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台上。

  兔小子一言不发的直直冲向血手,漆黑的眼眸平静如水中却有着一丝矛盾的炙热战意,完全没有跟远超自己实力的对手对敌时应有的胆怯。

  好快!

  血手眼睛一睁,头一次觉得自己小瞧对面这个比自己身高低很多的年幼对手了。

  “虽然境界与身体没有质的突破,但这兔崽子的量已经不比二响雷音的武修身体差多少了,不过,本来还能依靠这种实力多活一会儿,现在居然敢跟我直接硬碰硬,真是愚蠢!”

  s#看?√正:u版{章ls节C5上$¤酷)匠%网f'

  血手嘴角露出一丝狰狞,右手成爪猛然抓向直冲而来的兔小子,强劲的力道带起丝丝破风之声。

  “兔崽子,去死吧!”

  然而。

  兔小子黑色碎发下的眼眸在这看似躲不掉的攻击下依然带着平静的炙热战意,嘴角悄然露出一丝微笑,那是兴奋好战的笑容!

  瘦弱的身体在血手猛地收缩的眼瞳中瞬间停顿,一秒不到的时间右脚用力,身形一动便来到了血手的身侧。

  停顿,出拳,一道极为平淡的冷静声音也是第一次响起。

  “基础拳法-寸拳。”

  “该死!”

  血手内心咒骂一句,手掌慌乱的回防,险之又险的挡住了兔小子的寸拳,同时身躯一扭另一只手骤然砸来,但是兔小子在打出一击后已经瞬间离身,距离血手又有了几步之远。

  “玛德,太小瞧这小子了,速度、反应、控制力、力道根本就无限接近三响雷音了,这小子到底是怎么练的,明明没有经过灵力淬体居然如此接近三响雷音,这特么的兔崽子!”

  血手眼神凝重的看着再次冲来的兔小子,心中止不住的暗骂,刚才仓促间虽然抵挡住了兔小子的攻击,免去了被攻击腰部失去抵抗能力,但是他用来抵挡的手掌却隐隐有点发麻。

  “兔小子,加油!”

  “艹,这兔小子好快的速度和反应,居然能瞬间完成冲刺、止身、转向、发力,而且那基础拳法恐怕比大多数人都要熟练了!”

  “玛德,这场战斗恐怕悬了,这兔小子明明只是普通人怎么会有这种速度和力量。”

  看台上的人也是被兔小子的惊艳表现惊了一下,血战台上布有灵力隔绝阵法因此他们也不能用灵力去“看”战台上人的每时每刻的身体动态和情况,只能依靠个人的眼力来分析,然而在场除了少数人的眼力极为毒辣,大部分人还没有那个实力可以只依靠眼力来判断出情况。

  而在这些观众骂骂咧咧的时候场上的俩人也在不断交锋,但是与一开始的情况已经有了些许差别。

  血手在短暂的处于被动防御后逐渐开始依仗着比兔小子稍强的身体强度开始了反攻,赌客们也兴奋的站起来给其加油,毕竟他们也是下了不少钱在血手身上的。

  “兔崽子,我倒是小瞧了你,居然能在我手下撑那么多招,不过你就只会防御吗?一开始的劲头去哪了?嗯?不是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吗?你这个兔崽子到是来咬我啊。”

  血手攻击着的同时也是嘲讽了一句兔小子,对敌时嘲讽对方往往能让敌人感到愤怒,而愤怒常常让人造成失误,尤其是实力还有点差距的时候。

  可是,这一招对兔小子却一定也没用,从始至终都是那么冷静的闪躲防御着血手的进攻,除了那眼眸深处的战意与执着。

  “基础拳发-寸拳。”

  血手在于兔小子交缠了数招之后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使出了基础拳法,基础拳法是大乾帝国普遍的拳法,也是锻炼拳法基础之用,几乎人人都会。

  碰!

  兔小子举起双手防御,同时手臂与手掌微不可查的轻微抖动了一下,那是基础拳法中的“卸”字诀,可以依靠肌肉的抖动卸掉一部分力道,而这也是基础拳法中最难掌握的,当然这只是对低级武修而言。

  血手看着被自己击退的兔小子,脸颊一抖,这小子的实力居然还有隐藏,连基础拳法中的“卸力”技巧都掌握了。

  不过,这小子的体力也快到极限了,看着有些喘气的兔小子,血手嘴角露出一丝狰狞,普通人终究是普通人,与武修相比,即便力道速度方面可以堪比三响武修,但是体力方面却比不上真正的武修,毕竟武修体内,哪怕是雷音阶段的武修也是有着极为稀少的灵力可以滋养身体,体力方面比普通人回复的快也要消耗的少!

  而且除了第一次和随后几次攻击外,兔小子基本处于防御状态,而普通人的防御力更是不可能与武修相比,所以兔小子的体力消耗更是要比血手消耗的快一些。

  兔小子也很清楚这点,也比血手更加清楚自己此时的状态,被血手连续进攻被迫防御,他此时的双臂和手掌因为不断防御早已发麻,而且已经有些青紫,若不是平常采取自虐式修炼和经常去城外猎杀野兽,被攻击的次数不少他的防御力提升不少,要不然早就被血手击败杀掉了。

  “我只能胜,哪怕是杀人!”

  三招内定胜负!

  兔小子的眼神愈发的深邃坚定,战意也在不断上扬,深呼了一口气,在故意承受了一击躲开一定距离后,身体骤然加速,比刚才的速度还要快上三成。

  基础步法-疾。

  “这小子!”

  血手瞳孔一缩,一点也没想到兔小子居然速度再度加快,直接比自己还要快上一分,更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修炼了基础步法,基础步法比之基础拳法还要难练上一倍,需要消耗的时间也更长,没有一定的悟性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功,而他已经二十多岁才三响雷音很明显没那个资质和悟性,只是他根本没想到对方比他的资质还差居然修炼成功基础步法了。

  攻势瞬间转换!

  基础拳法-崩拳。

  兔小子一拳打出,狠狠击打在血手匆忙格挡的手臂上,崩劲瞬间将对方格挡的手臂弹开,使后者空门打开,只需再来一拳便能击打在其心口之上,让其死亡!

  而兔小子也是如此打算的,左手成掌刚想挥动便突然停顿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便再次行动起来。

  然而,实力相近者过招一个失误便足以让人失败。

  “这小子手臂先前被我击打那么多次早已麻木,伤害叠加恐怕刚才没麻痹了一下,胜利,是我的了!”

  血手心中大喜的同时,双手成拳狠狠往中间兔小子的脑袋砸去,但是还没等完全击中对方身体便猛然停住,双眼中充斥着不可置信,微微偏头。

  一股股鲜血正从其心脏部位冒出,鲜红的血液看起来是如此的妖艳与邪恶,而在兔小子的手中一把全是倒刺的匕首正挂着些许碎肉与鲜血。

  “这匕首……”

  血手眼中升起一道明悟,原来刚才并不是手臂麻木,而是把隐藏在袖里的匕首弄了出来,是啊,原来他知道以他此时用了崩拳后的力道是伤不了我的啊。

  看着血手缓缓倒在血泊中,兔小子的眼神颤抖了起来,只感觉喉咙中一股腥气升起,也没等主持人和观众反应过来转身跑下台消失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