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范老实给朵朵的钱,似乎只不过是杯水车薪。

  他发现朵朵越来越风尘了,似乎对于命运已经习以为常。

  他不想让她这样,虽然和她非亲非故,但是就是不想让朵朵变成这个样子。

  可是他卖菜的钱还要养家,家里的那个又丑又拐的媳妇儿,钱可看得紧着呢。

  就这几天,范老实上交的钱稍稍少了,丑媳妇儿都开始怀疑起来。

  范老实开始为难起来。

  他既想做好事,又不想让媳妇儿生气,更不想让媳妇儿怀疑。

  他接济一个风尘女子,却和她是完全清白了。

  说出去一定会被人笑话,被别有用心的人猜疑,当成谈资和笑料。

  就在这时候,范老实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那天他在菜市场卖菜,由于他的摊位上的菜都是自己种的,品质好。

  》?酷"匠E网v`永久☆q免费&x看=小qg说_$

  因此来的都是回头客,其中有一个美人儿,也经常在范老实这里买菜。

  这个美人儿据说是个女老板,家里很有钱,而且还是个离婚了的。

  市场里哪有什么好话,到处都是闲话,许多人见美人儿总来范老实这里买菜,便和范老实开玩笑,说让他把家里的丑媳妇儿给离了。

  “为啥?”范老实不解问道。

  “还为啥,人家女老板看上你了,这个女老板人长得漂亮,家里更是有好几百万呢,你就不动心?”

  “我动啥心了?”

  “还说不动心,你就尽给她挑好的菜了。”

  范老实被人怀疑了人品,不再和那个人说话了。可是再往后这个女老板来买菜,范老实总觉得怪怪的。

  不久之后,那个女老板又来买菜。

  结果女老板没带零钱,范老实便很大方地送了她一捆青菜,加上一捆油麦菜。

  女老板觉得过意不去,连连说:“我下次来一定还给你。”

  范老实却摆摆手道:“想起来给就给,这菜自己种的,不花钱。”

  女老板便这么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范老实似乎看到了她身后有个男人跟着,那男人一手拿着蛇皮袋,戴着一顶特务帽,看样子很奇怪,不像是买菜的。

  范老实觉得奇怪,可是那并不关自己的事情,于是这事过去就过去了。

  结果从那天开始,范老实便再也没遇见女老板。

  这女老板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再后来,有人说女老板得重病死了。

  范老实还为这女老板叹了好几口气呢,觉得这个顾客实在不错,就这么死了,怪可惜的。

  就在女老板死后不久,范老实晚上便开始做起梦来。

  这个梦很奇怪,仿佛是个连续剧一般,头尾都能连得上。

  范老实梦见女老板跟自己说,她是被人杀死的,她问范老实看没看见杀她的人。

  范老实每次都说没看见。

  做的时间长了,范老实便把这个梦跟周围卖菜的人说了,周围的人有见识广的,跟范老实说:“恐怕这是那个女老板给你托梦了呢。”

  “那怎么办啊?”

  “要不你去告诉警察吧。”

  “可是……”范老实一想到要去报告警察,心里便打起鼓来。

  他一向是个安善良民,最害怕的就是穿制服的人,不仅仅是警察,比如城管局的,工商局的,凡是穿着那样衣服的,他都心里发怵。

  有一回范老实路过县大酒店门口的时候,被两个穿制服的人给挡下来了。

  这都让他紧张万分,后来才知道,那两个穿制服的不是警察,而是保安。

  范老实想想这事跟自己也没关系,而且就算是告诉了警察,警察能相信自己吗?一个梦,难道警察还凭梦抓人吗?

  这事过后不久的一天,范老实早上去出摊,刚出院子,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啪的一声,似乎有人往院子里扔东西。范老实心想是不是自己得罪了哪个邻居了,要不就是哪个小孩子搞恶作剧。结果上前拿手电一照,却发现院当中有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这黑色公文包里有五千块钱。

  这可是一笔大数目了,范老实卖了好多年菜,虽然积累下来一些钱,但是这些钱全都存给了信用社里,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钱,范老实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可是这钱是谁的呢?

  难不在是朵朵的?

  朵朵说过要报答范老实,范老实不肯和朵朵上床,说不定她赚到了钱,便把钱还给范老实了。

  可是自己这些日子一共也没给朵朵那么多钱啊,她怎么会还那么多?

  不是朵朵的话,那又会是谁呢?

  范老实拿着这钱,正打算去报警。

  这时候他看到包里还有一张纸条。

  范老实高小毕业,识得几个字,这纸条上写道:闭上嘴,少说话,报警杀你全家。

  范老实顿时明白了。

  看来这老板娘托梦的事情,八成是真的了。

  现在有人花了五千块钱来封自己的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人就应该是那个戴着特务帽的人。

  范老实完全相信这个人可以杀了自己全家,因为这个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家。

  这钱烫手了,范老实可没敢用。

  但是他也没往上交,只是悄悄藏了起来。

  这以后,范老实又梦见了女老板一次,女老板说:你见死不救,等着遭报应吧。

  那以后,范老实便不再做梦了,其实他干脆失眠了。

  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再后来,范老实倒是能睡着了,只不过睡着睡着,一醒来,却发现自己不在家里了。有时候明明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可是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在菜地里,这显然是撞了鬼了。

  这一天天的总是这样,折磨得范老实快要疯了。

  更让范老实难以忍受的是,他这些心事不能对自己家的老婆说。

  可是憋着又实在太难受了。

  这时候朵朵出现了,范老实便跟朵朵倾诉起来。朵朵曾经读的是卫校,因此有些医学常识,她对范老实说:“你这不是什么撞鬼了。而是梦游了,你压力太大了,这样,我给你捏捏脚,你放松放松。”

  说起来朵朵的手艺还真不错,轻轻捏了几个,范老实还真就睡着了,睡得特别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