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殇歌断肠

  “一曲当年你折柳浮桥边

  两地相思凤求凰饮花前

  三剪桃花笑春风映人面

  四时不见五更深滴漏断

  六月风过脉脉却轻寒

  七弦难弹绿绮琴心已变

  八行谁书长相思勿相见

  九重远山十里亭月不满”

  ……

  试问苍天,何许为美。

  ……

  断桥残篇,末世人间。

  ……

  “哈哈!剑遥?你是在做春秋大梦吧!”魔少满眼通红的看着眼前这如花似玉的女子,却也有些疯狂。

  “魔轩,剑遥一定会回来的!别以为你父亲能够打败剑遥!”季梦离怔怔的呼喊着,虽这么说,但是或许连她自己也不太相信。

  堂堂魔尊,会打不过区区剑圣?这是不可能的!

  “是么?季梦离,我奉劝你一句,如若你能献身于我,或许我可以劝我父亲放过你的剑遥。哈哈……”魔少眼里尽是疯狂之色,因为他相信,眼前这女子,必然是自己的。

  “哼!你想的美!”剑遥凭空出现在魔少身后,一剑划过。

  “尔敢?!”

  “轰!”

  一道惊天魔息刹那间与剑气相撞,欲要破天的剑气竟轰然破碎。

  “魔玄,你,你竟然没事!”剑遥眼中有些不可思议。

  “哼!就你那小儿科,还想伤到本尊?”魔玄略带嘲讽的看着剑遥。

  倒不是他没事,而是没什么大事。也不得不说,剑遥身为剑道门的绝世天才还是有惊艳的地方,以区区剑圣竟能自创出至尊技。

  若不是魔尊与剑圣之间的差距是一道天堑,恐怕真就成为了一堆白骨。

  “本尊也是惜材之人,若你能投入本尊门下,本尊可以对你与小儿发生的事情既往不咎。”魔尊并不是看上了剑遥,而是剑遥的至尊技,他虽不是修剑,却也可以借鉴,何况剑修本就是这世界在威力方面的绝顶修行者。

  这样他的至尊技在魔修中也可以算的上名列前茅了。

  “父亲,不可……”魔轩明显不可能让自己的情敌成为父亲眼中的红人。

  “轩儿,你不用说了,为父自有主张。”魔尊自然知道不可能真的接纳剑遥,他从不留对自己有威胁的人。

  的确,他在剑遥身上感觉到了威胁。这样的人,不管是敌是友,都不能留,这就是他身为这方世界为数不多的至尊的前提。

  “剑遥,不要。”季梦离有些担心的看着剑遥。

  “哈哈……”剑遥转过身对着季梦离笑了笑,随后对着魔尊说道,“魔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

  “怎么?看样子你是不愿意了?”魔尊身上陡然升起一股骇人的气息。

  “哼!有胆的你就杀了我。”剑遥毫无害怕的看着魔尊。

  “哦,杀你?”魔尊突然之间又回复了平静。“杀你容易,我倒是很想看看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师兄师弟们离开这个世界你有怎样的感觉。哈哈……”

  “你,你个疯子,你不能这样!”季梦离还没等剑遥开口,就急忙拦着魔尊。

  “梦离,过来!”剑遥突然也平静了下来。

  “可是,可是……”季梦离眼睛也逐渐湿润了。

  “哈哈,梦离,来,到我这来,我保证你的师兄师姐们没事。”魔轩有着父亲在这就更加猖狂了。

  “蠢货,给我一边去!”魔尊可没有放过季梦离的意思,只要得到了至尊技,一切都无所谓。

  魔轩被这么一骂,只能怨恨的看了剑遥一眼便往后退去。

  魔尊只是想借剑道门的人威胁剑遥而已,而且他也知道剑遥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你是看上了我的至尊技?”剑遥也明白了为什么堂堂魔尊会威逼利诱的对着他一个区区剑圣。

