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昊打得兴起,竟然两眼通红。

  这时候被一只手给挡住了,他还想再进攻。

  突然脸上挨了一记耳光,这一记耳光顿时将他给扇醒了。

  他捂着脸,仔细看了看张狸。

  突然他惊叫一声:“师父?”

  “你还记得我啊?”张狸冷笑一声道。

  “记得,当然记得。”

  这杨昊虽然是个疯子一般的人物,但却也十分尊师重道。竟然直接给张狸级跪下了。

  “算了,这么多人呢,起来吧。”

  “师父,你怎么才来上高一?”杨昊有些不解。

  “这些事情你不懂,就别问了。”张狸道,“以后老老实实做人,别惹是生非。”

  O酷=j匠网&唯;一mb正Z版+p,V其/他D~都☆B是%盗:版/+

  “是,师父。”杨昊恭敬地说道。

  “散了吧。”张狸挥了挥手,杨昊连忙回头离开。

  张狸几个人也回到了教室。

  丁磊见杨昊竟然给张狸下跪,叫他师父,摸不着头脑,跟上杨昊道:“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啊?”

  可是回答他的,竟然是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可是相当用力,丁磊的脸一下子就肿起来老高。

  “尽给我惹事,你竟然惹到我师父头上去了。”

  “你师父,他不就是个高一的新生吗?怎么可能当你师父?”

  杨昊又踹了丁磊一脚,只不过这一脚倒是没加什么力道。

  “你敢质疑我师父?”

  “没有,不敢。”

  “我师父是神仙啊。”杨昊突然感慨道,“有烟吗?”

  点起一根烟来,杨昊靠着学校实验楼的墙坐了下来。

  丁磊也跟着坐下来。

  杨昊抽了一口烟:“我师父八年前就像现在这么大了,你相信吗?”

  “这怎么可能?”

  “八年里,我师父似乎一点都没长大一样。”杨昊说道,“这不是神仙是什么?”

  “那也不能说明他有什么本事啊?”

  “你没见过我师父的本事,自然不会理解,我跟你说说我的故事吧,不过这事你听到耳朵里就行,不许外传半点。”

  “老大,我你还不了解嘛,我嘴严着呢。”

  “好吧,这事得从八年前说起。”杨昊说道。

  “我的家在一个叫杨家坎的村子,这个村子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就在八年前,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那是那年春天,村子里一个叫杨树林的小伙子走夜路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一只长毛地方。你知道什么是长毛地方吗?”

  “长毛地方,就是一种鬼。或许你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的存在,而且这鬼长得十分恐怖,也最为凶残。一般长毛地方若是抓到了人,便会将他的心挖出来吃掉。”

  “这杨树林见到了长毛地方的时候,长毛地方也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了一个人,正踩着那个人挖他的心。杨树林一看便傻了,不敢多管闲事,飞一般往家跑。”

  “可是杨树林跑到家中之后不久,就发现这长毛地方已经盯上他了。先是杀光了他家的鸡,将他家的鸡的心给挖出来吃了,后来又把家里养的兔子也给挖了心吃掉。”

  “再后来,杨树林家的猪也被吃掉了,甚至连队里养在杨树林家的牛,也被挖了心吃掉。杨树林害怕极了。因为家里的活物只有人了,看来这长毛地方是要来吃人了。”

  “于是杨树林便请来了会做法事的几个道士,过来给自己驱鬼。实际上那个年头,敢顶风做道士的,还真没有几个。因此道士也还真有点本事。”

  “请来的几个道士都是九峰山莲花观中的道士,这几个道士自己说驱鬼无数,可以帮着杨树林把长毛地方给赶走了。当然前提是花钱。”

  “杨树林家里没有多少钱,但是道士说了,人生最怕什么以,那就是钱还在,人没了。杨树林一想也是,自己老婆孩子都有了,没钱可以慢慢赚,但是若是人没了,那有钱又有什么意义呢?”

