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海中,张辰脸皮一抽一抽的,自己没听错吧?

  刚才自己的萝莉师尊让自己“汪一声”?

  “咯咯咯———”

  正当张辰思绪一塌糊涂的时候,萝莉师尊那标志性的笑声也是响了起来,看着青萝一脸开心的小脸,他知道自己又被师尊坑了。

  “好了,吾的好徒儿,不逗汝了,接下来就传汝功法吧。”青萝笑了一阵后,开口道。

  见萝莉师尊终于进入正题,张辰这才把自己碎了一地的三观收回,认真听着。

  “大衍造化灵诀,这便是为师要传予汝的功法灵诀,其创造者是吾与另外几位大能,其品级必然超越帝品,现在吾将口诀印入汝记忆之中。”

  话音落下,青萝白皙的小手中出现一抹金色光芒,从其掌心分离后白色空间中开始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的古字。

  「万物之始为本源,本源复始造化生——」

  看着空中道道金色古字,张辰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同时盘坐起来,双眼闭起,嘴唇开合间一句句灵诀自然而然的朗诵出口。

  金发小萝莉看着这一幕露出满意的微笑“嘿,不愧是为大衍道体量身定做的灵诀,如此快的就与灵诀产生了呼应,即便是吾如果要是修炼大衍造化灵诀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方能与其产生呼应,看来这小子只需几天便能修炼成功这灵诀了,真是有点不甘心。”

  迷迷糊糊间张辰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梦中有一只金发赤瞳的小萝莉,小萝莉有些霸道有些强气又有点小孩子的稚气还有点坑,自己还认了她为师尊。

  ;酷/匠q网☆首●X发/6

  缓缓的睁开双眼,一股淡淡的不知名幽香飘荡在鼻间,眼光所及之处是金色带着透明的发丝,一颗小脑袋埋在自己的脖子间,微微有些痒,而且自己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逝。

  “唔~嗯~”

  那颗小脑袋发出欢愉的声音,慢慢抬起了头,精美可爱的仿佛不似人间应有容颜一下子射入了张辰眼中,红嫩的小嘴还有些鲜红液滴搭配上那有些迷醉的红晕俏颜让人有种把持不住的罪恶心思。

  而抱着这个罪恶之源的张辰就很自然的将手放在了那可爱的脸蛋上摸了摸,小萝莉师尊原本满足的脸色猛地一僵,然后脸色迅速变的通红,小嘴一张狠狠的咬住了那只胆敢摸自己脸颊的手。

  嘶~好痛!

  张辰的意识瞬间回归,终于回过神来,自己摸的是那个坑徒弟的萝莉师尊的小脸!

  “混、混、混淡,变态、色狼、萝莉控、师尊也敢调戏,师尊虽然是最可爱的,汝把持不住很正常,但是再可爱也不能摸为师的脸,大逆不道,咬死汝,咬死汝,咬死汝——”

  萝莉师尊虽然咬着手使声音有点模糊不清,但张辰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思,有些苦笑的看着恼羞成怒小孩子姿态的师尊,虽然有些疼,但是张辰也不打算拉开,天知道把愤怒的师尊拉开以后又会发生什么。

  张辰摸了摸手掌上一排整洁小巧的牙印,师尊的牙口真好。

  “师尊,你刚才是在喝我的血液?”

  “哼,萝莉控徒弟,汝以为吾是故意要吸取汝的血液吗?吾现在肉身毁灭,只剩灵体存在,汝修炼过大衍造化灵诀后,经过数天时间大衍道体完全觉醒,身体早已焕然一新,汝现在体内的血液中蕴含的灵力可以维持吾的存在,吾才勉为其难的吸取汝的血液。”

  萝莉师尊傲娇的哼道,本来想趁着张辰没醒吸取点血液维持自身存在,没想到大衍道体的血液不仅蕴含强大的灵力还非常美味,一时没忍住多吸了一点被抓了个正着,还被摸了脸!

  张辰听见这话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神海,同时身体也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舒爽,好像焕然一新一样,最重要的是青萝的身体近乎透明,这应该就是灵体吧,而且居然已经过去了数天,可是自己却觉得没过多久,甚至一点饥饿感都没有,难道是因为大衍道体觉醒的缘故?

  “师尊,你的身体为何被毁?能重新凝聚肉身吗?”张辰皱眉问道,虽然不知道灵体是什么,但是看这样子也不像是好事。

  “哼,吾还不需要汝这个萝莉控徒弟担心,只是肉身被毁罢了,灵体状态还是能维持的,在这之前汝这个笨蛋徒弟还是好好担心自己吧,在这个深渊逐渐苏醒的时代,汝这点实力分分钟就死了!”感觉到张辰关心,青萝的话语虽然依旧恶劣,但是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实力吗?”张辰心中喃喃自语了一句,不论是报仇还是自己想要帮青萝回复肉身都需要极为强大的实力,而自己现在,用力握了握手掌,感觉到的是从未有过的力量,此时的他足以对付三个几天以前的自己。

  修炼大衍造化灵诀的大衍道体果然很彪悍,只不过短短数天自己就增强了那么多,现在应该拥有体魄境一响雷音的实力了吧。

  从凡人晋级到一重雷音,只用了短短数天时辰,这速度真是太恐怖了。

  想起修炼张辰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开口问道“对了,师尊,你是什么时候进入我神海的?是前几天吗?”

  按照张辰的猜测应该是前几天,若是青萝早就进入神海怎么直到前几天才会现身?

  “并不是,吾在十三年前便进入汝的体内,只是当时吾用力量帮汝融合神海,灵力耗尽陷入沉睡了,直到前几天汝吸收了小灵源果的供吾吸收,吾才苏醒过来。”青萝摇摇头道。

  听了青萝的解释,张辰才明白为何傍晚时自己明明感觉到自己服用小灵源果产生了气感,却又突然消失了,原来是被青萝吸收了。

  “十三年前,那就是说当初是师尊救下了我?”张辰再次问道,虽然那时他才两岁但是他隐约记得自己那个时候被深渊族刺穿了胸膛,然后被一个怀抱抱住,听着一个声音不停的说着什么,等到声音消失之时自己就感觉到一股炙热进入了体内,温润着即将死去的自己。

  青萝的眼睛眨了眨,道“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这点你日后有缘便会知道,无缘知道也没用。”

  “哦。”张辰疑惑的点头,虽然知道青萝隐瞒了什么,但他也清楚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

  青萝看了看有点遗憾的张辰,也没再解释,虽然她的性格有些像小孩子,但是她也有她的思考,有些事情不应该由她说出来,就像她隐瞒了自己险些溃散的事情。

  如果张辰不是这种坚韧的性格,没有坚持五年如一日的苦修终于吸纳一些灵气入体,那么她也不可能苏醒甚至消散在张辰的神海之中,而张辰也不会得到大衍造化灵诀。

  而造成这些的主要因素还是那名女子,如果不是她,张辰也不会得到本源心血同时也不会被追踪到女子气息的青萝所附体,没有那名女子,名叫张辰的小男孩或许早已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