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昊听张狸同意自己打下手,当然高兴得不要不要的。

  于是杨昊便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张狸说起来。

  县一中的初中高中是一体的,寝室楼也是一体的。

  男生一个寝室楼,女生一个寝室楼,两个寝室楼隔得不远。春心萌动的少男与情窦初开的少女们,有时候会隔着这不远的距离相望。

  在这种遥遥相望的过程当中,有许多美好的遐想。

  其实女生寝室并没有什么稀奇的,里面也没有什么粉红浪漫的东西,也没有少女的体香,只不过这些在少年们的心里,都因为遐想而添加了进去。

  女生寝室楼很老,很旧,据说是宗祠改建的。

  杨昊刚开始来县一中上学的时候,便听说过许多女生寝室的传闻。

  比如深夜之时,能听到有人在跳楼梯,一节一节楼梯地跳着,随着跳楼梯的声音,还有人嘻笑的声音。

  又比如三楼的厕所里经常会听到哭声,还有人喃喃说话的声音。

  还有二楼走廊的尽头的那面大镜子,没有人照的时候,里面却会出现人影。

  当然这些传说有很多都是不真实的,或者也可以用科学解释。

  比如有人跳楼梯的事情,后来经过查证,是有一个胖学生,为了体育达标入了魔,梦游都在练习立定跳远。

  而厕所的哭声就更好解释了,许多小女生情绪不稳定,比如学习上遇到了挫折,比如被哪个调皮男生给戏弄了,便有可能跑到厕所来哭。

  而说起来最瘆人的那面镜子,首先考虑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人去照,谁又能看见里面出现的人影呢?而且据说二楼走廊那里根本没有大镜子。

  说到李子矜的麻烦,这要从她住进女生寝室314开始说起。

  住进女生寝室314号的一共有六名女生,都是一个班的。

  寝室长杜娟来自北乡,是个朴实的姑娘,不太爱说话,寝室里的卫生总是她主动打扫,她睡一号床。

  一号床的上铺二号床,是山里姑娘黄丽的床铺。黄丽十分爱唱歌,因此又被叫作爱唱歌的小黄鹂。

  三号床上睡的是雷鸣,这个名字听上去像男孩的女生,也有着男孩的性格,喜欢运动,是体育组投标枪的。

  四号床睡的是小镇姑娘刘清清,她爱笑,一笑起来,便露出两颗小虎牙。

  五号床睡的是胖姑娘马元芳,她有些不自信,也相当敏感,还有梦游的毛病。

  六号床睡的就是李子矜,她是唯一一个县城里的姑娘,一般来说,县城里的姑娘都可以不住校,可是李子矜却是住校的。

  原先六号床是一直空着的,后来李子矜住校了,这六号床便给腾出来,让她睡了。

  自从李子矜住进了314寝室之后,寝室里便发生了一系列的怪事。

  先是胖姑娘马元芳有一天晚上厕所回来,竟然发现有人站在寝室窗口。

  这个人背对着寝室窗口,似乎要爬到窗口去,想要跳楼的样子。

  马元芳吓坏了,这背影有些眼生,难道是李子矜?于是她连忙跑去过拉那个人,一跑过去,伸手去抱那人,却发现自己抱了个空,整个人差一点从窗户跌了下去。

  还好她的体重大,重心却低,双手撑住窗棂,这才把身子给撑了回来。

  这事之后马元芳越琢磨越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人到底是谁?

  或者这个到底是不是人?

  马元芳不敢往深了寻思,也不敢对别人说起,只当自己是做了一场梦。

  可是这事不久之后,有一天晚上,黄丽起夜回来,也看见了这样的景象,一个穿着红色棉毛衫的女生,正坐在窗台之上,似乎要往下跳。

  黄丽的胆子小,顿时吓得脸上发白。她战战兢兢轻声说道:“谁啊。”

  这时候那个穿着红色棉毛衫的女生突然回头,却是李子矜。

  可是李子矜面无表情,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黄丽低声劝道:“你怎么了,回来啊,别想不开。”

  可是李子矜突然惨笑了一下,身子往向一扑,整个人顿时掉了下去。

  黄丽尖叫起来,吵醒了寝室里的其他人。

  “怎么了?”

  “小黄鹂你大半夜的鬼叫,一会把值周老师给招来了。”

  寝室里的人向着黄丽抱怨。

  黄丽结结巴巴说道:“她,她跳下去了。”

  “谁啊?”这个声音让黄丽身子一震,这声音是李子矜的啊。

  “你……你不是跳下去了吗?”黄丽的脑子转不过弯来。

  “我一直在睡觉啊。”

  “到底怎么了?小黄鹂你看到什么了?”

