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鬼坐车

  夏天的傍晚特别长,黄昏时分,张土生开着拖拉机回家。

  手扶拖拉机开在了省道上,黑烟滚滚。

  这滚滚黑烟,却有一股好闻的柴油味。

  几个放学留了堂,到这时候才回家的孩子淘气地追着拖拉机,他们习惯搭便车,因为手扶拖拉机开得不算快,孩子们跑几步也能撵上。

  他们攀上车,直接爬了上去,他们仿佛是骑着马的英雄。

  张土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这些孩子,心中突然一痛,自己儿子若是活着,应该也是这么淘气的吧。

  开车到了孩子们的村庄,张土生还特意放慢了拖拉机。

  孩子们嘻嘻哈哈地跳下车,一溜烟跑了,撵得村里一阵鸡飞狗跳。

  张土生这才加速,拖拉机突突突的往前颠。

  虽然说加速,但是手扶拖拉机的速度实在快不到哪儿去。

  这时候天便有些黑了,四野暗了下来。

  一弯月牙升起,空气之中还有炊烟的味道,这让张土生有些想家。

  这些日子,他处于一个十分矛盾的状态,想家,又害怕回家。

  其实回家已经没多少路了,车子到了一块铁牌附近,这铁牌之上写着:小心驾驶,此地已死十三人。

  这个十三两个字,是用红字写出来的,显得十分刺眼。

  这是事故高发路段,或许是设计的时候有错误,或许就是风水的问题,总之,这里总死人。

  就在前不久,便发生了一起重大车祸,一家四口,爷爷奶奶,带着姐弟两人,走在路边,这时候后面开了一辆拖毛竹的手扶拖拉机,开到他们身边的时候,手扶拖拉机失控了,为了不撞上他们,拖拉机手猛地刹车。车是刹住了,但手扶拖拉机上的毛竹突然散架了,顿时一根根毛竹如同一柄柄杆枪,将这一家四口,还有拖拉机手全都给标死了。

  原来这铁牌上写的是,此地已死八人,现在一下子变成了此地已死十三人。

  十三人啊,触目惊心的数字。

  白天的时候,开车经过这里,张土生有时候都心里发怵。

  现在天色已晚,张土生的心里更是犯了嘀咕。

  虽然他标榜自己是个相信科学的人。

  但实际上他的胆子并不大。

  开过去,快些开过去就好了。张土生在心中说道。

  可是张土生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好死不死,他的拖拉机却在这时候突然熄了火。

  见猫了。张土生骂道,他跳下车,仔细检查了车子的发动机。

  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张土生从座底下拿出摇柄。

  这摇柄是一个Z字形的铁棍儿,发动拖拉机必备的东西。

  张土生卖力地摇起来,摇了好一会儿,这拖拉机才重新发动起来,腾腾腾声音倒是十分欢快。

  张土生跳上车,飞快地开着车往前窜。

  突然张土生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是怎么回事?

  张土生的直觉告诉他,他的后车厢里什么东西。

  通过后视镜看去,车上似乎趴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这东西对着张土生一咧嘴,露出一口白色的尖牙。

  张土生的脑袋嗡的一下,吓得手一抖,差点把车子都给开进路边的田里去。

  这是个什么东西?

  张土生把操纵手杆打到了油门的位置,车子更快了,快速地通过了这一段路。

  过了这一段路,张土生心中稍安,再看一眼后视镜,车后面哪有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啊,根本是空空如也。

  难道自己看错了?

  对,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产生幻觉了。

  最近这些日子,因为思念儿子,他拼命干活,以至于太过劳累。

  等把车开回村子的时候,张土生并没有把车子直接开到自己家门口,反而将这车子开到了打谷场。

  把车子停在打谷场上,张土生从车座底下掏出三节头的手电,拧亮手电之后,他仔细检查了车厢。

  只见车厢档板之上,有许多道清晰的爪印。

  这印子留在铁板的锈迹之上,刻进去相当深。

  天啊,这竟然不是幻觉。

  张土生吓坏了,难不成今天自己撞到什么邪物了?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正在他发愁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走了过来。

  一打眼,这少年十分面熟,张土生越看越是觉得这个人自己在哪里见过。不但见过,而且还十分亲近。

  可是自己明显不可能见过这个人,更没有这个年纪这个样子的亲人啊?

