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阿城,血战场——

  “上啊!蛮牛一击搞定那个渣滓,打爆他的脑袋!”

  “哦哦哦哦哦,斩虎,一剑削掉那头蠢牛的脖子!”

  “杀杀杀杀杀————!”

  血战场,太阿城的大型赌斗场,在这里你可以进行一切赌博,钱财、宝物甚至包括,自由!

  至于方式便是,战斗!

  就如同台上的俩个人一样,进行战斗的方式,输者则给予胜利者赌斗的物品,而物品则一般都是钱财或者宝物,不过,也有些疯狂的人会进行自由的赌斗,也就是说输者将要无条件服从胜者,至于期限则是看双方的约定了。

  而一旦进行赌斗无人能不认账,因为血战场是帝国企业,若是输了不认账那你就等着被帝国通缉追杀吧,当然进行“自由”赌斗的人很少很少,一年都不一定有一次。

  而且大乾帝国规定“自由”的赌斗,血战场一年绝对不能超过三次,违者,斩!

  很快,在周遭观众赌客的呐喊声中场上的战斗结束了,那被称为“斩虎”的血战场武修手持大剑将“蛮牛”击飞,强横的力道即便是在杂吵的环境下也能听见,可见斩击的力道之强,而“蛮牛”也是瞬间掉到了场外同时被一道绿光包裹修复着身体。

  那是血战台的治疗阵法,在确定一方完全没有反抗能力时便会发动保护败者不至于死亡。

  在血战台有两种赌斗方式,一种则是蛮牛和斩虎这种不伤及性命的普通赌斗,而另一种则是不常见但却最受欢迎的血战赌斗,双方无规则进行战斗,可使用任何手段,同时也可杀掉对方!

  也是因为这第二种赌斗规则血战场才被命名为血战场,不然受到层层规则限制的血战场如何能叫血战场?

  “哈哈哈哈,老子赌赢了,斩虎好样的!”

  “玛德,废物,这该死的蛮牛害老子输了一千金币!”

  战斗落下帷幕,观众席上的赌客更加喧闹,赢的人在欢呼,输的人在骂骂咧咧。

  “咳咳,观众朋友们,安静,安静!”

  台上一名主持人模样的男子走到台上,运转灵力发出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每个赌客的耳中,让他们逐渐停止了喧闹。

  “呵呵,众位朋友,接下来我们血战场将举行今晚最后三场战斗,同时今天也是我们血战场开台100周年的纪念日,因此今天我们将会举行三场血斗,赌上性命的战斗,败者将失去性命,胜者将获得三品灵药「小灵源丹」!”

  “哦哦哦哦哦哦哦——”

  “战战战战战战战——”

  赌客们瞬间沸腾,血战场最多的赌客多是太阿城的豪门或者富商中的,他们这些人最喜欢的便是刺激,听见下一场战斗将是久违的血战,如何能不兴奋?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第一场血斗的参赛者!”

  “让我们有请血战场常常出人意料取得胜利的“兔小子”!”

  在主持人的声音中,一名身体单薄,约莫一米七五左右的少年从左边的通道中走出来到擂台上,带着野兔面具的兔小子也不说话,上台以后便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他的对手

  观众们看见这么一个少年上场也是震惊的吵了起来。

  “哈哈哈,果然是个“兔小子”啊,小屁孩,今年断奶没有?没有就赶紧回去喝奶,这么小还敢上血战台!”

  “这“兔小子”真是不要命,看身形也才不过十四五岁,修为仅仅是个一响雷音都不是的普通人吧,这样都敢上血战台,真是不怕死。”

  ,T酷\匠D网@唯一X正√版,-其、他S!都U是Q盗版c

  “回家喝奶去吧!”

  带着野兔面具的兔小子并没有因为周围的嘲讽露出什么情绪,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对手登台。

  “接下来,让我们用掌声和欢呼迎接另一位血战选手,“十人斩-血手”!”

  “血手,血手,血手,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赌客们的欢呼声更加狂热起来。

  “今晚将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血战,一方是连一响雷音都不曾达到的凡人少年,兔小子,一方是血战台上连战三年未有败绩,屠戮十人以上,三响雷音的“血手”,祝你好运,兔小子,希望你能如同平常一样出人意料取得胜利,不然你就只能变成一只被撕裂的小兔子了。”

  伴随着话音落下,后方由阵法组成的大屏幕上也显示出了赔率。

  血手,1:1

  兔小子,1:100

  “呵呵,看来兔小子很不被看好啊,不过,各位观众不要太早下定论,让我再介绍一下兔小子,兔小子,一年前加入我们血战场,经历过十场战斗,以凡人之躯击败一响雷音六位,受伤程度不足五成,击败二响雷音两位,至于输的两场则是因为对手是剑岚学府的学员,输了也正常,因此,凡人之躯的兔小子可以说是全战全胜!”

  “好了,各位观众们开始下赌注吧!”

  很快,下注结束,血手的总金额达到了百万金币,而兔小子的总金额才一万而已,这还是因为主持人最后的介绍拉到的金额,若不然金额可能更低。

  主持人看了一眼金额,没有说什么,虽然他也觉得这场战斗兔小子会死,毕竟差距太大了,足足相差三个境界,以往这兔小子与二响雷音战斗时都只是勉强胜利,现在三响雷音几率太渺茫了,看来血斗场也要亏一些金钱了,不过这一场战斗不过是开头节目,最后两场血斗才是主戏,这点钱血斗场还赔得起。

  只是有点可惜这兔小子那么年轻就死了,而且对方的战斗直觉也真是恐怖,明明只是普通人却参加了十场战斗只输了两场,更重要的是这兔小子不过才十五岁,如此年轻便有这等战斗能力,若是让他可以踏入武修之路,以后的成就必定不会低,也可以成为抗衡深渊族的主力军之一吧。

  感叹了一番后,主持人收起思绪,宣布了战斗开始。

  “嘿,你这“兔崽子”还真有胆量啊,一响雷音都没有都敢上血战台,真是令老子“佩服”啊!”血手看着对面带着野兔面具的少年一脸嘲讽的说道,显然认为对面的兔小子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以为赢几场就了不起了。

  随即,血手面色一变,狰狞起来。

  “不过,老子最喜欢生撕野兔子了!”

  兔小子从始至终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任何愤怒情绪,在血手开始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瞬间冲了过去,没有任何多余的思考和迂回,直接选择硬碰,迎面冲锋!

  战斗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