸡摸狗那是常事,仗着有个当支书的爹,逼良为娼,欺压百姓,帮别人放高利贷,臭名昭著,十里八乡都知道。

  张小京还没傻到想主动招惹这号人。

  邓素素暗暗的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她现在可是这个家的主心骨,千万不能乱了方寸。帮母亲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后,出言安慰道:“娘,你别急,等问清楚怎么回事再说。”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黄瓜,冷冷道:“你说欠你五千就五千啊,我凭什么相信你?”

  “嘎嘎……”黄瓜阴阴干笑几声,走到邓素素跟前,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来,在她面前晃了晃,“这里有你弟弟的画押签字,白纸黑字,不怕你赖账。”

  邓素素接过纸条一看,身躯不禁一抖,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怎么样,这回你该相信了吧。”黄瓜一把将纸条抢了回去,阴森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皇帝老子来了,也是这个理儿。”

  邓素素怒视着黄瓜,咬了咬,干脆道:“没钱。”

  黄瓜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眼珠子在邓素素身上溜了溜,不怀好意道,“没钱那就交人吧。”

  邓素素会意错了,恨声道:“那你们还在这里磨叽什么,应该去找小龙那个不要脸的东西,是大卸八块,还是下油锅,怎么着都行。”

  黄瓜龇牙咧嘴道:“嘿嘿,我们今天来,可不是找你那个宝贝弟弟的。”

  邓素素愣道:“那你们找谁啊?”

  “嘎嘎……”

  黄瓜的笑声,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屋里的气温突然下降了十几度似的,邓素素露在外面的肌肤,顿时布上一层鸡皮疙瘩。

  “要不是为了你这个小娘皮,发哥会走这么远的山路?”

  发哥色迷迷的盯着邓素素,笑得跟个白痴似的,口水都快要从嘴巴里流出来了。

  五千块钱,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小菜一碟。为了这点小钱,他还不至于爬山涉水,累得跟头老牛似的。

  黄瓜这牲口,几次三番在他面前,把邓小龙的姐姐夸得跟朵花似的,他才动了心。

  听到黄瓜和发哥几人猥琐的笑声以及不怀好意的目光,邓素素心里一揪,马上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佯装镇定道:“这关我什么事?”

  黄瓜狠狠的说道:“子债父还,你父母还不起,你这个做女儿的就得还。”

  呃,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啊!渐渐的,张小京在一旁听不下去了,深锁着眉头,眼神变得阴沉起来。

  邓素素冷着脸,决然道:“我没钱还你们。”

  黄瓜笑嘻嘻的,“没钱还也行,那就跟我们发哥走一趟吧。”

  邓素素装傻道:“去……去哪里啊?”

  “嘎嘎……”发哥接过话,桀桀笑道:“小妹妹,自然是跟哥哥去城里享福了,吃香的,喝辣的,要有尽有。”

  邓素素断然回绝道:“我不去!”

  “嘎嘎……去不去已经由不得你了。”发哥终于露出他残暴的兽性,向他几个马仔挥了挥手,“把她给我带走!”

  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马上动手,迅速围住了邓素素,拽住她的手臂就往门外拖。

  李玉娟将女儿紧紧的抱住,悲戚的喊道:“求求你们,放开她,我跟你们走。”

  发哥掐着她的下巴看了看,淫笑道:“你也想去?嘎嘎……这个想法不错,母女两理应有福同享嘛,都给我带走!”

  “畜生,我……我跟你们拼了!”

  这时,只听到内屋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又急又气,紧接着又传出“噗”的一道闷响。

  张小京一惊,糟糕,肯定是邓家发情急之下,从床上跌落下来!

  邓素素惨叫道:“爹……”

  发哥猴急道:“快,快,都给我带走!”

  几个人强扭着李玉娟母女两往门外走,却看到一个面目清秀,身材中等的男孩挡住了去路,双手抱胸,镇定自若!

  黄瓜愣了愣,骂道:“小子,识相的,就快点滚开!”

  张小京站如青松,淡淡的笑了笑,不疾不徐道:“你们这样做,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