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张辰缓步来到学府分配给自己的独立小院落之中,原本就猜测剑岚学府实力雄厚,但也是没想到雄厚到这种程度,居然给学员分配一座院落,这手笔真是太大了。

  这院落内除了一个小池塘还有一片小竹林,竹林内有着一座亭台,亭台内还有一局棋,走进屋内,分两层,一楼是厨房、卫生间以及两间占用面积最大的房间,那两间房门前各自挂着「修炼室」的牌子,而二楼则是两间卧室。

  “看来我那位室友是在静室内修炼着了。”张辰站在一间「修炼室」门前自语道,在门的旁边墙壁内镶有一块圆形的璀璨宝石,眼睛一撇,却注意到旁边一间修炼室那块宝石亮着红色的颜色,证明着修炼室内是有人的。

  “真是一位武痴呢。”

  张辰摇摇头,看着屋内的情况明细这名室友也是刚刚下课没多久,还没吃饭便已经进入修炼室内修炼了,这份刻苦即便是张辰也有些不如。

  即便是武修有天地灵力滋润也是要吃饭的,只是区别于境界高低和吃的份量罢了,以张辰此时一响雷音的境界和普通人无疑,若是进入通脉阶段那就大概可以坚持十天左右。

  摇了摇头,张辰步入厨房,身为一名孤儿,张辰自八岁开始就学会了自己做饭,这样既可以节省食材还能剩下一些钱让自己的身体跟上营养,不然他也不可能十岁就能修炼了。

  帝国给予你房子和每个月的月钱已经非常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教你习武,不过在张辰五岁时帝国也查看过他的资质但是当时只有一纹黑灵根的反应,因此当初也就只是交给他一本「气动诀」便不再理会,而一些天赋高的孤儿要么被送往学院要么是由帝国jun队直接教育。

  半个时辰后,张辰依次将做好的饭菜放到了桌子上,三菜一汤,其中两个都放着满满的妖兽肉,肥却不油腻,量很满,另外一盘的素菜量不多,但是看起来也极为可口,汤也是妖兽骨头所炖制的,满满的香味四溢,令人胃口大开。

  看着丰富的菜肴,张辰只觉得口水都要滴下来了,这些年来他可没吃过多少次这么丰富的食物,就算是吃也只是极为低级的野兽肉罢了,跟妖兽肉一比就差太多了。

  不过张辰尽管极其馋嘴,但是也没有立刻动筷,因为他准备了两副碗筷,显然是打算等那还未见面的舍友一起吃。

  所幸那位室友也没让张辰等太久,在几分钟后,随着开门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也是从「修炼室」内走出。

  看着那位室友出现,张辰的双眼眨了眨,内心喊了一声“握草”。

  只见那位室友一身黑色的紧身练功服,纤细而又不失修长的身体,极为完美的容颜即便是上等资质的女性都比不过,有些狭长的蓝色眼睛古井无波但却令人一眼看去便被深深吸引不可自拨,蓝色的长发飘散在背后搭配上那有些汗渍的容颜透着无尽的诱惑,然而——这是一个男人,一个胸部平坦、有喉结的男人,一个比真正的绝世美女还要美的男人,用张辰的话来说如果这个男室友换成女装,那就是一位魅惑众生的冷艳美女,一位比之萝莉师尊也不遑多让的美女,但是,不是萝莉系,而是冷美人。

  “就凭这张脸就足以让学院中的少女为之去死了吧,如果穿女装,那就是让男学员去死也是可以办到的,这简直就是一件祸害苍生的人形凶器啊!”

  张辰心中腹诽着,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室友长得太妖孽了,同性站在他面前绝对想撞墙,就如同此时的张辰,当然他忍住了。

  “这家伙真是男的?不是女的?”

  最后,张辰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神海中的青萝师尊,多么希望这个室友其实是妹子,不然太打击人了,简直帅的没天理!

  “男的,他体内的气息确实是男的,不过吾此时的灵力所剩无几又是灵体状态,可能也会判断错也不一定。”萝莉师尊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男的女的显然对她毫无影响,帅哥美女她见得多了。

  “呵呵。”

  对此,张辰只能呵呵,即便萝莉师尊现在的实力亿不存一,但好歹曾经的实力通天,男女还是不会判断错的吧。

  “看够了吗?”

  冷,很冷,冷的结冰的话语从男室友那晶莹的嘴唇中吐出,张辰知道那并没有化妆,而是纯天然的晶莹嘴唇,不过听见这冷的结冰的语气,张辰也是打了个冷颤,尴尬的笑道。

  “那,那个,我是今天刚入学的张辰,白级一班,不知道,嗯,以后就是你的室友了——”

  冷冰冰的室友没有回答只是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张辰,然后将目光移向饭桌上的菜。

  “你做的?”

  张辰点了点头,温和的笑着道“我也做了你的份,你应该还没吃吧?一起吃吧?”

  冷冰冰室友没有回答,径直走向卫生间,正当张辰无奈的挠着头不知该如何与这个冷冰冰室友如何相处时,随着门关上的声音依然冷的掉渣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慕青,你先吃吧。”

  张辰盯着卫生间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个冷冰冰室友是在介绍自己,嘴角也是翘起一丝微笑。

  “慕青吗?也不是很冷啊,这名字不是很有诗意吗,以后应该可以友好相处吧?”这句话张辰的底气不是很足,显然对于自己和室友慕青的未来有点不确定。

  “小辰子,汝可别招惹这个人哦,这个冰块修为可不低。”神海中传出萝莉师尊的声音。

  y最g*新T章$节{上、酷匠¤网b

  张辰摇了摇头,苦笑道“师尊,我又不是什么不知分寸的人,怎么可能到处招惹人啊?不过,这个慕青是什么实力?”

  “咯咯,小辰子汝记性真差,明明今天刚和太阿六家中的北炎家二少爷对上这么快就忘了?不过,这个慕青的修为据吾感知应该是在灵动境,太过精准的以吾现在的状态就分不出来了,反正汝只要不招惹他就行了。”

  对此,张辰也是无言以对,早上的事情虽说是北炎浩的错,但如果当时他服软其实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他还是没有,在为数不多的记忆中,父亲曾告诉过他这么一句话。

  “辰儿,你记住,身为人可以没有傲气、可以没有志气,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傲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