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查访

  回来调查的时候,张狸才发现林家的势力真的好强大。

  只不过用了短短的一天时间,便将尘封多年,甚至连学校档案馆里的都查不到资料也查到了。

  和秦玲当年同一个寝室的有四个同学,其中有三个都不在县里了,还有一个在乡下的一所小学当老师。

  离得太远的人,张狸也没有能力快速去找到,但是在乡下的小学里那位老师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可是以什么名义来调查这件事情呢,这让张狸犯了难。

  #N酷j匠Dh网永l久免TI费|√看3%小+_说/

  思来想去,张狸还是决定找张鸣。

  张鸣此时已经是公安局长了,不过整体来说,县里还算平静,张鸣倒也不是特别忙。

  在接待室里,张鸣亲自给张狸倒了一杯水,又给抛过来一盒烟。

  张狸倒也不客气,抽出一支烟来,从桌子上摸起打火机点上,抽了一口笑道:“张局,优良传统啊,居然还抽牡丹。”

  张鸣哈哈一笑,说道:“习惯了,一换别的烟,抽起来没劲儿,抽着也想不了事儿。”

  张狸抽了一口烟,直接说道:“张局,这次有事求到你身上了。”

  “我就知道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张鸣笑道,“说吧,什么事。”

  “我最近接了一个事件,需要调查一个人。”

  “怎么?又有鬼物出来闹事了?”

  “也算是吧,只不过是一件陈年旧事,张局原来也是县一中毕业的吧?”

  “是啊,怎么,这件事情跟县一中还有关系?”

  “那张局可曾听过秦玲这个名字?”

  “秦玲?好像有印象,比我矮上几届,听说是跳楼死了。”

  “我现在就是调查她的事情,我总觉得她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你可不要抢我们的饭碗啊。”张鸣开玩笑道。

  正说着话,一个独臂男人走了进来。

  张狸一见这独臂男人,连忙站起来:“钟政委好。”

  “现在可不能再叫他钟政委了,现在他已经是我的领导了。”张鸣笑道。

  “张狸小兄弟,想不到竟然还能再遇上你。”老钟也是十分惊喜,“这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保养的可真好啊。”

  是的,张狸过了七年,却根本没有长大一般,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老钟,你来得正好,张狸说要我们帮他调查一个人,这程序上的事情……”

  “怎么?又有鬼啊怪啊的了?要不要我们调动警力啊?”老钟一听这个,也是来了精神。

  “没什么大事,”张狸连忙摆手道,“现在只要找一个人出面,带我一起去了解一下情况,毕竟我这面容太嫩,而且现在还是学生,不方便自己出面。”

  “就这事啊,好办,正好我要下去走走,要不你坐我的车,咱们一起下去?”

  “您这是要微服私访啊?”

  “走吧,到哪我都顺路。”老钟说话还是那么霸气。

  那个乡村教师所在村子,名字叫横路村,听上去名字有点像电影追捕里的横路敬二的那个姓。乡间的道路并不好走,特别是横路村,四周便是黄泥山,黄泥山黄泥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鞋泥。刚下了一场雨,更是泥泞不堪。所幸老钟的车是大吉普,在这泥道上还是马力十足。

  车子开得很快,路过积水坑里,水花四溅。

  这年头,警用吉普还是很霸气的。当车子停在横路小学门口的时候,顿时引来一大群学生过来围观。

  张狸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让老钟把车子停远一点就好了,这下子引来这么多人围观,会造成不好的影响的。

  老钟看了张狸一眼,笑道:“要是你不把车子开过来,人家都不相信你是警察。”

  两个人下了车,径直往学校里走去。

  横路小学是所完小,完小的意思是完全小说,即为从小学一年级到小学六年级都有。那年头孩子挺多,家长们还没有那么多所谓输在起跑线上的想法,因此孩子们大多都是散养的。基本上,村村有小学,但是只有大村的小学,才是完小,而小村,很有可能只教一年二年,等孩子稍稍有能力自立后便送到中心完小去上学了。

  横路小学虽然是完小,但是班级却是复式班。

  所谓的复式班,就是一个班级同时有两个年级的学生,一边是一年级,另一边就是三年级。这样做省教室,也省老师,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对老师的要求实在有些高。

  复式班的老师,基本上要求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教语文,也能教数学,会教音乐,也会教体育。

