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京,发什么呆了?吃饭了。”

  一身长衫,貌似有点儒雅的张进彪出现在门口,看着儿子的背影,浓眉紧蹙,望了一眼水田对面蔡家那栋崭新的三层小楼,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哦,知道了。”张小京应了一声,将手中那本“两仪针灸法”藏好。

  陈旧的饭桌上,摆着一碗“辣椒炒野兔肉”,一碗“蒸辣椒”,爷儿两各坐一方,端着一个小酒杯喝了起来。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义庄村地处大山深处,野兔、野鸡屡见不鲜。日子过得虽然清贫了些,但也逍遥自在。

  几杯农家浊酒下肚后,张进彪忽然开口道:“小京,是不是想谈恋爱了?”

  一愣之后,张小京激动的想哭。爹啊,你终于良心发现了么?他端起酒杯,掩饰着红扑扑的脸蛋,言不由衷的说道:“爹,我还小,不急。”

  “你今年就满二十了,在咱们义庄村,该娶亲了。”张进彪眼角瞟了眼儿子,给两人的酒杯斟满,“我给你相中了一个丫头。”

  在义庄村父老乡亲们眼里,张小京和蔡美玉这对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地设一双,甚至有媒婆主动上门,给他保媒。

  张进彪岂能不知?

  张小京瞅了一眼父亲,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满怀期待的问道:“谁……谁啊?”

  又一杯浊酒下肚,张进彪淡淡的说道:“上界头邓家的丫头。”

  “什……什么?”张小京的心一惊,拿着酒杯的手腕抖了抖,浊酒已所剩无几。

  “前次我们给邓家发扎针时,那丫头看上你了。”张进彪波澜不惊,继续喝着小酒,“明天你去给他扎针,跟那丫头好好的聊一聊。”

  张小京终于想起来了,皱着眉头,疑惑道:“邓素素?”

  张进彪想了想,点头道:“嗯,好像是吧,我听邓家发叫她素素。”

  张小京断然道:“爹,不行,她比我大好几岁呢。”

  在辽源一中,邓素素芳名远播,张小京自然也听说过她的遭遇。

  她比张小京高两届,不仅相貌出众,学习成绩也特别优秀,那年参加高考,被医科大学录取。可惜的是,就在此时,她的父亲忽然生了一场怪病,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为了治病,邓家负债累累,家徒四壁,邓素素自然也就没法上大学了。

  “女大三,抱金砖。”张进彪不为所动,“无论是相貌,还是头脑,那丫头都配得上你。虽然是穷了点,但财富都是靠自己的双手创造的。”

  “我不喜欢她。”心有所属的张小京拒绝着父亲的美意。

  “哎,傻小子,我也知道你有喜欢的人。”张进彪叹了一口气,索性把话说开了,“你和蔡家那妮子确实很般配,但这有用吗?蔡大元能同意把女儿嫁给你吗?”

  张小京心里隐隐作痛,夹着块辣椒往嘴里塞,额头顿时沁出汩汩的汗来。

  “滋!”张进彪抿了口浊酒,伤感道:“张家原本人丁兴旺,想不到到了我和你这两代,都是独苗一根。小京,早点把家成了,再生个大胖小子,好让我也有个伴。”

  看着父亲孤寂的样子,张小京忽然想起银须老头那句戏谑之言,眼前不正是询问母亲的最佳机会么?

  他放下自己的心事,笑着问道:“爹,是不是想我娘了?”

  张进彪愣了愣,瞪着眼道:“别把话岔开了,说你的事呢。”

  张小京满脸期待,央求道:“爹,我都二十了,已经懂事了,你就跟我说说我娘吧。”

  张进彪忽然凄凉的笑了笑,满怀伤感的说道:“是啊,一转眼你都二十了,你娘离开我们也已经十九年了。”

  张小京心中一凉,失声道:“离……离开?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娘是不是已经死……死了?”

  张进彪眼中闪着晶莹的的泪珠,摇了摇头,凄然道:“她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张小京眼神灼灼的盯着父亲,“爹,你说清楚啊,我娘去哪里了?”

  张进彪闭上眼睛,豆大的泪珠顿时跌落下来。等到心情平复了些,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神复杂的看着对面的张小京。

  看着父亲那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张小京的心猛地一揪,握住他的手,心疼道:“爹,你要是实在为难,就当我没问过。”

  一行酸涩的泪水,再度从眼眶里怦然而出,张进彪艰难的说道:“小京,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也想要离开爹了?”

  张小京糊涂了,紧了紧握着的手,失声道:“爹,你是不是喝醉了?你是我亲爹,我为什么要离开你?”

  张进彪忽然反抓住儿子的手,激动的说道:“真的?你真的不会离开爹?”

  张小京觉得好笑,“爹,我是你一手养大的,怎么会离开你呢。”

  张进彪不放心似的,“那你向我发誓。”

  张小京笑了笑,心想爹已经老了,喝了这么一点酒就醉了。“爹,我向你发誓,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离开义庄村。”

  张进彪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娘是个知青。”

  知青,就是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0年代末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知识青年。

  张小京难以相信的问道:“真的吗?”

  张进彪默默地点了点头。

  张小京满脸兴奋,追问道:“爹,你快跟我说说,我娘张什么样子?”

  张进彪顿时陷入到美好的回忆之中,“你娘很漂亮,也很纯真,一股子大家闺秀的韵味,但总是眉头紧锁,闷闷不乐。”

  酷&匠-网3$正版首}B发\

  张小京道:“我娘是不是有心事啊?”

  张进彪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可能吧,她很沉默,不喜欢说话。”

  张小京笑着道:“爹,你是怎么跟我娘走在一起的?是你主动追求她的吧?”

  张进彪摇了摇头,有些沧桑的脸庞上爬满了复杂的神色。

  张小京有点意外,嬉笑道:“这么说,是我娘主动的?爹,你魅力无敌啊!”

  缓了缓,张进彪沉声道:“我和你娘的结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张小京扬了扬眉头,“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