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那道消失了的背影,张小京有点出神,那高挑的身材,迷人的身姿,除了邓素素那丫头,还会是谁呢?她站在这儿,难道是在等自己?为何看到自己又急着躲呢?

  不一会儿,等到张小京走近那座破烂不堪的石屋时,一位中年女人推开了虚掩着的门,笑盈盈的站在他面前。

  那淳朴、动人的笑容,是一种对生活的乐观的最好诠释。岁月,并没有在这个不幸的女人身上留下太多的沧桑痕迹。她的身材也许没有女孩子那样的苗条,不过丰腴更能体现出那种成熟的迷人风情。

  二十年之前,她肯定是个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

  她便是邓家发的妻子李玉娟,衣服虽然破旧了些,但十分干净整洁,不吭不卑的站在门边,脸上堆满了动人的笑容,“小京来了啊。”

  她的笑容亲切,言语亲热,眼神似乎别有深意,这让张小京这个愣头青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他清楚的记得,前次跟随父亲来邓家时,李玉娟还称呼他为“小张医生”,没过几天就变成了“小京”。这其中,难道还有别的意思?

  忽然想起相亲的事来,张小京的脸蛋顿时红得跟个猴子屁股似的,这才发觉上了父亲那个老家伙的贼船。

  自己虽然心无杂念,可是邓家人会怎么想呢?有句话叫“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张小京如芒在背,走了二个多小时的山路,本来就汗流浃背,此刻额头上更是汗如雨下,挠了挠头,心虚道:“婶,我……我爹叫我来给叔扎……扎针的。”

  在李玉娟看来,张小京这句话纯属是在替自己找借口,年轻人谁不害羞?一时抹不开脸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李玉娟满脸笑容的看着他,那笑容,慈祥、淳朴、亲切、动人,发自内心深处。她身躯往旁边挪了挪,善解人意的点着头,笑呵呵道:“婶知道,你是来帮你叔扎针的,快进屋吧。”

  走进屋内,一股清爽、阴凉顿时扑面而来,虽然显得破陋,没有一点像样的家具,但修葺一新,看不出一丝杂乱的感觉。

  还没等张小京喘口气来,李玉娟就心疼道:“看你满头大汗的,一定累了吧。素素,你带小京去河边洗一把脸。”

  张小京慌忙道:“婶,我不累,现在就给叔扎针。”

  李玉娟笑着道:“你叔的病不急,先洗把脸,休息一下再扎针。”

  张小京还想要说什么,一团红色的影子快速的在他面前一闪,留下一道似兰的暗香,往门外奔去。

  张小京呆了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李玉娟推了他一下,笑道:“听婶的话,去吧。”

  张小京红着脸出来的时候,邓素素正站在屋前的大树下,背对着他,听到后面传来的脚步声,又迈开脚步,不疾不徐的往前走去。

  上身着一件贴身的红色短衫,配上一条已经褪色的牛仔裤,将她那高挑的身姿、纤细的柳腰和浑圆的臀部衬托得一览无余,斑驳的阳光洒在她身上,恰如一株开得正艳的、亭亭玉立的夏日荷花。

  张小京看得似乎有些痴了,竟然忘记了挪动脚步。

  没有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跟来,邓素素窃窃的回头一望,见张小京那厮正痴痴地望着她看,一抹绯红顿时涌上脸庞。

  张小京这时才看清楚她的容貌。

  E酷K匠oV网正2(版N首_发

  一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只看一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还有那白里透着点黑的肌肤,带着点原始的野性,娇嫩的就像初开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倾神摇。

  最是那一双充满着灵动的美眸,水汪汪的,黑白分明,顾盼流转,似嗔似痴,无时不展现出少女的可爱!

  张小京的心忽然一下子乱了,就好象平静的湖面突然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一般,泛起道道波纹,荡起阵阵涟漪。

  “咯咯……呆子!”邓素素嫣然一笑,留下一串动听的笑声,小跑着走了。

  张小京清醒过来,暗暗的吸了口气,快速的跟上。

  两个人不紧不慢、若即若离的保持着一段距离,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很快就来到了猛洞河边。

  河水清澈见底,小鱼儿在鲜嫩的水草间悠然的钻进钻出,阳光洒在静静流淌着的水面上,荡起阵阵粼粼的波光。

  乡村,是如此的静谧,安详和自由。

  “给你。”邓素素递给他一块半新半旧的毛巾。

  张小京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接。

  邓素素见状,羞着脸,嗔道:“放心,这是我用的,干净。”

  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小京哪还好意思再拒绝,讪讪的接过毛巾,蹲下身来,用毛巾捧起一掬河水,把脸浸泡在里面。

  除了一股侵入骨髓的惬意外,他分明还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幽香传入心扉,那是一丝自然的体香,令他魂不守舍。

  他装出一副洗脸的模样,暗地里却不断的嗅着,寻找着那丝令人着迷的幽香,久久的不愿意松开。

  邓素素在他的身旁坐下,将那双雪白得有些刺眼的脚丫子浸泡在河水里,一边轻轻的击打着河水,溅起多多水花,一边用眼角偷偷的看着他。

  看到他那副陶醉的模样,邓素素也不禁俏脸绯红,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朝他翻了翻,戏谑道:“帅哥,毛巾都快要被你擦破了。”

  张小京潘然醒悟过来,一张俊脸羞得几乎无地自容,将毛巾在水中快速的搓洗了几下,拧干净后交还给她。

  邓素素却红着脸道:“身上不用洗了吗?”

  其实,张小京也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很不好受,但他哪好意思用一个女孩子的洗脸毛巾擦洗身体,尴尬的笑了笑,“不用了。”

  邓素素嗔道:“都臭死了,还不快洗一下。”

  美女都嫌自己臭了,张小京只好委屈自己一下,将毛巾探进背心里,在身上擦洗着。

  邓素素红着脸道:“你的背心都是汗,脱下来,我帮你洗一洗。”

  呃……这怎么行啊!张小京还没有养成在女孩子面前脱衣服的习惯,赶紧用胳膊夹紧了身体,生怕她会冲过来剥自己的衣服。

  “扑哧!”邓素素被他的动作逗笑了,白了他一眼,“扭扭捏捏的,哪像个男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