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图书馆里,杨昊利用自己的身份特权,借出了县一中的校史。

  打开尘封已久的校史,一股岁月苍黄的味道扑面而来。

  县一中,建在泊鲤江的边上。

  一九三九年,正是抗战期间,有大姓员外捐出自己家宗祠,建立了学校。

  之后学校正式命名为县第一中学。

  在这一段历史之中,张狸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妥。首先是一九三九年建立的学校,那正是抗战烽火燃烧之时,人们忙于逃亡,似乎少有前来上学的。

  第二则是,有人捐钱捐地建学校,这事也不见得多稀奇,可是偏偏有人捐出的是自己家的宗祠。要知道在封建社会,传统观念里,宗祠可是比性命还要看重的东西。

  第三则是,这一九三九年,似乎和自己的师父彭先生也有一定的关系。彭家坞被日本佬发动细菌战灭村的时间,正好是一九三九年。

  难道这一切都是有联系的吗?

  若真是这样,说不定和死水咒也有分不开的联系。

  张狸接着往下翻。

  只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校史上记载的,都是光辉的历史,似乎并没有记载死人的消息。

  他合上校史,转身正要离开之时,突然见图书馆阅览室的墙角,蹲着一只猫。

  这只猫儿是黑白黄三花,嘴边有一块黑斑。这是猫中级别较低的猫儿,有个名字叫作衔字奴。

  张狸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真叫天无绝人之路,有这猫就好办了。这衔字奴别的本事没有,但却有一双神奇的眼睛,能够看得见一些特别的东西。

  这特别的东西不是鬼,不是神,而是隐迭于时间之中的历史。

  张狸将手一招,这只猫儿便向着他缓缓走了过来。

  张狸从怀里掏出一根草来,放在猫的面前逗了逗,这猫儿顿时眼睛一亮,舌头舔了一下这根草,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突然这只猫儿的身子一挺,便昏睡了过去。

  张狸将昏睡过去的猫儿抱了起来,将手按在它的头上。

  等张狸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睛之中有了一抹绿色。

  他伸手去翻那本校史,校史的字里行间,顿时浮现出许多文字来。这些文字显然并不是写在纸上的,但是却从字里行间不停地飞出来。

  这当中有关于女生寝室楼的一件事情。

  这女生寝室楼原本是宗祠改建的,因此十分古老,也经常发生怪事。

  其中离现在最远的一件怪事便是在建校之后不久,有一个女生突然失踪了,她失踪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

  那年头失踪个把人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女生明明就在寝室里,前一秒还在寝室里跟其他同学说话,说着说着,突然没了声音。

  其他女生觉得奇怪,再看时,这个女生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寝室门是关着的,寝室窗户也是关着的,这个女生到底是如何不见的,便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随着这黑色连衣裙女生失踪事件发生之后,每隔十年,女生寝室必然会发生一件怪事,现在算起来,正好又到了第十年。

  看起来,李子矜寝室里发生的怪事,正是应了这十年发生怪事的规律。

  张狸的目光继续扫下去,又看到了一件怪事。

  这件怪事是关于一个女生跳楼的。

  这件事情之所以奇怪,却是因为这件事情并不在十年周期之内,是单独发生的怪事。

  说起来这件事情是七十年代末的事情。

  那时候县一中便有了这个传统,每年举行一次运动会。

  那时候的运动服其实就是棉毛衫,棉毛裤。男生穿蓝色的,女生穿红色的。

  学校一举行运动会,就会要求学生统一着装。可是这棉毛衫棉毛裤并不是每个学生都能穿得起的,学生之间将这视为奢侈品。

  学生把棉毛衫起了个英文名叫“memoreshine”,把棉毛裤起了个英文名叫“memorekool”。

  意思是一穿上棉毛衫,就闪闪发光了,一穿上棉毛裤,就更酷了。

  可是学校为了面子工程,每次运动会都会让学生穿着棉毛衫,棉毛裤,白球鞋。

  这种套装当中最容易做到的反而是白球鞋,穷学生们有的是招儿,他们拿白粉笔刷鞋,再黑的鞋子,刮上一层粉笔灰之后,也都变白了。

  这个跳楼的女生,名字叫秦玲。

  秦玲的家庭条件很不好,但是却很要强,学校要求穿棉毛衫棉毛裤参加运动会。秦玲便想尽了办法,最后找一个亲戚借了这么一身。红色的棉毛衫和红色的棉毛裤。

  虽然不是很合身,但是毕竟还是有了。

  可是问题就在于,秦玲还要参加比赛。

  她参加的是400米接力赛。

  原本她跑得很快,可是现在这不是很合身的棉毛裤子却限制了她的行动。这裤子有些太宽了,腰身也有些肥。

  一开始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要把裤子的松紧带往里掖一掖,裤子并不会掉下来,自己再注意一点,问题并不大。

  发令枪响了,运动员们飞奔,秦玲班上的同学落后了一小段路。

  秦玲是第四棒,因为她跑得最快,因此班主任排兵布将之时,特意将她安排在第四棒,好让她补回落差。

  接过接力棒时,秦玲拼命往前冲去,她飞快地撵过了一个又一个选手,离现在第一名的班级选手还差两三米。

  她知道只要放手一搏,便可以超过那个选手。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她的棉毛裤有些肥,松紧带太宽了,若是放手,说不定就会掉下来。

  这时候班上的同学大声地喊着加油。

  于是秦玲的心中升起强烈的集体荣誉感。

  拼了。

  秦玲放开手,拼命跑起来,近了,近了,终于,她超过了第一名,她成了第一名。

  两个工作人员拉起了一条红带,终点线就在眼前。

  秦玲举着手,冲过了终点线。

  只不过就在冲过终点线的那一刹那,终点线落下了,她穿着的红色棉毛裤也落下了。

  其实她在里面还是穿了一条四角裤的。

  但是,这个年代的人并不开放,观念上还是很保守的。

  秦玲走光了。

  在全校同学的注视之下,秦玲走光了。

  她得了冠军,却走光了。

  她哭着跑开了,进了寝室,把自己关在寝室里。

  若是这时候有一个好心的同学劝她一劝,说不定她就不会死了。

  可是秦玲在班上学习很好,已经占了一个保送名额了。这个名额是很多人觊觎已久的,因此就算没事,别人都想搞臭她,现在这送上门的机会,这些人怎么会放过?

  很快,秦玲走光的消息不仅传遍了学校,甚至传到了校外。

  许多人说秦玲不检点。

  也有人传说秦玲和某个有妇之夫搞破鞋。

  这些人别有用心,不停地往秦玲身上泼污水。

  秦玲不堪忍受,就在冷言冷语之中,选择跳楼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她跳楼的时候,穿的就是红色棉毛衫,红色棉毛裤。

  她纵身一跃,便掉落到甬道之上,开出了一朵鲜艳的红花。

  Bp更新e;最:@快◎上酷#匠网1c

  也就是说,她穿了一身红跳了楼。

  在这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据说经常会有人看到一个穿着红衣的女生,在寝室楼底下徘徊不去。

  没错了,李子矜寝室里的那个怪物,应该就是秦玲所化。

  张狸有了这样的判断。

  既然有了这样的判断,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就很简单了,只要将秦玲的心结给破解掉,她自然而然就散去了。

  只不过这事情有难度,倒不是说秦玲不好对付,而是女生寝室不好进。

  而且就算进了女生寝室,若是理由是捉鬼,学校肯定不会同意。不但不会同意,而且会给张狸处分。

  张狸虽然热衷于降妖捉怪,但是若是为了这个背个处分,打死他也不愿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