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九九二年的一个夏天。

  夏秋之交,天气炎热得仿佛一团火在烧。

  横路完小边上的小卖部,店主是个胖乎乎的女人,眼睛不大,一笑起来就看不见了。

  今天胖店主笑得尤其开心,因为有一个少年今天就坐在她的店里,吃了一根又一根威化雪糕。每一根威化雪糕要五毛钱,这五毛钱一根的雪糕在九二年的时候,可以说是相当高的一种消费,白糖棒冰才一毛钱,绿豆棒冰一毛五。

  当然,比威化雪糕还要贵的一种叫作紫雪糕,一根要卖七毛钱。

  胖店主有些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个少年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买紫雪糕吃,而是一根接一根地吃着威化雪糕。

  这个吃雪糕的少年正是张狸,趁着学校给女生寝室放假的这几天,他也请了假,回到了彭家坞,通过彭家坞来到了五年前。

  张狸经常在时空之中穿梭,因此对于时空的记忆有些混乱,但有些却是记得十分清楚,比如这威化雪糕在不久后就因为厂子倒闭而不再生产了。

  因此这种雪糕在之后的日子里,再也吃不到了。

  而且还有一点,五年之后的钱,比起五年之前,好赚得多,也好花得多了。

  吃完了第五根威化雪糕之后,张狸的脑子都要结冰了。

  他歇了歇,问胖店主道:“最近有什么新鲜事情吗?”

  “新鲜事情?有是有的,不过你可千万别说是新鲜事情,有一个学生,淹死了。”

  淹死了?

  “是吗?怎么淹死的?”

  “这事说起来也是十分悬乎,就在不久前,那个小鬼和一帮同学一起去游泳,据他的同学说,那小鬼已经上来了,可是家里人却没看见,第二天他的尸体被人从河里捞上来,是盘着腿的。”

  胖店主显然不太会讲故事,讲得断断续续的。

  只不过张狸早就知道这些情况,因此也并不觉得奇怪。

  这会儿应该正是祝大有死后不久,估计现在正是他回来要拉人的时候。

  “你知道有一个叫祝三水的孩子吗?”张狸问道。

  “祝三水,他就是我侄子,怎么了?”胖店主问道。

  “他是不是也跟着祝大有下河里游泳了?”

  “没听他说啊?怎么了?”

  “他现在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不是,你到底是谁啊,你要干什么?”

  “这位阿姨,您信我不?”

  “不是,你一上来就问我信不信你,你就是个陌生人,我怎么信你。”

  “好吧,咱们换个问题,你信不信鬼神?”

  “鬼神?”听着张狸的话,胖店主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酷}/匠D网《*永?久Z免◎费看…$小说7i

  “你有没有听说过死水的说法?”

  “死水?你是说就是那条河吧?”

  “是的,而且你不是说了吗,祝大有死得蹊跷,死的样子十分恐怖。难道你们村里就没人说这是被鬼迷了?”

  胖店主四下看了看,点了点头道:“这事情还真是奇怪。”

  她停了一停,突然意识到什么:“你不会是想说,祝大有是被鬼迷了,他现在要回来找祝三水吧?”

  张狸感慨于这胖店主的悟性,好歹算是悟明白了。

  胖店主一想到这里,连忙站起来,唤过正在一边写作业的女儿道:“你看一下店,妈出去一下。”

  带着张狸急急忙忙来到了祝三水家。

  祝三水的父母是村里最早一批去温州打工的人,因此祝三水也就成了村里最早的留守儿童。

  家里挣了钱,可是孩子却没人管了。

  一直到祝大有淹死了,祝三水家长才被学校给强行叫了回来,而且还只回来一个,祝三水的妈妈在家。

  担心孩子出事,因此祝三水的妈妈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只要孩子一放学,祝三水的妈妈就把他给关进了家里。

  张狸和胖店主来到了祝三水家的时候,正赶上祝三水放学在家。

  祝三水的妈妈在院子里的手压井前洗菜,看见胖店主领着一个少年来找祝三水,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些日子,她的心头总是放心不下。

  张狸和祝三水的妈妈说明了一下情况,正在这时,突然祝三水一声尖叫。

  张狸几步赶向那尖叫传来的方向。

  祝三水的妈妈急忙拿来房门钥匙,哆嗦着打开了房门。

  门一开,胖店主抢先挤进去,张狸没抢过她。

  只不过胖店主一进来之后,顿时被吓得晕了过去,直直地站在那里,她的身子胖胖的,门又窄,张狸竟然被挡在了门外。

  张狸推了几下,好不容易才把这胖店主给推开了,再一看,张狸也呆在了那里。

  祝三水死了。

  就在他自己的房间里。

  电视上还播着动画片“小飞龙”,这是张狸当年最爱看的动画片,想不到在这时盛行重新看到。

  只不过现在绝不是看动画片的时候,人死在了屋里,而且死得十分蹊跷。

  他竟然是被一杯水给淹死了。

  仅仅只不过是一只茶杯,竟然能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给淹死。这事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可是就在张狸眼前发生了。

  祝三水的鼻子凑在茶杯里,自己把自己给憋死了,

  张狸一抬头,只见屋顶上那个黑色的漩涡不停地收缩,最后消失了。

  祝三水的妈妈大哭起来,哭了一声,顿时晕了过去。

  张狸皱着眉头,想不到最终还是发生了这件事情,这祝三水还是死了。

  看起来,这黑色漩涡发作得提前了。

  不好,张狸猛然想到,既然祝三水这么早就死了,那么接下来的那些人,是不是也会发生连锁反应呢?

  可是现在祝三水的妈妈和姑姑全都晕了,张狸却没有向导了,没了向导,他就没办法找到其他人家,怎么办?

  他想了想,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一直跑向学校。

  他要找苏老师。

  其实他不应该找苏老师的,因为背猫先生给他立过规矩,不能在不同的时空找同一个人办事,因为一旦在不同的时空,找到同一个人办事,那么必然打乱了时空。

  可是现在人命关天,还有三条性命等着张狸去救。

  就算是破戒,张狸还是要去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