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躲起来。”张狸轻声说道。

  雷鸣一头钻进了被子里去,而杨昊与张狸却不好睡上女孩的床,只好钻进床底下去了。

  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

  随着一声轻轻的推门声,一个长样极其清秀的女生轻轻走进了三一四寝室。

  这张脸,有些面熟。

  张狸虽然在床底下,但是他此时用的是猫眼,猫眼的观察视角要比人眼看得更广。

  女生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寝室里已经藏了三个人了,慢慢走到窗户前去收符。这时候雷鸣悄悄下了床,把门一关。

  “你是谁?”那女生吃了一惊。

  “应该说你是谁才对吧,这是我们寝室。”

  “这是你们寝室?”女生似乎有些不相信。

  “难道这还是你的寝室?”雷鸣打量着这女生,“你到我们寝室来鬼鬼崇崇的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要误会,我是为你们寝室来收鬼的。”

  “收鬼?”

  “对,你不要害怕,现在这个鬼已经被我收到符里了。”

  “切,谁信啊,你也是高中生吧,搞这些歪门邪道,封建迷信,信不信我去学校告发你。”雷鸣假意装作不信的样子。

  雷鸣的表现让张狸很满意,虽然她表现得胡搅蛮缠,但其实这却是相当有策略的做法。

  “不要告诉学校,我真的是为了你们寝室好。”女生一见雷鸣这样,也有些着急起来。

  “那你怎么证明呢?谁知道你是不是外校混进我们寝室楼里来偷东西的呢?”雷鸣说道。

  “我真的是本校的,同学,你一定要相信我。”

  “证据呢?”

  “哦,对了,这是我的学生证。”女生递过一本小红册子,这正是县一中学生证。

  “林念?高二的。”雷鸣念了念学生证上的名字,把它还给林念。

  林念接过学生证:“这下你该信我了吧,我真的是为了解决你们寝室这个红衣女鬼的事情而来。”

  “现在呢,解决了吗?”

  “这个是自然,女鬼就在我这张符里。”

  “骗鬼呢吧,要不你让我看看?”

  林念不假思索,把那符递给了雷鸣。

  雷鸣接过了那符,突然将这符收入怀中。

  林念顿时大惊道:“你想干什么?”

  “师父,哥,都出来吧。”

  这时候张狸和杨昊从床底钻出来,掸了掸身上的灰,理了理头发。

  “还有人?”林念顿时大吃一惊。

  这个女生还真是有够迷糊,或者说警惕性一点都不高。

  杨昊打量着这个女生,突然叫道:“你就是那个小白脸,娘娘腔?”

  “啊?我是女生,本来就是娘娘,不是娘娘腔。”林念更正道。

  “你不会是林忘的亲戚吧?”

  “你们认识林忘?”

  “果然,我说林忘的身手怎么这么好,原来是练家子啊。”

  “好吧,既然你们认识林忘,那就应该把这符还给我,这里面关着一个女鬼。”林念说道。

  “我知道啊,我们正是为这个女鬼而来的。”张狸向雷鸣一伸手,雷鸣把那符交给了张狸手中。

  “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要把这女鬼放了不成?”

  “如果我没看错,你这符吸进去的鬼怪,都会被这符所化去,最后魂飞魄散。”张狸说道。

  “那又怎么样,妖魔鬼怪,人人得而诛之。”

  “所以这就和我的原则有冲突了啊,我希望能将这鬼怪度化。”

  “度化?”林念不由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是慈悲为怀的观音吗?”

  “那也不能不由分说就灭掉吧,这个女鬼很可怜的。”

  “可怜之鬼必有可恨之处,而且她已经影响到我客户的安全了,我必须出手将它除去了。”

  “客户?你怎么还有客户?”

  “难道你们没有客户吗?”

