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老头婴

  郑晴出了稻方,目光四扫,警惕地盯着四周。

  其实就算她再怎么盯,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张狸抚了抚挂印拖枪的脑袋,连人带猫藏在了门后面。

  一阵阴风吹开了虚掩的门,门一开,月光照了进来,屋子里的空气顿时变得寒冷起来。

  风中,有一个婴儿在泣哭。

  可是站在门口的,明明就是一个老头。郑晴一见这老头,顿时大惊失色,这老头正是她小时候见到过的那个黑衣老头。

  老头手里拿着一把白纸伞,白纸伞上那个大大的“死”字就算在月光下也看得一清二楚。老头的一只脚有些跛,走路一高一低。

  郑晴不由一声惊呼:“是他。”

  这时候老头抬头,他是背对着月光的,因此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婴儿啼哭的声音正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突然他停下了啼哭,发出一种诡异的笑声。

  他一边笑一边扑向郑晴。

  郑晴拔出手枪想要射击,却想起张狸的吩咐。

  于是她跳进了稻方之中,一矮身,便藏了起来。

  这老头顿时找不到郑晴,再次发出哇哇的婴儿哭声。

  就在这时候,张狸把老钟和张驰都召了进来。两人一进来,便将门给关上了。

  老头感觉到生人的气息,猛地转头,可是老钟和张驰身上的煞气甚浓,他也不敢往前冲。

  张狸快速地翻开了一面墙上的筛子,同时让老钟和张驰将另两面墙上的筛子也给翻开了。筛子虽然都是圆形的,但是筛子的骨头却是八卦形的,因此筛子等同于一面大八卦。

  老钟和张驰把筛子翻过来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只是随便从仓库里找到的筛子,此时竟然发出一柱光来。

  三道光柱照在老头的身上,老头顿时疼得大声哭起来。他躲避着光,往黑暗去跑去。

  跑了两步,突然他被定在了那里。

  这是个口袋阵,目的就是把老头往挂印拖枪布好的猫隐线阵法里赶。

  这挂印拖枪最擅长就是布阵,尤其精通猫隐线。这猫隐线其实就是把猫尿注入到阵法之中,猫是第十三生肖,身上同具阴阳,因此猫隐线对于阴物的克制能力非常强。

  此时老头一脚踏进了猫隐线的阵法之中。

  张狸快速跑过去,将最后那墙上的筛子也给翻了过来。

  顿时,一道强光照在了老头的身上。

  老头在这光里拿手挡着脸,痛苦不堪。

  这时候郑晴也从稻方里出来,大家将老头围住。

  张狸走近老头,和老头对视,慢慢问道:“你为何要对郑警官下手?”

  “哈哈哈。”老头突然狂笑起来,“你们不能杀我,你们若杀了我,那东西上岸来,谁也治不了它。”

  “那东西?你和水里的那东西不是一伙的?”

  “一伙?哼,怎么可能。”

  “我明白了,那瓜地里的灵魂投食阵法,是你布的。对不对?”

  “你是谁?”这老头听张狸喝出了灵魂投食阵法这个名字,不由一愣。

  “你别管我是谁,我来问你,你可知道死水咒?”

  “你想知道?”

  “你说。”

  “我这个样子被你困着,我可不愿说。”老头倒也硬气。

  “好,我可以给你松开。”张狸伸手将那面筛子给翻了回去。

  老头松了一口气,缓了一会儿,才慢慢说道:“这件事情发生在一百年前,时间大约也是现在这个时间吧。天气很热……”

  老头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突然转向张狸,面带阴笑。

  张狸心道不好,急忙转头看向郑晴,只见郑晴整个人直挺挺的,往前蹦跳着,仿佛僵尸电影里的僵尸。

  “黄三水?”

  “不,她是黄三水的媳妇儿。”老头说道。

  这时候郑晴已经冲进了猫隐线阵法,整个人被阵法一绊,身体就飞了出去。

  这刚好将老头给撞了出去。

  老头一被撞飞,就地滚了几下,突然隐身进入黑暗之中,便再也不见了踪影。

  张狸不由跌足叫道:“狡猾的老鬼。”

  这下子再想把老头给引出来,却也不是这么容易了。

  但是收获也并不是没有,这个老头所说的,估计并不假。

  看来他和死水咒是有关系的,而且和河里的那只百年老鬼还不是一伙的。

  这百年前的死水咒,到底是什么呢?黄家湾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将郑晴扶起来,扶回她的房间,接连两次被附身,对人的身体伤害很大。

  此时郑晴的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张狸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叹一口气。

  他有些自责,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一次了,明明自己知道这俱乐部里不止一只鬼,却还是忽略了这件事情。

  天很快就亮了,张狸让老钟去找村支书熬了碗姜汤给郑晴喝下去。

  他自己则离开了黄家湾,回到了彭家坞。

  背猫先生坐在大樟树底下抽着旱烟,见张狸回来,却也不惊讶。

  “师父,我做错事了。”

  “我知道。”背猫先生笑眯眯的说。

  “本来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是我大意了。”

  “过去了就过去了,人非圣贤,有些时候,我们甚至要故意犯点错误,”背猫先生说道,“你可知道钟政委的胳膊是如何断的吗?”