  少年的肩膀上,背着一只背黑腹白的猫儿。

  见张土生在看自己,少年有些不自在地低了低头。

  张土生知道自己的目光给这少年带来困扰了,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就在他一笑之时,突然少年的目光投到他的拖拉机上。

  少年围着张土生的拖拉机转了好几个圈,突然说道:“你今天开车时,是不是遇上什么怪事了?”

  “你怎么知道?”

  “你这车上有一股鬼气,看来你的车上拉过一只鬼。”

  少年说得很直接。

  这让张土生十分不舒服。

  虽然他知道这是真事儿,可是他是谁啊,他是张土生,是破除封建迷信的积极分子。这种稀奇古怪的事儿,他怎么好去承认呢?

  少年见张土生不说话,便知道张土生算是默认了这件事。

  想了一想,少年便将背上的猫儿放下来,让它在车厢上闻了闻。突然那猫儿喵的叫了一声,从车厢上跳下来,一头钻进车底下了。

  一到车底下,便听到车底下有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

  少年突然拽了张土生一把。

  刚把张土生拽离原来的位置。便见一只黑乎乎的东西落在了地上。

  这黑乎乎的东西比猴子大不了多少,全身黑毛,一张嘴,一口洁白的尖牙。

  张土生被眼前这东西给吓坏了。

  却见少年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符来,手一扬,这符便向着那黑乎乎的东西飞去。

  黑乎乎的东西一见符过来,顿时往边上一躲。

  只不过这符一落地,升起一团火焰。

  有一缕火焰烧着了黑东西的毛,顿时一股焦臭味弥漫开来。

  黑东西惨叫一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将这火给滚灭了。

  这东西灵性极高,知道碰上了硬茬子了,往俱乐部的墙上一跃,抓住砖缝,飞快地上爬。显然它是想逃。

  少年哪容得它逃走,突然一扬手,一个网向着黑东西罩了过去。

  这黑东西被这网一罩,从墙上重重地摔了下来。

  少年上前,将网提了起来,用力往地上一掼。

  这黑东西顿时惨叫连声。

  %3酷R●匠网正E版h5首t发●

  少年上前一脚踩在黑东西身上,用力踩了几脚,然后对张土生道:“还好你够小心,要不然你把车开回家,那可就害了你一家三口了。”

  张土生也是一身冷汗,这少年说得没错,这黑东西够狡猾,竟然攀在车底下,若是不自己留了个心眼儿,把车开到这里来,说不定自己一家就要遭了这东西的毒手。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哦,你说这个东西学名叫什么啊?”少年笑了笑,他这一笑,张土生顿时有一种错觉,这个人便是自己的儿子长大了的样子。

  “这东西叫黑缠,其实就是山里的野兽拿坟作窝,结果死在坟里。经过时间演化,这东西感染了死气,变成了这个怪样子。之所以叫黑缠,意思是若是被这东西缠上了,可不好摆脱。”

  “这东西为何跟着我的车回来呢?”

  “这也不奇怪,前一阵子那地方不是有车祸了吗?死了五个人的那块车祸。我现在可以肯定,是这场车祸把黑缠吸引过来的。它最喜欢吃人的魂魄。而那次车祸让五个人的魂魄都飞散,对它来说,那里就成了它的食堂。”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我?”

  张土生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带着许多不解,更带着许多抱怨,他恨天道不公,带走了自己的儿子,现在又出来这么一个鬼东西。

  “他并不是针对你而来,它只不过是碰巧因为你在那附近而已。这样吧,我知道你不信鬼神,但是我这里有三道符,你可以不带,但可以给你的妻子和女儿带上,可以保家人平安。”

  说着少年从怀里掏出三张黄纸符来,郑重地交给张土生。

  张土生接过这三张符,只感觉心里突然非常平静,似乎不再有恐惧一般。

  他决定自己也留一道,压在车座底下,以后出门行车,便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谢谢你了,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张狸。”

  “你也姓张?”

  “是啊,咱们也算本家。”张狸笑笑说道,“天也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你老婆可要揪你耳朵了。”

  这种细节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

  张土生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个叫张狸的少年,便是自己的儿子。

  或许自己的儿子借尸还魂了,或者自己的儿子轮回转世了。

  他确信自己灵魂之中的那种亲近感,那种熟悉感。

  不管样子怎么变,亲人总有一种雷达,能够从本能之中去亲近那些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