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相亲

  沉吟片刻,张进彪道:“一天晚上,你娘主动来找我,说要嫁给我,越快越好。”

  “啊!”张小京也惊住了,摇着头感慨道:“看来我娘真是被爹的风采迷住了,迫不及待的想嫁给你了。”

  张进彪苦笑着道:“我当时又惊又喜,能娶到像你娘这样漂亮的城里姑娘,我做梦都不敢想啊。所以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张小京戏谑道:“那还不把你美上天啊?”

  张进彪尴尬的笑了笑,“结婚不久就生下了你,‘小京’这个名字就是你娘起的。本以为一家三口就此幸福的生活下去,哪知第二年政策变了,知青可以回城了。”

  张小京紧张道:“我娘就丢下我们,一走了之?”

  张进彪摇着头,痛苦道:“是我劝她回去的。”

  张小京失声道:“为什么?”

  张进彪凄然的笑了笑,“你娘在广播里得知知青可以回城的消息后,整天失魂落魄的。虽然她没有跟我提及过,但我知道,她很想回城,那里还有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

  “当我主动跟她说起此事时,你娘想了很久,才说要带着我们一起回城。”张进彪渴了口酒,“但我拒绝了。”

  张小京瞪大着眼睛,失声道:“为什么,爹,你傻啊?”

  张进彪泪光涌动,四下里看了看,哽咽道:“故土难离啊,我要守住祖宗留下来的这份基业,这是我们张家的荣耀。再说我一个泥腿子,去城里能干什么啊?”

  “那我呢?我娘怎么没带我走呢?”

  张进彪道:“我跟你娘提了个要求,就是把你留下来,让我们爷儿两做个伴。”

  张小京愣了好半天,喃喃道:“我原来还有个城里的娘啊。”

  张进彪瞅了他一眼,惴惴不安的说道:“小京,你会不会怪我把你留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山坳坳里?”

  张小京叹了口气,道:“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都是早八百年之前的事了。”

  顿了顿,像是安慰张进彪似的,张小京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爹,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把张家的中药店开得红红火火的。”

  张进彪感动得直点头,“好,有志气,这才是我张家……张家的种。”

  午饭后,张进彪沉沉睡去。

  张小京躲在房间里,翻阅着银须老头留给他的那本“两仪针灸法”。

  书中介绍,“两仪针灸法”由两部分两组成,即“烧山火法”和“透心凉法”。

  “烧山火法”多用于治疗冷痹顽麻,虚寒性疾病等;“透心凉法”适用于肝阳上亢及温疟、热痹、急性痈肿等热性疾病。

  两者一阴一阳,相辅相成。

  这本书不仅详尽的介绍了针灸常用的各种手法,如提、插、捻、转、开、阖等,还细致的描述了“两仪针灸法”的施针原理和方法。

  这让张小京这个从未走进过大学课堂,系统的学习理论的半桶水受益匪浅。他把“两仪针灸法”跟父亲传授的施针方法对比了一下,发觉它要高深得多。

  张小京如获至宝,连忙找来一个南瓜,按照书本的描述,在上面深深浅浅的做着刺、提、捻、转等动作。

  七月的午后,屋内热得跟蒸笼似的。

  张小京不顾不休,光着膀子,一心用在练习“两仪针灸法”,晚饭只是囫囵吞枣,直到感觉有点心得后,才停下手来。

  而这时,窗外已月明星稀。

  他念念不忘戒指空间里的“五毒草”,又钻了进去。令他诧异的是,那些种子不仅已经发芽,而且还疯狂的长到了膝盖那么高。

  如此长势,不知道再经过一个晚上的生长,这些“五毒草”是不是可以使用了?

  早上,睡梦中的张小京被父亲叫醒了。

  “小京,快起来吃早饭。”

  看了看窗外,太阳才刚刚从山后面升上来。

  “爹,还早呢。”张小京倒头又睡。

  “早什么啊,你今天要去上界头相亲呢。”

  张小京这才想起还有相亲这档次事,嘟哝道:“爹,我能不能不去啊?”

  张进彪推开房门,走到床边,狡黠一笑,“不去相亲也成,但扎针总得要去吧?”

  张小京翻了个身,背对着张进彪,嘟哝道:“爹,我就不去了。每次都是你动手扎针,我也帮不上忙。”

  张进彪笑呵呵道:“这次让你一个人去,怎么样?”

  张小京一愣,一屁股坐了起来,“真的?我动手扎针?”

  张进彪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笑道:“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昨天,张小京在南瓜皮上苦练了一个下午的针灸动作,正苦于没有机会表现,听了父亲的话,一下子来劲了。

  他二话不说,一咕噜爬起来,穿着双拖鞋,就往外面跑去。

  看着儿子矫健的身影,张进彪狡黠的笑了笑,呵呵,邓家人可不会认为,你小子只是单纯去扎针的。

  刷牙,洗脸,丢下手中的饭碗,不等张进彪吩咐,张小京便背上医疗箱,急匆匆消失了。

  大山是贫穷的代名词,但也蕴含着风景。

  这里的人们生活得艰辛、拮据,但这里有好山好景好水。

  一道清澈的泉水从大山深处不知疲倦的日夜往下流淌着,洗刷着不知道沉淀了多少年的石道,清澈的猛洞河两岸,是一片金黄色的稻田,微风吹过,掀起一道道稻浪。

  一年一度的农忙季节——双抢,又快来临了。

  在南方,每到八月份,早稻熟了后,要忙着收割,还要赶在“立秋”之前,把晚稻种下去。

  这就是所谓的“双抢”,抢着收早稻,抢着种晚稻。

  张小京迎着晨风,踏着石板路,时上时下,颠簸了近两个小时,终于达到了上界头村。

  走近村头,张小京就看到了一间破得如同废墟的房子,一眼看过去寒酸得让人几乎都要落泪。

  那就是邓家发的家,房子是用泥土和石头砌成的,看上去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

  张小京忽然一惊,看到绿树掩映下,隐约站着一道红色的身影,亭亭玉立,婀娜多姿,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肩膀上。

  R√看MC正u\版:z章节j上酷\k匠网D

  这时,那道身影好像也看到了他,忽然一闪,逃也似的跑进了屋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