  张狸要找的苏兰老师,便是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乡村教师。

  在校长室里,张狸见到了苏兰老师。苏老师三十多岁,身材苗条,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这是因为乡村小学的教师,大多都是就近就嫁了的,家里也有田有地,也得干农活。

  一听老钟介绍说自己是县政法委的领导时,苏兰老师顿时局促不安起来,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干部。

  她站起来,连忙给老钟和张狸倒水。

  张狸倒还真有些渴了,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

  这横路的水不好喝,有一股子土腥味儿,张狸皱了皱眉头。

  苏兰老师的心很细,一眼就看出张狸的表情来,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招待不周,这里的水质不是太好。”

  “可是我记得横路是有河的啊,而且河水很清,很甜才对。”

  “你是说那河水啊,那个不行,横路村有个传统,渴死不饮死水。”

  “死水?”张狸的心中一动。

  的确,这条河就是流经黄家湾的那一条。

  这是巧合吗?

  黄家湾之后的这条河流,竟然被人称为死水,甚至说这河流再清,再敌,却渴死也不喝。

  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乡下人不知道这些道理,更不是因为所谓的志者不饮盗泉之水,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喝了死水,比渴死更加可怕。

  张狸想到了死水咒,只不过今天他不为这个而来。

  “苏老师,我们这次来,只想向你了解一个情况。”老钟看了张狸一眼,在看到张狸点头之后,他才开口说道。

  “有什么事情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当初是在县一中上的学吧。”

  “是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当时住的寝室是在女生寝室三一四号对吧?”

  “是的。”

  “你有一个室友,叫秦玲,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她自杀了。”苏兰回忆了一下说道,“其实这个秦玲学习成绩很好,运动也很好,只是当年的旧思想害死人啊。你们问她干什么?”

  “我们是想让你帮着回忆一下,秦玲死前有什么异常吗?”

  “你说的是在运动会前还是在运动会后。”

  “只要你知道的,希望你都跟我们说一说。”

  “好吧,有些事情我记不清了。”

  “没事,你把你记住的都说出来就行。”

  苏兰整理了一下头绪说道:“秦玲那时候的成绩很好,其实在那个年代,读书好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成分好。可是秦玲成分却并不好,因此虽然她很努力向其他人靠拢,但是总是隔着一层什么。”

  “那时候都说要恢复高考,秦玲也就是在那时候更加努力地学习,因为她知道,想要改变命运,只有这一条路。所以她活得很累。”

  “她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严,甚至到了逼迫自己的地步,各方面都想比别人强,我们都觉得她太要强了,应该没有人会喜欢她。可是据说她交了男朋友。”

  “不过交男朋友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在学校里说,早恋嘛,影响革命。虽然我们不知道秦玲的那个男朋友到底是谁,但是自从有了男朋友之后,秦玲整个人就变了,变得开朗了,也爱跟别人交流了。”

  “那时候学校要举办运动会,秦玲因为没有红色棉毛衫和棉毛裤,便犯了愁,四处找人借,后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套新的,只不过这一套并不合身。可是她却十分喜欢,穿着这套衣服在寝室里显摆了好久。”

  “然后就是发生了那件事情,其实这并不算什么,至少现在看来,这实在不算什么,但是在她看来,这就是个过不去的坎。”

  “我不知道这当中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不久之后,谣言就传出来了,据说秦玲的男朋友是学校里的某个老师,据说秦玲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保送名额,而且也是那个老师给秦玲一套不合身的棉毛衫等等。这样的流言顿时在学校里传开了,再后来秦玲就跳了楼。”

  “原来如此。”张狸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为什么秦玲这么冤枉,死后变成了鬼物,很可能并不是因为走光事件,而是因为这些谣言。

  可是到底是谁,出于什么目的要制造这样的谣言呢?

  这种谣言,明显就是要将秦玲置于死地。

  是那些想跟秦玲抢名额的人吗?

  “对了,我听说秦玲得到了一个保送名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事是真的,虽然我们不知道以秦玲的成分,为什么会被保送,但是学校里一度传开了,秦玲就是那个保送生。”

  张狸深深的凝眉思索起来,这千头万绪的,谜团如雪球,越滚越大了。

  正在这时,苏兰突然想到什么,她离开一会,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这是秦玲的遗书。我替她收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