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昊刚到望江楼,洪大雷作为师伯,自然要好吃好喝招待他。

  杨昊虽然长得牛高马大的,但是脑子不慢,为人有眼力见儿,嘴还挺甜,这把洪大雷给喜欢得,特意给他做了一大盘油炸活鲤。

  这油炸活鲤可是望江楼的招牌菜,鱼熟了,嘴巴却能一开一合。

  若是有人要说这么做菜是虐食,是残忍,那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这鲤鱼是死的,只不过在它的鳃盖底下放了一条泥鳅罢了。

  吃的就是个新奇劲儿。

  杨昊也不客气,拿着筷子大快朵颐。

  张狸和林忘两个人倒没心思吃鱼了,开始研究起这探鬼符来。

  林忘虽然是有探鬼符,但是这探鬼符却并没用过,他只知道使用的法门,却并不熟练。林忘自己便是个要求完美的性子,特别是在符道上,他绝不允许自己做得不好。

  因此他和张狸趁着洪大雷下去做三途汤,而杨昊还在埋头吃鱼的时候,开始探讨起这探鬼符来。

  张狸是个半吊子,对于符道是半通不通。

  他唯一的优势就是见得多,什么都懂点,什么都能融会贯通。

  而林忘却是个书呆子,当然这是指他对符道的执著。

  当一个什么都会的半吊子遇上一个精通一途的书呆子,这下倒是精彩了。

  “我说你这探鬼符真的是你爸亲手做的?”张狸拿着那张探鬼符仔细端详着。

  “怎么,你还不信?”

  “不不,我的意思是,既然是制符大师林布衣亲手做的符,就这么用了会不会太可惜了,要不然这样,我去唤只「御墨奴」来,用它来复制这张符的画法,岂不是可以制出自己的符来了?”

  “肤浅,你当符道只不过是画画线条吗?”

  “我当然知道这当中要用各种心力之类的东西,我是不成的,但是你可以啊,你是龙虎山符道少侠,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你的呢?”

  “这话倒是算你说得对。”林忘受了张狸这一记马屁,“只不过我也不敢乱画符,特别是探鬼符这种,要是画错了,探到的东西可就不是鬼那么简单了。”

  “难道说探鬼符还能探到别的什么东西?”

  “那是当然,我听说我有一位师叔,当年画的探鬼符失败,结果探到了一个祟。”

  祟?张狸一听不由打了个哆嗦。

  一般我们说鬼鬼祟祟,实际上鬼是鬼,祟是祟。

  人死为鬼,鬼死为祟。因此祟的等级比鬼还要高得多,也凶恶得多。

  “可是这道探鬼符若是这么用了,我觉得挺可惜的,要不这样吧,回头你再找你老爸要一些来。”

  “你想干什么?”林忘一下子警觉起来。

  “我说你别这么小气嘛,我的意思是,拿了以后,咱俩组个团出去捉鬼,也好扬名立万啊。”

  “你说的可是真的?”林忘也是少年心性,对于捉鬼的事情也是一直十分向往的,可是这种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

  “那是当然,我从来不骗朋友。”张狸伸手在林忘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

  “师父,那以后你出去捉鬼,也带着我啊。”杨昊这个吃货突然抬头说道。

  “带你干什么?”

  “我也要见识见识啊,你看我这是特长生,以后考大学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一天到晚闲得荷尔蒙过剩。”

  “哟嗬,你还知道荷尔蒙呢?行吧,这次带你。”张狸看杨昊积极性这么高,也不好打消他的积极性,主要是因为这次任务其实也不算太难,没什么危险。

  过了一会儿,三途汤也做得了,洪大雷特意用一个瓦罐装起来,在外面用好几层砂布给包得严严实实。

  这三途汤必须是子夜在正地方使用,若是防止窜了气儿,效果便要打折了。

  接下来的等待的时间是十分漫长的。

  乡间有句老话,叫作门后等天亮,现在张狸他们就是门后等子夜。

  子时,正是阴气最盛之时,阴气盛到了极点,便有了一丝阳气。

  因此鬼物在这时候出来活动是最合适的。

  菜市场门口,张狸和杨昊,林忘三个人埋伏在门边,而郑晴却抱着那只胖乎乎的「馋猫」,四个在巴巴地等在市场门口。

  到了子夜之时,张狸把装着三途汤的瓦罐打开,放在门口正中。

  “这就可以了?”杨昊低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估计应该能行吧。”

  接下来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地望着这个大门。

  然而几个人就从子时等到了丑时,那饿鬼却还没有出现。

  这下子大家都有些傻眼了。

  “会不会是这三途汤不对啊?”林忘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这三途汤按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啊?”张狸也摸了摸头,一脸尴尬。

  “可是这鬼却没来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算了,算了,回了吧,看来今天这鬼不会出现了。”

  就在几个人十分扫兴,转头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市场边上的一家酱坊里传来一声惊叫之声:“鬼啊。”

  鬼?

  一听到这个字,四个人顿时来了精神,纷纷向着那酱坊跑过去。

  轰一声,杨昊竟然一脚把木排楼的门给踢开了,林忘和张狸趁起跳进屋里。

  这一进去,就看见屋当中有一只无头饿鬼伏在地上,拿着没有头的腔子四处扫瞄,似乎可以通过这黑洞洞的脖腔子来看见东西一般。

  杨昊也不管这是什么样的鬼,上前一个飞踹,竟然直接踹中了那饿鬼,那饿鬼被杨昊这一脚猛踹,竟然给踹翻了,四脚朝天,乱舞乱蹬。

  这时候郑晴怀里的那只「馋猫」突然往外一跳,扑向那只饿鬼。

  一口咬住了那只饿鬼的脖子,饿鬼甩了几下脖子,竟然无法甩下这只「馋猫」。

  #酷mn匠R%网¤#永久-免&…费)W看小VG说v

  这只「馋猫」死死咬住了饿鬼,过了片刻,这饿鬼竟然不再挣扎,而是被老老实实起来。

  想不到这么顺利就把这只饿鬼给捉到了。林忘的探鬼符也没用上。

  “还愣在这干什么,快用符收鬼啊。”张狸喊道。

  林忘这才缓过神来,一张纳鬼符将这只饿鬼给封了进去。

  “大功告成了。”大家都开始欢呼。

  这时候那个呼救的高低,也开始进了屋里,虽然他的屋子门被踹坏了,但是好歹这只饿鬼被捉,他领着越南老婆,向着几个人千恩万谢。

  郑晴出示了警察证件,告诉他必须保守秘密。

  高低满口答应,点头哈腰地把大家给送了出去。

  出了高低家的酱坊,张狸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们说,会不会是高低家的酱菜比三途汤更加吸引这只饿鬼呢?”

  “倒真有这个可能啊。”

  “若是这样,咱下回多买点,估计这高低家的酱菜要火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