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须老头笑呵呵道:“只有具备RH阴性血型的人才能进入到戒指空间里来。”

  张小京的脑海在高中生物课本里好一阵翻箱倒柜,也只找出了A型、B型、AB型和O型四种血型。

  最后,垂头丧气道:“老爷爷,什么叫RH阴性血型?”

  银须老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嗔道:“RH阴性血型,就是俗称的熊猫血,小笨蛋,你不会连这个名字也没听说过吧?”

  笑话,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酷匠O●网r#正)版"首`发

  张小京尴尬的笑了笑,挠着头道:“听说过,因为稀少,所以才叫熊猫血。”

  银须老头笑骂道:“还算不太笨。”

  张小京红着脸道:“这么说来,我的血型是R……R……那啥,熊猫血型?”

  银须老头笑着点头道:“正是,否则我也跟你说不上话。”

  想了想,张小京满腹疑惑的问道:“难道这几百年来,我们家族就没有出现过一个是熊猫血的?”

  银须老头摇了摇头,“这大概跟家族的遗传有关吧。”

  跟家族遗传有关?张小京又迷糊了,白了银须老头一眼,讥讽道:“老爷爷,难道我就不是张家的种吗?”

  银须老头戏谑道:“你是不是张家的种,只有问你母亲了。”

  张小京愣住了。

  对银须老头来说,这不过是句戏谑之言,他却不能不认真对待。

  在他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有一点关于母亲的记忆,是父亲张进彪一手把他抚养大的。

  他也曾多次向父亲问起母亲的情况,而张进彪总是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潦草的将他打发走了。

  银须老头可不知道此刻张小京心里在想些什么,感叹道:“我在空间里沉睡了几百年,今天终于等来了你,我的使命也算完成了。”

  张小京惊醒过来,皱着眉头道:“老爷爷,刚才你还说自己是戒指空间的守护神,你在里面睡大觉,保护戒指空间,岂不是一句笑话?”

  银须老头笑了笑,嗔道:“小笨蛋,你连这个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通往戒指空间的钥匙掌握在我的手里,只有把我激活了,才能开门呀。”

  张小京不明所以,愈发的新奇,“难道是我的血液将你激活了?”

  银须老头点头道:“我是RH阴性血型。你也知道,不同的血型是有排斥性的。只有相同的血型才具备相容性。只要有一丁点RH阴性血,我就可以激活了。”

  这时,张小京才明白过来,自己在偶然间阴错阳差的打开了戒指空间,全赖身上这宝贵的熊猫血!

  接着,他的疑惑又来了,虽说熊猫血很稀少,那只是相对而言,国家有好十几亿人,绝对数字还是挺庞大的。

  他连忙问道:“老爷爷,是不是拥有RH阴性血型的人,都可以进入戒指空间?”

  他有些担心,要是将来有人发现了戒指的神奇,会不会把它抢了去,鸠占鹊巢呢?

  银须老头摇着头道:“在你没激活我之前,可以这么说,但现在不行了。”

  张小京眨了眨眼睛,“怎么解释呢?”

  银须老头笑着道:“既然你已经将我激活,你便成了空间唯一的主人,等到有一天,你也老去以后,又将成为空间的守护神,等待有缘人将你激活,薪火相传。”

  张小京眨着眼睛,惊奇道:“我成了唯一的主人,那你去哪里?”

  银须老头笑着道:“作为一个守护神,他被后来的主人激活后,生命很短暂,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为的就是向后来者交代关于空间的一些疑惑。”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傻小子,有什么疑惑快问吧,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他的脸上依旧笑呵呵的,并没有因为生命的短暂,而有一丝的感伤。

  张小京想了想,问道:“我听祖辈们说起过,这个戒指很神奇,它到底神奇在哪里?”

  银须老头笑道:“你不妨进来看一看。”

  要不是因为张小京躺在竹椅上,此刻,他绝对会惊得摔倒在地上,作一个出神入化的小狗吃屎状。

  这么一个小小的戒指,自己怎么进得去?

  “老爷爷,怎……怎么进去?”

  银须老头讥笑道:“傻小子,扎猛子,你会不会?”

  笑话!自小在猛洞河边长大,连个扎猛子都不会?有这么寒碜人的么?

  张小京血气方刚,低头就往绯红色的戒面上扎去,哪管他头破血流,还是粉身碎骨。

  一段短暂的黑暗之后,张小京发觉自己进入到一个温暖如春的世界,到处都是繁花盛开,绿树成荫,溪水潺潺,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的跳着……

  好一个世外桃源!

  这是哪里啊?

  “傻小子,你终于进来了。”

  张小京稀里糊涂的,就听到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回头看时,银须老头笑呵呵的向他走了过来。

  “老爷爷,这就是戒指空间啊?”张小京满脸诧异。

  银须老头点头道:“嗯,感觉怎么样?”

  张小京抠了抠鼻涕,“还行吧,很适合像你这样的老头颐养天年。”

  银须老头不以为杵,呵呵笑道:“这里一年四季如春,你不觉得很适合种植些什么吗?”

  种植?我勒个去!张小京的脸顿时拉得跟张马脸似的。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难道泥腿子就是他的宿命?

  虽然张小京生下来就是个背朝黄土面朝天的泥腿子命,但他不信这个命,不是还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一说吗?

  张小京满心期待的,指望着这枚神奇的戒指从此改变他的未来。他想要活出个人模狗样来,好将蔡美玉那个小美人娶回家来。

  如今,银须老头跟他提搞什么种植,他不禁心灰意冷,那颗冉冉升起的希望之心,仿佛被一泡马尿给浇没了。

  银须老头也看到了张小京的脸色,笑了笑,不疾不徐的说道:“傻小子,我说的种植,可不是要你干种田、种菜之类的农活哦。”

  张小京撇了撇嘴,心不在焉的说道:“不管种什么,还不是玩泥巴。”

  银须老头笑了笑,指着他骂道:“玩泥巴怎么啦?人们日常用的、吃的、穿的,哪一样不是从泥巴里长出来的?你难道不是吃着从泥巴里长出来的五谷杂粮长大的?”

  张小京皱着眉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快说吧,你究竟想要我种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