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时期深渊一族肆虐大陆,不知多少的种族被其灭亡,大陆的灵气也被毁坏,虽然最终被六帝牺牲自我的情况下联手封印,但数万年后封印减弱,深渊一族逐渐复苏,万灵大陆再次陷入大乱,一些边缘的村庄城镇被攻破,所有居民被屠杀吞噬,形魂俱灭。

  各个帝国、宗门强者纷纷出动,镇压深渊一族,然而并不能完全镇压,深渊魔族时不时的破开封印,肆虐大陆,一些村庄城镇不断被毁灭,短短百年,死亡人数已达千万。

  帝历60100年,大乾帝国境内。

  距离深渊族再次逐渐现世过了一百年,一座不知名的村庄正被熊熊大火燃烧,红色的火焰中尖叫声、哭声、呐喊声,如同末日一般的景色。

  “救,救命,谁来救救我们!”

  “怪物,我跟你们拼了!”

  “不,不要,不要吃我,呜呜呜———”

  咕噜噜,咕噜噜……

  @7更N新最,快&;上酷^匠网

  村庄中,一头头黑色的狰狞生物不断残杀着人类,然后将其撕碎一块块塞进嘴里,鲜血顺着它们的大嘴流下看着极为恐怖。

  被火焰包裹的废墟中,一名两三岁的小男孩惊恐的嚎哭着,在他的前面是直立着如同野兽一样的黑色生物,狰狞恐怖的面貌,嘴里面咕噜噜的叫着,猩红的双眼充斥着暴虐与毁灭,黑色的举爪抬起。

  看见这个动作,小男孩脸上的恐惧更甚,吓得立刻爬起来,想向着远处跑去,恐惧使他忘记了前面是一片火海。

  “不,不要————”

  黑色生物咕噜噜的一声,黑爪瞬间刺进小男孩的后背,鲜血一下子流了出来,将黑色的爪子染红。

  唰啦——黑色生物将爪子从小男孩的身体中抽出,红色的血液如同消失一样被它吸收殆尽,那狰狞的脸上也是好似流露出兴奋的神情,更是恐怖了几分。

  “好,好痛,父亲、母亲,救救我,救救辰儿——”男孩眼中的光芒逐渐涣散,弱小的身体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混账!”

  一道仿佛神灵降世的声音突兀的在天空中炸响。

  咕,咕噜噜……

  黑色生物怪叫着抬起头,只是声音中多了一丝怯意,在它的视野中出现的是一位仿如九天神灵一样的女性。

  白色的轻袍,宛如无尽虚空一样的银红色眸子中充斥着的是愤怒,极度的愤怒,那恒古不变的绝美冷艳容颜也是轻微的抖动,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愤怒。

  “咕、咕噜噜!!!”

  黑色生物发出刺耳的尖叫,然后如同刚才的小男孩一样转身逃跑,当然速度上不是小男孩可以比拟的,眨眼间就跑出了数十米之外。

  “你,该死!”

  女子手掌轻抬,在黑色生物尖锐的叫声中空间连同其黑色的身躯被切割成一片片的,让人看了就觉得心底冒出一阵寒意。

  在杀掉黑色生物后,白袍女子手掌张合间其它地方逃跑的黑色生物同类也尽皆屠杀殆尽,只是这个村落中恐怕已无一活口。

  缓缓落在那刚刚死去的小男孩身旁,将其抱在了怀里,丝毫不介意小男孩满身的鲜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白袍女子呢喃一样重复着对不起,不知道是对这个男孩说的,还是这座已经死去的村庄说的,她就这样抱着小男孩重复着这一句话。

  “对不起。”

  白袍女子银红色的美眸中浮现出浓浓的杀意,一滴红色的血液漂浮在其心口处,猩红的血液如红宝石一样璀璨,在她的引导下缓缓的进入男孩体内。

  本源心血,极少数武修一生才能凝聚一滴,其一滴血足以让一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变成一位精彩艳艳的天才,但是凝聚本源心血对武修本身就会有严重的创伤。

  轻者修为低落,重者修为跌落并且永远不能晋级。

  虽然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但是即便是她也会受到不小的损伤,如果有人看见她如此耗费心血去救一名即将死去的普通人恐怕是完全不能理解的,而且还会暗中骂她傻了。

  本源心血虽然有疗伤功用,但是对这种只吊一口气都不到的濒死状态效果不见得有用,一般可以凝聚本源心血的武修即便在濒死之际都很少凝聚本源心血赐予后代,而女子却果断的给了一个只见一面的普通人。

  “对不起。”

  轻轻的将小男孩放在地上,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子望了一眼远处,然后凌空飞起,向着与之相反的方向远去。

  在这名女子离开后,小男孩的周围空间一阵波动,随即一道空间裂缝突然出现,一道黯淡的金色光球从中闪现而出。

  金色光球左右摇晃了一下,好像在查看周围一般,随即一声有些迷惑的声音如同自言自语一样响起。

  “怎么不在?刚才明明感觉到气息是在这里出现的,怎么消失了。”

  “真是麻烦了。”

  金色光球在空中摇晃了一下,随即将目光望向了地上的小男孩身上。

  “咦?这个小子身上怎么会有她的气息,本源心血?这小妮子居然舍得用本源心血救这个小子,看来这小子应该与她有些不寻常的关系。”

  “不过这小子本来就只剩一丝生机,即便是本源心血也救不了,何必呢。”

  “算了,时间不多了,也找不到她了,再这样下去吾也要完蛋了,既然我刚好出现,那就由吾来帮汝善后吧!”

  金色光球在空中自言自语了一阵后瞬间射进小男孩身体中,一阵耀眼的光芒中男孩的身体开始急速回复,一丝丝生机也是逐渐浮现。

  “嗯?这体质,哈哈哈哈......”

  小男孩身体中先是发出一阵惊咦声,然后又畅快的大笑起来,但声音越来越弱,逐渐消失,而此时小男孩的身体以前完好如初。

  轰轰轰……

  一阵阵大地颤抖的声音由远及近,一道道骑着黑色战马的军士逐渐浮现,高扬的大旗上刻着一道金色的古字体「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