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诱捕

  张狸送张土生回家。

  送到门口的时候,张狸站在了院外。

  “要不要进来坐?”张土生问道。

  “不了,我还有事。”张狸摆了摆手,转头的时候,眼角已经有了泪花。

  这可是他的家啊。

  然而他却是有家不能回。

  他生怕自己一进家门便被母亲一眼认了出来。

  只要她一认出自己来,那么自己这个样子便很难解释了。毕竟自己之所以敢这么放肆地走在这个年代,是因为自己比别人想象的自己要年长了十岁。

  回到打谷场,张狸把这些情绪全都发泄到那只黑缠的身上去了。

  黑缠成了他的沙袋,被张狸用脚一脚一脚地踹扁了,恢复了之后又被踹扁。

  就这样反复了不少次之后,就连老钟和张驰都看不下去了。

  他们甚至有些同情起这只鬼物来。

  最新章F节(上MN酷匠…网BE

  张狸终于收了脚,这时候这只黑缠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是的,它其实已经死了,现在又再死了一次。

  张狸这才把它身上的那张网给取下来。

  这网老钟和张驰都见过,彭先生曾经用这张网网过杜文明。

  现在见张狸把这张网拿在手上,老钟还不觉得什么,张驰却是个好奇的人,他凑过来,笑道:“小张先生,这网到底是什么啊?”

  “这张网吗?”张狸把这网收起来,握在手中,别看这网张开的时候也不小,能将整个黑缠给罩住,可是收回来,却只有一握。

  “这张网可是宝贝,确切说是这不是我的宝贝,而是它的。”张狸一指乌云盖雪。

  “我们早就看出来,你换猫了。却不知道这换猫有何讲究?”

  一说到猫,张狸来了精神,刚才那些不快的情绪也一扫而空。

  他抚着肩膀上的那只乌云盖雪,乌云盖雪却把头偏向一边,似乎根本不屑张狸的抚摸,可是张狸把手收回的时候,它却伸出爪子挠了张狸一下。

  “张队长,你可听说过相猫经?”

  张驰摇了摇头。

  “这相猫经得从猫苑说起,猫苑是一本书的名字,是一个清朝人写的,里面有各种相猫的办法,还有关于猫的故事。在这里我就不噜嗦了。”

  “你们一定听过猫和老鼠争十二生肖的故事,其实十二生肖的动物六阴六阳,而猫同具阴阳,因此不能列入其中。另外有一个说法是,猫的原产地并不是中国,它是从埃及引进过来的,国内汉朝时就有了猫,可是生肖的出现却更早,在商朝就出现了。”

  “因此我们不能让汉朝才有的东西出现在商朝已经有的东西当中。其实对于这种说法,我是持保留意见的,就算是现在,咱们这四周的山上,还有野猫的存在,怎么就说猫不是我们国家产的呢?”

  “因此我觉得前一种说法要准确一些,猫的确有通阴阳的本事。至于细化到每一种猫,确切说是每一个品相的猫身上,它们的能力又各有不同。”

  “猫有官职,就像古代以鸟纪官一样,我们以品相来给猫封官,比如猫仆,猫卒,猫吏,猫尉,猫将,猫帅,猫相,猫王等等,还有超脱其外的猫仙,比如说我之前带的挂印拖枪,按等级便是猫尉这个等级的,这乌云盖雪,实际上是猫吏一级的。”

  “因此并不是猫的官职越高,就越有用,每种猫都有它的特定用处。像挂印拖枪最擅长的就是布阵,而这乌云盖雪,最擅长的却是张网。”

  “这张网便是乌云盖雪所带的天赋,名字叫作黑天网,它可以像黑天一般,让人无处可逃。因此只要被这黑天网所罩,鬼物顿时无处遁形。同时乌云盖雪最克身具阴阳两种属性的鬼物,这次我带它来,便是为了克制这老头婴的。”

  “你说的是那个黑衣跛老头?”

