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忠恕,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黄忠恕一家又是怎么回事?

  张狸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查黄家湾的家谱。

  黄家家谱一直保留着,到八五年的时候,还特意重修了一次。

  张狸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那一次重修家谱的时候,母亲黄娟子便黯然神伤。

  因为女人是不能上家谱的。

  而黄娟子便是黄有财的独女,因此家谱只修到了黄有财这一代,接下来就断了。

  现在虽然都说男女平等,但只有在修家谱的时候才知道,男女还是不平等的。

  张狸虽然知道有家谱,但也知道,黄家的家谱不容许外姓人看,因此自己是无权看家谱的,看来只有请自己外公出山了。

  黄有财接到这个请求之后,也是十分为难。

  他虽然是村支书,但是在村里的辈分却不高。这有时候是个很尴尬的事情,打个比方说,村支书想要办点什么事情,原本应该是村民全都支持的事,但是一旦有个辈份高的不同意,黄有财的工作就很难做。

  更何况现在这事情还不是村里的工作,而是要看家谱的事情。

  黄家湾的家谱,到现在还放在太公头的手里。

  什么是太公头,就是村里现存的辈份最高的人。

  其实这个太公头还很年轻,年纪跟黄有财相仿,但是人家辈份高啊,黄有财不得不叫他太公。你一想,黄有财都快六十了,却要绷着脸叫别人太公。平时黄有财都不愿见这太公头,现在却不得不见。

  给人当孙子不是件快乐的事情,更何况是给人当重孙子。

  可是现在是人家警察同志让自己去办的,这事还不能不办。

  他只能苦着脸来到了太公头的家。

  太公头正坐在交椅上面,让孙子抱着他的脚骑马浪浪,孙子刚会说话不久,正是最好玩的时候。

  一见黄有财来,太公头倒也十分有礼貌:“来,叫叔。”

  “叔。”

  “不是你叫,是他要叫你叔,你要叫他侄子。”

  “吉子。”孩子奶声奶气。

  黄有财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一个刚会说话的小毛孩子,偏偏辈份比自己高。

  要知道这血缘的秩序,在法制不那么健全的当年,可是维持住了家族的稳定。为什么当年在黄家湾闹得最凶的却是张土生,原因就在这里。黄家湾姓黄的这些人,只要太公头说句话,便不敢做太过分的事情。

  酷匠Z网}‘首%发?I

  “太公,我是来借家谱的。”

  “嗯?不借。”

  “哦不,我是来请家谱的。”

  黄有财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因此连忙改口。这太公头从小就是别人的长辈,因此喜欢摆谱,喜欢别人恭维他。

  在太公头的心里,这家谱便与神佛一样,都是十分神圣的。

  就像当年毛主席像章不能叫买,要叫请一样。

  黄家家谱对于黄家人也是一样的,想看可以,但必须请回家去,沐浴焚香,洗干净手慢慢翻。要不然就是对祖先不敬。

  在传统的血缘秩序之下,打乱了辈份,这是最大的错。

  当着太公头的面,黄有财洗了三遍手。

  太公头这才把一块黄绸子包起来的家谱给拿了出来。

  这家谱最近一次修是在八五年的时候,那时候听说有几个侨胞要回来认祖归宗,于是黄家湾的人又开始重修了一遍家谱。

  结果人家还没到村里,便知道了村里早就将他们的祖坟都给平掉了,不但平掉了祖坟,甚至还把他们的祖坟的砖头拿来盖了个俱乐部,而坟头所在的地方,也被改成了田。

  因此人家也不再提回来认祖归宗的事情了,这事就不了了之。

  但是家谱还是修好了的。

  这家谱,大致还是正确的。

  之所以说是大致正确,是因为为了迎接侨胞,家谱里对他们的祖宗进行了一定的美化。除去这一部分之外有些失实之外,应该就没有别的问题了。

  双手捧过家谱,黄有财显得小心翼翼,十分恭敬。

  太公头对此稍有满意:“下午给我拿回来。”

  黄有财连忙点头,抱着家谱便往外冲去。

  片刻之后,黄家家谱就摆在了张狸的面前。

  张狸正在吃酥饼,伸出手正要去翻,黄有财连忙挡住道:“先洗手,一会若是给沾上了油迹,太公头岂不要打死我。”

  张狸看看自己的手,其实也不算油,不过既然黄有财这么说了,他还是去晒谷场边上的小溪里去洗手。

  这大夏天的,小溪里的水不多。

  张狸手一伸进水里去,突然感觉手底一滑,他的手一抓,入手来的,竟然是一尾大鲤鱼,他往回一缩手,那鲤鱼便被带了上来。

  张狸将这鲤鱼按在了溪边的埠头上,拿手抠着鳃,拎起来往回跑。

  张驰和老钟一见,也是吃了一惊。

  这洗个手也能捉到这么大一条鲤鱼?

  “外……外面捉的,书记爷爷你先拿去做了吧。”张狸差点顺口叫一声外公,连忙改口说道。

  说罢他又跑到小溪边去洗手。

  黄有财望着张狸的背影,感觉有些熟悉。其实晒谷场边上就有手压井,可是张狸却非要穿过整个晒谷场,跑去溪边洗手。

  这举止十分像自己的外孙。

  当然黄有财也不相信自己的外孙会这么大了,若是外孙还活着,也只有十岁。

  就在黄有财还在发愣的当儿,张狸跑了回来。

  张狸已经洗完手了,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便开始翻书。

  这家谱上的字是请村里书法最好的人写的,这江南的村子的确藏龙卧虎,有很多人的大字写得很不错,当中也有最拔尖的。村里花了一些钱,特意请来修家谱。

  张狸发现原本家谱是有排字的。“忠孝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这十个字便是黄家家谱中字的排字,到后来,也有人不愿叫排字上的名字,便有了两套排字,所以黄有财,又名黄诗财。听上去便是失财。

  这么一查,张狸便发现了问题。

  老头婴嘴里的黄忠恕,应该是忠字辈的,而现在的排谱,已经排到了继字辈了。这往上过了七代,按说一代应该是二十年,往上推七代,却是一百四十年。

  按张狸的历史知识来推断,若是从一九九零年往前推一百四十年,应该在一八五零年前后,一八五零年前后发生了什么样的历史事件呢?

  一八五零年,道光皇帝死了。

  同年,林则徐死了。

  同年,洪秀全开始了金田起义。

  ……

  可是这些和黄家湾又有什么关系呢?

  张狸回顾了一番,才发现自己的历史知识根本不够用。

  看来还得从黄忠恕身上去下功夫。

  一页一页地翻开黄家家谱,终于找到了忠字辈的这一批人。

  黄忠恭,黄忠喜,黄忠发,黄忠财……这些名字统统都有,然而就是没有黄忠恕。

  一般乡下人起名,却都是吉祥话,或者是猫猫狗狗的,张狸还真见到了有个叫黄忠苟的,然而像黄忠恕这么儒雅的名字,乡下人一般起不出来。

  所以总的结果就是,查无此人。

  现在调查再次进入了泥潭之中,张狸这下子也挠头了。

  再把老头婴给找来问话,老头婴却也不肯上当了,再也不说任何话。

  同时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便是,由于老头婴被抓,五女尸案就此终结了,专案组也就此撤消了。

  专案组一撤消,黄家湾又再度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然而这百年老鬼还是一直悬在了黄家湾头上的一个定时炸弹。

  这也是张狸的头上的一把剑,张狸第一次出任务,就此不了了之。

  过了几天之后,张狸就要返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