  “哦,没,没事了,应该是我看错了。”

  “是不是最近要摸底考试,你压力太大了。”

  “我想是吧。”

  “睡吧睡吧,一会值周老师来了,就要扣我们分了。”

  黄丽躺在床上,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黄丽顶着黑眼圈去上课,在课堂上打哈欠,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一顿训。

  这件事发生后不久,这次轮到雷鸣看到了,雷鸣从厕所回来,便看见寝室窗台上坐着一个女生,这女生低着头,背对窗外。

  从她的样子来看,这女生的确是李子矜没错。

  这个女生见雷鸣回来,突然一抬头,对着雷鸣惨笑了一下,然后她的身子往后一翻,竟然整个人就往窗外翻了下去。

  ,酷pj匠网X)首:发l

  雷鸣快速跑去,伸手去拉她,然而手却拉了一个空。

  她趴在窗口往外看,却看见窗外的通道上,并没有血肉模糊的惨状,甚至没有任何类似人的东西,无论是趴着还是站着。

  就在她收回目光之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个怪影。这怪影如同一只蜘蛛一样伏在墙上,身体扭曲呈现一个奇怪的姿势,头仰着,向着雷鸣咧嘴笑。

  雷鸣的胆子比一般女生要大得多,甚至比一般男生都要大,见这怪东西,竟然没逃跑,而是操起窗台上晾着的球鞋,向着那怪物砸了过去。

  这一下结结实实地砸中了怪物的脸。

  雷鸣可是投标枪的,手劲够大,这一鞋竟然把怪物从墙上给砸了下去。

  再看那怪物,被砸了一下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等天亮的时候,雷鸣找到了自己投下去的那只鞋子,而这只鞋子还是洁白如初,但是上面却有一股淡淡的臭味。

  雷鸣越想这事情越觉得不对劲儿,只不过这事情过去了一阵子,也并没有什么奇怪之事再发生了,雷鸣也就将这事情淡忘了去。

  可是就在不久之后,寝室再次发生了一件怪事。

  这次遇到怪事的,是刘清清。

  刘清清是个爱学习的女孩,因此在熄灯之后,还要钻进被窝里打着手电再学一会儿。

  就在她在被窝里实在憋得难受,钻出来透气之时,突然一抬头,看见天花板上爬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长发下垂,整个人如同吊灯一样悬着,见刘清清看过来,这个人也与刘清清对视,这个人的两眼之中有两团绿光。

  刘清清顿时尖叫起来。

  刘清清这一叫,第一个起来的便是雷鸣。

  雷鸣一抬头,也看到了一个身影正快速向着窗口爬去。

  雷鸣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避开,而是将窗口给关上了。

  这身影梆一声就撞到了窗户玻璃上,只不过身形一顿之后,还是穿出了玻璃。

  这下子,寝室里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东西。

  这个东西实在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越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东西,就是越是让人害怕。于是杜娟就向学校提出要换寝室,学校并不支持。

  任谁也无法相信这种怪异的事情。

  女生们都十分害怕,除了害怕,还十分烦恼。这些姑娘除了李子矜,家都不在县城,都必须得住校,可是住在这样的寝室里,哪还有心思好好学习?

  别人怎么样不管,雷鸣却还是有去处的,她悄悄睡进了体育组器材室里。在那里不但可以开灯看书到通宵,还有许多器械可以防身。

  这事越了巧了,雷鸣住在器材室的事情,让杨昊给发现了。

  杨昊和雷鸣如同兄妹一般,雷鸣也不对他隐瞒,开始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起。

  雷鸣说那东西长得跟李子矜差不多,而且它出现的时机,却也是李子矜搬进寝室的前后。她怀疑这事或许跟李子矜有些关系。

  杨昊对于这些灵异事件一直都是很上心的,他小的时候便看过张狸捉鬼,因此觉得男人就应该如此。

  于是当雷鸣遇到了麻烦之时,杨昊听说后,就主动找上了她,确切说杨昊就主动地关注了她,打算悄悄解决掉雷鸣的麻烦。

  于是杨昊便派出了体育组的其他人,跟踪了李子矜。

  尽管李子矜长得十分漂亮,但是杨昊真正感兴趣的,却是李子矜背后的秘密。他相信雷鸣的怀疑,这一定是有道理的。

  接下来的事情,张狸或多或少都知道了,事情就是这样的事情。

  张狸听完杨昊的讲述,皱起眉头来。

  脑海里一个又一个鬼怪的资料飞过,张狸却想不起来,这种鬼怪和自己曾经学习过的,或者曾经和师父一起除过的鬼怪哪种相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