  “是的。原本我还想放他一马的,可是我师父有命,既然有鬼敢挑战我们门的权威,就要收拾掉。”

  乌云盖雪适时地喵了一声,似乎在附和少年的话。

  “可是现在有个问题,那就是这老头婴,是叫老头婴吧,它已经逃走了,一时半会肯定不会出来,就算这个网再好用,可是人家不会再自投罗网了。”老钟不无担心地说道。

  “你说的没错,只不过现在我手上却也有筹码,”张狸一指地上的那只黑缠说道,“这东西和一般鬼物的关系,便是蛇与鼠的关系,蛇与鼠各吃半年,天热的时候蛇吃鼠,天冷的时候鼠吃蛇。”

  其实张狸心里也没有底,只不过他希望这样能够把那只老头婴给引出来。

  “徒弟,这老头婴其实就是棺生子,棺生子分成两种,一种是棺生子能活下来的,便是棺材子,这样的人是活人,是天煞孤星。另一种是棺生子死了的,这样的形成的鬼,便是老头婴。”

  “这老头婴是没进了轮回的,阴间不收,阳间不要。形成了这么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性子。因此他十分自私,觉得天地都不疼他,只有自己疼自己。而自私的人,往往自大。”

  “所以你现在要的是挑衅他的自大,像老头婴这种鬼物,一定会悄悄在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他会观察你的举动,只要你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就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他自视甚高,所以只要一被激怒,他一定会上钩。”

  这一些都是背猫先生给张狸的忠告,张狸牢牢记在心里。

  现在他也是这么做的,他之所以大声地宣称这黑缠是老头婴最爱的东西,实际上他并不了解,顶多算是瞎蒙的。

  为的就是激怒老头婴。

  这老头婴虽然有着老头的长相,但是心智其实还不成熟,至少情商是不够用的。

  找了一只女人洗脚的洗脚桶,把黑缠往里一扔。

  “这是何意?”张驰十分好奇,对于鬼怪的世界,他并没有心生畏惧,相反多了许多好奇。

  “这只洗脚桶,是女人洗脚用的,而且还是小脚老太洗脚用的。有没有看过水浒里的那句话,饶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脚水。说的就是这个,老头婴是个变态的家伙,他最爱的就是喝这种洗脚水。现在我把黑缠放进这洗脚桶里。对于老头婴来说,这叫又有汤又有肉。他一定会来的。”

  “万一他不敢再来呢?”

  “这就说明他不是老头婴,而是胆小鬼。”

  张狸说完,目光四扫。

  等了一会儿,发现还是没有动静,张狸心里也没什么底。

  “算了,看来张队长你说的对,这老头婴还真是个胆小鬼。根本不敢出来。”张狸假意要将这洗脚桶收起来。

  突然间一道白光向着张狸射来。

  张狸肩膀上的乌云盖雪早就跳起来,向着那白光抓去。

  一爪下去,那白光被击落,却是一柄白纸伞。

  随着白纸伞的落地,老头婴慢慢走了出来,走向了洗脚桶。

  突然他一探爪子,将那洗脚桶里的黑缠抓在手上,对张狸说道:“小辈,我得道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轮回呢。”

  “那又怎么样?”张狸突然一拍手,顿时在一边的钟队长和张驰开始翻开墙上的筛子。这次,四面墙上挂得满满全是筛子,几乎整个黄家湾村的筛子全都被借到了这里来了。

  一面面筛子发出一道道光来。老头婴顿时感觉到一阵阵眩晕的感觉袭来。

  他往上一窜,想从上面逃走。

  可是从天而降的,却是一张大网。

  黑天网。

  这张黑天网早就布在天上了。

  黑天网之所以被称为黑天网,是因为它是黑丝织成,更有天网之能。

  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黑天网张开,将整个屋子都盖在当中了,但是老头婴却无法逃开。

  顿时黑天网将他罩在当中。

  张狸几步上前,将罩在老头婴身上的网纲一扯,顿时老头婴只感觉身子一紧。

  他还在网里痛骂道:“小子,你别猖狂,等我出去的。”

  “你还能出来吗?”

  “你不得不放我,只有我能治这百年老鬼。若是没了我,它就上岸了。”

  “是吗?的确你是防止了百年老鬼上岸,但是你用的是什么办法?你分明是用了活人炼尸,炼成了五尸阵,这种残忍的手段,却比百年老鬼好到哪里?”

  “那是她们罪有应得,你可知道,这五个女人都是当初那一家人的后代儿媳,只有用她们的灵魂,才能抚慰这百年老鬼。”

  “那一家人是指什么?”

  “你不是很难耐吗?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明白的,其实你根本是不知道,你背后还有个大老板,对吧。你只不过是马前卒罢了。”张狸故意激他,“你根本不知情,用不着在这儿再演下去了。”

  “谁说的,我明明知道。”老头婴摇着大大的头颅说道。

  “你别在这儿吹牛了,我现在就把你放了,你走吧,像你这样无用的鬼物,我根本不看在眼里。”

  “小子你说什么?”老头婴跳脚叫道,“我无用?谁说的,谁说我无用的?小子你听好了,那一家人,便是黄忠恕一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