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一中边上便是芝江。

  平时的时候,学生们也会沿着江边散步,往下一直走,便有一个草滩。

  这草滩平整,宽阔,更重要的是,很少有人来。

  在这里召唤式神最为合适。

  张狸三人,林念,林忘,还有李子矜一共六个人,站在了这片草滩之上。

  此时正是午时,太阳非常毒。

  一般人认为,鬼物是怕太阳的,在中午时分,是不可能有鬼物出现的。

  其实并非如此。

  每一天的阴阳也是在发生了不停的变化的,每天子时,阳气初生,阳气不停地变强,强到了午时,阳气又开始变弱。

  因此,午时之后,第一丝阴气便开始产生了。

  第一丝阴气产生,鬼物便有可能出现。

  式神的封印,正是要选这样的时分。只有这样,将初生的一丝阴气与鬼物一起封印到了符纸里面去。

  林念把式神用的符纸放在了一个五芒星阵中。

  这五芒星阵,其实就是阴阳五行阵法的一个演变,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将阴阳二气融合进了一张符纸当中。

  这符纸是用龙虎山下最好的符纸匠人做出来的,这一年所出不到十张。

  而且往里灌入鬼物灵体,工序也是十分复杂的,林念原本所用的式神,都不是自己所做,而是林布衣给她做好了的。

  现在林念也是第一次自己做式神。

  林念竖起一根剑指,嘴里念念有词,突然她停下念咒,手一指,那式神的符纸便轻微地动了起来。

  这符纸上下浮动,仿佛有了生命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林念道:“放。”

  张狸将那张关着女鬼秦玲的符交给了林忘。

  林忘一抬手,符纸在手心突然化成一团火,林忘将这团火一抖,火便灭了。

  一股青烟升起。这青烟斜斜地飘向阵中的那张符纸。

  这剪成了人形的符纸突然也立了起来,迎向了那股青烟。

  突然符纸与青烟相融,似乎两者之间有一股抗力存在。

  林念操控着符纸,而林忘也是剑指向着青烟指去,指挥着这青烟。

  然而始终无法相合。

  这时候张狸动了,他把怀里的一只品相是头戴乌纱的猫儿放出来。

  那猫儿侧头看看那青烟与符纸,突然往上一扑,伸爪子一按。

  它似乎在逗弄老鼠一般,快速地拍了几下那青烟与符纸。

  青烟不见了,符纸也落回到地面上。

  失败了?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回张狸的这只猫儿是来捣乱的,原本还有希望的事情,结果被张狸怀里的这只猫儿一弄,彻底无望了。

  猫儿对不动的符纸失去了兴趣,不满地喵了一声,然后回到了张狸的身边。

  张狸抱起它来,笑道:“辛苦了。”

  这时候符纸突然人立起来,用两只纸片脚开始走路。

  雷鸣顿时惊喜地叫道:“成功了。”

  林念与林忘也是松了一口气,对望一眼,这是他们第一次自己动手制作式神,能够成功,这已经超出他们的意料了。

  这时候张狸拍了拍那只头戴乌纱,说道:“去吧,替它说话。”

  头戴乌纱再次跳向那个式神,式神一见头戴乌纱过来,也飞起来,落在头戴乌纱身上。

  头戴乌纱驮着这式神飞快地奔跑起来,一直跑到一处自来水塔底下。

  其他人也一直追着头戴乌纱,来到自来水塔底下。

  这自来水塔很高,当中的电泵还在嗡嗡地工作着。

  从地底下抽出来的水,带着寒气,因此尽管现在别处都是酷暑,这里却是别有洞天的感觉。

  除了杨昊和雷鸣还有李子矜,其他人都知道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猫是一种阴阳之间的动物,因此可以调得阴阳,现在阳气很重,头戴乌纱就把式神驮到这里来,这里阴气重,正好中和一下。

  头戴乌纱把身子往水管上一贴,突然水管发出一阵嗡嗡声,这声音竟然是一个人在哭泣,随后,一种极其轻微的声音传来。

  “谢谢。”

  这个声音是个女声,这女声还是十分稚嫩,听上去似乎只是个小孩子一般。

  “你就是秦玲吧。”

  “是的,我就是秦玲。”

  “你是不是有个妹妹。”

  “对,秦美,离开,快离开。”秦玲说道。

  “秦美是谁?”张狸问道。

  看)正版kN章M节上hs酷匠“网

  “秦美就是我妈妈。”李子矜突然说道。

  “让秦美离开哪里?”

  这时候秦玲突然沉默下来,又嘤嘤地哭起来:“冷,好冷。”

  张狸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头戴乌纱。

  由于靠在冰冷的水管之上,头戴乌纱十分痛苦。

  “你再坚持一下,告诉我,让秦美离开哪里,还是离开谁?”

  “离开,离开那里。”

  这次秦玲清晰地说出了那里。

  “那里是哪里?那里又有什么?”李子矜问道。

  “秦美,你快走。”秦玲突然叫道,随后一声惨叫,再无声音。

  张狸将喘着粗气的头戴乌纱给抱起来,抽出一根草来,喂给它。

  它将草吞了下去之后,才慢慢恢复过来。

  “看来秦玲是把你当成你妈妈了。”张狸对李子矜说道。

  “难道我跟我妈妈长得很像?”

  “你妈妈和秦玲应该也长得很像。所以雷鸣他们才会把她看成你,也证明了你们之间的确是有关系的。”张狸说道。

  “能不能,再问一次?”李子矜看着张狸,请求道。

  “对不起,今天已经不行了。”张狸无奈地摇摇头,他也很想知道秦玲想说些什么。但是他也没料到,这式神说话的方式只能持续太短的时间。

  第一次使用,没有经验,一上来就没问对问题。

  “不过我们也有一些头绪了,”林忘出来说道,“首先,秦玲应该是你的小姨或者大姨,而她之所以会出现,就是因为见到了你,你出现在三一四寝室,是她出现的契机。”

  “是的,现在线索更加明确了,我觉得可以去调查一下三一四寝室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林念也说道。

  “这事我知道一个大概,三一四寝室是秦玲跳楼的地方,据说秦玲当初因为运动会走光,而遭到了各种非议,最后选择了跳楼。因为她委屈无助,同时穿了红色的衣服跳楼,因此灵魂徘徊不去。”

  “走光了跳楼,这和那个什么那里,也没有关系啊?”

  “具体的事情,我们还得再去调查一些信息才能知道。”张狸抚摸着猫儿,突然笑了起来。

  “什么事情?”

  “我想调查秦玲寝室里当年的室友,我在想,秦玲的跳楼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事情背后很有可能有其他原因。”

  “有什么我们能做到的,你只管吩咐。”林忘淡淡道。

  “师父,还有我们,我们也要参与进来。”杨昊两眼放光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