  “我听说好像是被干尸给弄断的。”

  “可是你知道吗,当时我就在边上。”背猫先生道。

  “啊?”张狸不由感觉背上一寒。

  “是的,我当时就在边上,其实我要出手去救,完全可以救得下来,但是我却并没有去救。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师父这是为了立威?”

  “也算是吧,咱们这一行,到现在还是不被大多数人理解,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咱们这一行就是江湖骗子。所以我要让他们记住,我们是有真本事的。”

  “可是那也不至于这样吧。”

  “小子,不听老人言,有你吃苦的时候。”

  张狸吐吐舌头道:“知道了。”

  “你这次回来,是想问如何解决这个老头婴的事情的吧。”

  “师父英明。”

  7酷G匠G网唯..一n4正@u版y,q其*^他6L都…z是h盗。_版3

  “我之所以没告诉你,是因为这老头婴本来应该后一步解决,他是我们解决死水咒的助力。”

  “可是现在我已经得罪他了。那怎么办,要不要我给他赔罪?”

  背猫先生给了张狸一个谷落子(爆栗),骂道:“你是我的弟子,你给一个野鬼赔罪?亏你想得出来。”

  “嘿嘿,我就那么一说。”

  “想都不要想,这个把野鬼,还敢在我们面前放肆,是应该解决掉它。”

  “师父,这老头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感觉它不怕阳光呢。”

  “也不是不怕,是不那么怕,这老头婴又叫棺生子,和煤矿干尸差不多,是一种介于人与鬼物之间的存在。你说它是鬼吧,它还沾点阳气,你说他是人吧,其实它又是虚体。”

  “也怪我,当初的确存了一丝私心,想让黄家湾的人自己解决这死水咒,因此才悄悄留下这老头婴的。”

  “那老头婴的阵法,难不成也是你教的?”

  “去。”背猫先生又是一记谷落子,“杀死活人来布阵,你觉得这是我们门的做法吗?”

  “这倒也是,咱们顶多弄几只活猫来布阵。”张狸摸着脑袋笑道。

  “这次挂印拖枪不灵了,看来你要带别的猫去了。”背猫先生道。

  “带什么猫好呢?”张狸望着门外,这上百只各种各样的猫,生起了一种购物狂才有的困惑。

  这彭家坞里足足有几百只猫,每只猫都有自己不同的天赋,对不同的鬼物有着不同的功用。

  “就带乌云盖雪吧。解决这种介于阴阳之间的鬼物,乌云盖雪最适合。”

  “可是乌云盖雪不跟我好啊,要不我把黑线儿带着吧。让我也威风威风。”张狸说着。

  说着这话时,背猫先生身边蜷着的一只通体洁白,身上却有三道竖直黑线的猫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不满地瞪了张狸一眼。

  张狸连忙陪笑道:“黑线儿大人,您难道不想出去兜兜风吗?”

  突然黑线儿口吐人言,虽然这人言却还是像猫语,但却是清楚地说出一个字来:滚。

  “好吧,我看书去了。马上就要上高中了。”张狸吐吐舌头,转身进屋了。

  望着他的背影,背猫先生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来。

  这是张狸第一次单独完成任务,背猫先生当然不甚放心,其实张狸一走,他就悄悄跟上了。因此张狸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得过他的眼睛。

  张狸第一次单独做任务,表现成这样,背猫先生还是十分满意的。

  对于张狸这么多年的教育,终于可以看到张狸的这一天了。

  与此同时,张狸正沉浸在题海之中。

  其实他可以不用这么用功的,因为如果用上一点点小手段,考试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张狸却是乐在其中的。

  学习,对于张狸来说,是一种充实自己的方式,也是与这个世界联系的方式。

  毕竟张狸和整个世界,其实是分离开的。

  在张狸在做作业的同时,背猫先生把乌云盖雪给召了回来,悄悄地给它喂了一根草,把它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