  “道士们请来了之后,就住在杨树林家,而杨树林却和老婆孩子搬出去住了。第三天的时候,他们才回家,结果一进屋,大家都惊呆了,莲花观的道士们全都死了,他们的尸体靠在一起,站着不倒。胸前都有一个大窟窿。”

  “啊?难道这些道士也被长毛地方吃了?”丁哥打了个冷战。

  “是的,这还不算完,这长毛地方杀死了人之后,并没有离开我们家,而是一直潜伏起来,等着杨树林的家人上钩。不过家里出了死人,这房子也不能够用了。”

  “就在莲花观道士死后的第二天,杨家坎里来了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人身上背着一只猫,少年人则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怀里抱着一只猫。”

  “这一老一少来到了杨家坎,直接奔到了杨树林的家。老的守在外面,少年进了屋子,调查了一番之后,他们决定在杨家坎呆上几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少年在杨家坎的河边练拳,被一大群孩子看到,吵着要拜为师父,而我,也是当时那群小孩子当中的一个。那时候我正上小学四年级,特别喜欢电影少林寺,因此软磨硬泡,非要让少年教我功夫。”

  “少年说要去问问他师父,不久之后,他回来便选了我。虽然没有那么正式的拜师礼,但是少年却的确传了我一套拳法。也是就是这套拳法,让我有了现在的身体素质。”

  “这么说来,老大,你现在打架这么厉害,也是因为这套拳法?”

  “那是当然的。只不过在看见我师父和长毛地方的战斗之后,我便知道了,就算这辈子我无论如何再怎么练,也不能赶上师父的万分之一。因为师父太强了。”杨昊感慨道。

  “那要是让你师父去参加青少年搏击赛,岂不是……”

  “你觉得师父会对这些感兴趣吗?人生需要对手,对于师父来说,他的对手岂是我们这样的凡人,他的兴趣应该在与鬼怪战斗之上。”

  “是这样吗?老大,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鬼怪?”

  “我当然相信,因为我就亲眼见过。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盯着李子矜吗?”

  “难道不是你喜欢她?”

  “我喜欢她做什么,虽然表面上我跟你们说,我是想泡她。其实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是想帮助她。”

  “她出什么问题了?”

  “这事你不要问了,既然我师父在这里,我心里就有底了。”

  放学时分,杨昊来找张狸。

  平时他出门时,都是前呼后拥,要不怎么会被称为老大呢。可是现在他只带来了丁磊。

  张狸正在教室里打扫卫生,这时候杨昊进来了。

  “师父,你怎么还扫地啊。”杨昊一见张狸这个样子,觉得以师父的身份根本用不着值日。于是上前一把夺过扫帚,把扫帚塞给一边的丁磊。

  丁磊郁闷了,想不接,可是杨昊瞪他一眼,只好拿起扫帚来,老老实实地打扫起来。

  杨昊拉着张狸来到走廊上,趴在围栏上往下看着匆匆忙忙的人流。

  这里的学生从来都很奔,生活节奏相当紧张。

  “师父,我接了个活。”

  “什么?”张狸不明白杨昊的意思。

  “师父,我接了个捉鬼的活。”

  “什么?”这次张狸是听明白了,明显十分震惊。

  “是的,你没听错,我也想像你还有师爷一样,为民除害,正好学校的女生寝室里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学校是宣传科学的地方,自然不是宣扬迷信,所以我就自告奋勇,悄悄接了这个活。”

  “好小子,你胆子可真大啊。就凭你三脚猫的功夫,别说捉鬼了,不被鬼捉走就算万幸了。”

  “一开始我没有意识到这点,以为咱学了这身功夫,虽然不能捉鬼,也不至于差到哪儿去吧,可是后来我才发现,这鬼啊,实在不好捉。”

  “人贵有自知之明。”张狸笑道,“不过既然我来了,这事就由我接下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师父接下这件事,不过,我要求给师父打打下手什么的,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