  张狸几个人面面相觑。

  “不会吧,你们是义务捉鬼?雷锋啊。”林念嘲笑道。

  “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啊,现在你捉的女鬼在我们手上,你拿什么去交差,没有了女鬼,你的客户应该也不会给你钱吧。”雷鸣反讥道。

  林念一愣,脸色一变。

  的确,自己得意个什么劲儿啊,明明这符还在别人手中呢。

  “还给我。”林念叫道。

  “这符不能给你。”

  “快给我。”林念突然结了一个剑指,“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师父,让我跟她打。看她这猖狂的劲儿,实在是气死我了。”雷鸣叫道。

  “算了,都是同道,有话好好说嘛。”张狸笑道。

  可是林念一挥手,一张符飞速向着张狸袭来。张狸伸手一拍,那张符顿时被拍落在地。这符一落地,突然变成了一个高大的纸人。

  式神?这是式神?

  想不到林念竟然会这一手。

  张狸一个翻滚,打开窗户,突然一跃而下。

  杨昊和雷鸣顿时看傻了,师父这是怎么了,竟然跳楼了。这里可是三楼啊。

  这式神一见张狸从窗户逃走,顿时也跟了出去。

  张狸快速飞奔,式神紧追不舍。

  而林念几个人,却是从楼梯下楼,一直追了过去。

  操场上没有人。

  女生放假了,男生则都去女生寝室探险了,因此操场上空无一人。

  张狸停了下来,转身面对这式神,摆了一个起手式。

  式神向着张狸扑了过来。

  \◇酷、\匠(:网T唯j一c/正lT版,GZ其5s他B都是盗#;版,`

  张狸伸手一挡,只感觉自己的手仿佛击打在铁块上一般。

  这式神不得了。

  张狸一击之后,身子快速飞退。

  那式神则也快速追了上去,来势相当凶猛。

  张狸突然一跃,竟然跳过式神的头顶,来到式神的背后,他双脚往这式神的背后一蹬,身子再度跃起。

  噌的一声,张狸的指甲突然暴长起来。

  他伸出手来,往这式神的背上一抓,式神背上的那个黑圈被张狸这一抓给抓破了。顿时式神摇晃了几下,突然消失了。

  空中,一张符纸在飘荡。

  这时候林念刚好赶到,看见自己的式神被张狸所破,不由急了。

  她再度结起剑指,又发了两道符出来。

  这次召唤出来的两个式神,却是比刚才更加高大,每个都足有三米高。

  两个三米高的式神将张狸围在当中,只等着林念的命令,只要林念一个指令,他们就会对张狸发动攻击。

  只不过林念并没有这么做。

  这两个式神是她压箱底的绝招,她用得也不是特别熟练,因此生怕一个收手不住,把张狸给打出个好歹来。

  张狸也估计了一下自己对这两个式神实力的对比,发现自己不是这两个式神的对手。他举起了手,表示自己投降了。

  “把符交出来。”林念冷冷说道。

  “好吧。”张狸苦着脸,正要伸手去怀里掏出这张符来的时候,突然一只流浪猫儿小跑着穿过操场。

  张狸扫了一眼这只猫儿,这只猫儿尾巴是黄色的,其他毛色却是黑色的,看上去十分威风。这竟然是一只猫将,猫将神针定海,这可是能排进前三十的武猫。

  猫有各种品相,各种品相所代表的功能也各不相同。

  猫按品阶来分,分成猫仆,猫卒,猫尉,猫校,猫将,猫帅,猫相,猫帝等等。

  猫按照文武来分,却可以分成武猫和智猫。

  在这些猫之外,还有一种更高级的猫存在,便是像黑线儿这样的猫仙。

  一见神针定海的出现,张狸心中顿时重新生起了希望。

  轻声一个唿哨,那猫儿顿时向着张狸这儿跑来。

  只不过神针定海既然是猫将,自然也有猫将的架子。它并没有马上过来帮助张狸。而是站在一边,看着张狸。

  张狸苦着脸,从怀里掏出一根草来。

  神针定海倒是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一见这草,顿时眼睛一亮,几步过来,跃进了张狸的怀里。

  张狸把这棵草给神针定海给吃了下去之后,神针定海的毛顿时炸起。突然它喵了一声,一跃腾空。

  在空中,神针定海的双爪空挥,只是轻轻一挥,这两个式神顿时消失不见了。

  林念在一边看呆了,想不到自己请出这么厉害的式神,竟然被张狸这么轻易地破掉了。

  她有些颓然地想要离开。

  张狸却叫住了她:“回来,符我可以还给你。只不过,我要见见你的客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