  这方世界,天圣没有数百也有上百,而至尊,却不超过一掌之数。

  而能够让至尊还心动的,只有至尊器以及至尊技。

  至尊器自这方宇宙的形成至今,所知的只有十件,而出现过的,只有三件。

  至尊技则是至尊都会领悟的能力,只是因悟性而时间长短以及威力不同罢了,但至今为止,从未听过在天圣就领悟至尊技的,哪怕不够完善,那也不是天圣能够接触的层次。

  魔尊则是近百年内成的至尊,并未领悟至尊技,所以他对剑遥的至尊技非常眼红。

  “知道就好,否则本尊会让你还见见你的小情人?”说完魔尊凝成巨手将季梦离抓了过来。

  “梦离!”剑遥嘶喊出声。

  “有什么冲我来,放过她!”剑遥盯着魔尊的眼睛都泛着血丝。

  “放过她?可以,至尊技交出来。”魔尊也不再磨磨唧唧的了,直接进入主题。

  “想要至尊技,你得保证梦离与我的师兄师弟们无事。”剑遥虽然知道这可能不大,但是抱着一丝侥幸。

  “哈哈,可以!”魔尊不以为然,口是心非的说着。

  “哼!你得向天道发誓,不然你忘想得到我的至尊技。”剑遥面无表情的看着魔尊。

  “你在威胁我?”魔尊抓着季梦离的手猛地用了用力。

  “啊,剑遥。”季梦离忍不住叫了出来。

  但是剑遥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魔尊,眼中好像并没有看见季梦离。

  “好,好,好!我魔玄在此对天道起誓,只要剑遥将至尊技交于我,我便不为难季梦离与他的师兄弟。”魔尊看着剑遥这番模样,也知道没有其他办法了。

  毕竟这武技是不能强夺的,一想到得到剑遥的至尊技后,再领悟出自己的至尊技,这些也就无所谓了,不去搭理那些蚂蚁就是了。

  在魔尊眼中剑道们的确和蚂蚁差不多。

  “你放梦离走吧。”剑遥见此松了一口气。

  “哼!你走吧。”魔尊随手一扔,梦离就不见了身影。

  身后的魔轩见此动了动,却没说什么。

  “好了,我将它传给你。”剑遥说着准备动手截取至尊技的信息。

  “剑……遥…”

  “梦离?”剑遥疑惑的向四周看了看。

  “怎么?你还不将它给我?”魔尊微怒的看着剑遥。

  “你将梦离送去哪了?!”剑遥突然出声质问道。

  “我?将她送回去了啊。”魔尊似笑非笑的看着剑遥。

  这时,剑遥耳边又响起了季梦离的声音。“剑…遥……,我…我在……魔尊的……体内世界……!!!”

  “什么!”剑遥转而愤怒的看着魔尊,“魔玄!你不守信用。”

  “怎么会?我不是将你那小情人送到我的体内世界享福去了吗?”魔尊无耻的说道。

  “哼,我和你拼了!”说完剑遥拔出碎空剑默念剑决提气运转周身。

  “啊!!!”剑遥怒喝出声,

  ~酷8匠{网正ko版r首发

  “碎剑决!!!”

  剑遥直接就将至尊技用了出来。

  “轰隆隆!!”突然之间狂风大作,天地都好像要被这一道剑气劈裂。

  “哼!真以为至尊技有多厉害!那得看用在什么人身上!”魔尊不屑的看着剑遥。

  随后运转魔气,使出一招天圣技。

  “魔奘功!!”

  虽然是天圣技,但面对剑遥的至尊技毫不逊色。

  “哗啦!!!”这一招,天地失色,突然之间竟下起了倾盆大雨!

  “轰!!!”眨眼间魔气与剑气相撞。

  “咔嚓!”剑气不过一会就被摧毁,直接奔剑遥而来。

  “既然如此,”

  “碎剑决!!!”

  剑遥竟燃烧自身根基,同时将自己的碎空剑粉碎融入剑气之中。

  “哈哈,这才是真正的碎空决!”剑遥显得有些疯狂。

  而剑气不可阻挡的劈向了魔尊,这一下魔尊明显的慌了,因为他察觉到了危险,但是眨眼间劈到了魔尊身上。

  “啊!不!!!”魔尊眼中充满着不可思议。

  “剑遥!!!”这时,季梦离也从魔尊的体内世界出来了。

  眼睁睁看着剑遥坠落在地上,随后季梦离疯了般飞向剑遥。

  “梦离,你无事就好,好好照顾自己。”剑遥傻笑着看着季梦离,眯上眼,突然,眼中精光一闪,飞身而起,在季梦离面前拔残剑,舞剑觞。

  “酒一觞忘却你亘古笑颜

  碧桃点染乱世情缘

  犹记初乱红纵谁眉尖轻颦

  朱砂点乾坤颠

  烟雨秋波玉箫吹红颜刹那

  策马飞渡乱世情绝

  散红巾缠红线这桃枝为约

  上穷碧落下黄泉。”

  完了,一道闪电劈下,剑遥被劈个正着。

  “不!!!剑遥!”季梦离痴呆的望着眼前这个曾与自己相许相伴的男人。

  “梦离,再见。”说完,便随闪电一齐消失在了季梦离眼前。

  季梦离眼中,只剩下那一副傻傻的笑容。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觞说:

恩 ,小剑 发文了。 哈哈。。。

求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