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干尸还好办,那东西虽然凶,但是有实体。

  按张狸的说法,现在这俱乐部里的东西,却是虚幻的,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捉。

  张狸把晒谷场一边的仓库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四张筛子,又推出一个稻方。

  稻方是最古老的脱粒工具,只不过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需要使用时抱着稻子摔打,生生靠着摔打之力把谷子打下来。

  因此那时候有个说法,割稻不累打稻累。

  后来有了脚踩式的打稻机,再后来又有了电动的打稻机,稻方也就被淘汰了。

  张狸把四面筛子交给老钟,而让张驰把稻方推进了一个空屋。

  在这个空屋之中,张狸把挂印拖枪放了下来。

  挂印拖枪开始布置起来,它不停地刨地,尿尿,再埋起来。一直忙活了好久,最后显然是累得够呛,趴在地上都不想动弹。

  张狸上前将它抱起,从怀里掏出一颗奇怪的草来,递到猫的嘴边。

  挂印拖枪一见这草,顿时眼睛发亮,将这颗草一口吞下,然后马上精神起来。

  张狸让老钟把四面筛子挂在四面墙壁之上,但都背朝外,面朝里。

  而张驰这时候将稻方放进挂印拖枪布置好的阵中。

  一切就绪。

  张狸对张驰道:“走,把郑晴带过来。”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你这是要拿我的同志当成诱饵是吧?”这回张驰不干了。

  “钟政委,你的意见呢?”

  “我也不同意。”老钟斩钉截铁。

  “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的,并不是我要拿她做诱饵,而是现在这些鬼已经盯上了郑晴,就算我们不拿她做诱饵,她还是一样危险。”

  “那也不行,这违背了原则。”

  “好吧,如果她自己愿意呢?”张狸说道。

  “若是她真的愿意,那我们也无话可说,毕竟解决这件事情才是我们的初衷。”

  “报告队长,报告政委,我愿意。”在一个角落里响起一个声音。

  “小郑?”

  原来张狸早在支使老钟与张驰干活之时,便已经把郑晴给叫到了这间屋子当中。

  跟郑晴说起了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却不想郑晴竟然一点也不惊讶,马上就同意配合张狸来引诱这些鬼怪出现了。

  “乱弹琴。”老钟嘴上还是不服。

  “算了,老钟,既然小郑是自愿的,而且要解决这件事情,缺了小郑可不行。”

  √更:新T最'$快上H酷'&匠网U

  “郑警官,你坐进稻方里去。钟政委,张队长,你们两个身上煞气重,先出去,没有我的招呼不要进来。”张狸指挥道。

  老钟和张驰拿着烟,走出了空屋,到晒谷场上去晒月光去了。

  郑晴爬进了稻方当中,坐了下来,晃了两下,这稻方便左右摇动,她突然嘻嘻笑道:“我小时候还真的经常这么玩,那时候就喜欢拿这个当成自己的摇篮。”

  “郑警官小时候在黄家湾呆过?”

  “没有啊。”郑晴迟疑一下说道。

  “不要再骗我了,你应该就在黄家湾出生。”张狸肯定地说道。

  “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

  “因为只有黄家湾的稻方是上方下圆,能够左右摇动的。”张狸肯定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别的地方没有?”

  “黄家湾的稻方为什么上方下圆,其实是因为黄家湾的一个传统,据说源自一百年前,打造这种稻方,还有一个功用就是驱鬼避邪。”

  “可是你又为何这么肯定地说我一定是黄家湾人呢?”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说你小时候在黄家湾呆过。”张狸道,“在黄家湾呆过,后来又离开黄家湾的人,其实并不多。”

  “你怎么知道黄家湾的这么多事情,难道你……”

  “咱们以秘密换秘密,你看行吗?”

  “那要看你的秘密是不是比我的秘密更重要吧。”

  “堂堂女警官也会耍赖啊。”张狸调侃道。

  “算了,不跟你玩了,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确是黄家湾的人,但是小时候却并没有在黄家湾生活过。”

  “当年从黄家湾搬出去的人?也带着黄家湾所用的稻方?”张狸推测道。

  “你怎么知道?”

  “我会看相。”

  “瞎说,搞封建迷信,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郑晴俏脸一沉,努力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只不过这屋子里很黑,她的表情却是浪费了。

  “好了,你接着说。”

  “这些事情我都是很小的时候听我爷爷说的,我爷爷说,我本姓黄,我们家在五代之前,就从黄家湾搬出来了。”

  “五代之前?”

  “是啊,怎么了?”

  “没事,你接着说。”

  “那个时候我们家举家搬走,搬到了外地去,但是我们家保留着黄家湾的一切东西。包括稻方的做法。”

  “既然你们家这么怀念黄家湾,又为什么不搬回来呢?”张狸不解地问道。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爷爷,爷爷说,黄家湾已经容不下我们了。因为我的高祖当初做了一件亏心事儿。”

  “什么事儿?”

  “这个具体我爷爷也没有说。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明白,尽管我们搬离了黄家湾,却无法躲开诅咒与报复。”

  郑晴陷入了回忆之中:“我还记得那是我五岁的一天,我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的傍晚,天空是紫色的。我正在院子里玩。突然有一个穿着一身黑的古怪老头走向我,他的肩膀上扛着一把纸伞。纸伞是白色上,上面写着一个什么字。”

  “我感觉到这个老头很吓人,就吓得哭着往家里跑。那老头见我跑了,也慢慢跟在我身后,来到了院门口,然而他却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口往里望。”

  “我妈妈出去质问他,问他到底想干什么,那老头也不答话,只是把纸伞伞柄朝下放在门边。我妈妈一见这个,便以为这老头是来报丧事的,顿时哭了起来。”

  “我妈妈问他,是谁,这个是谁并不是问老头是谁,而是问谁没了。”

  “老头说是我妈妈的奶妈没了。我妈从小没有母亲,只有一个奶妈,和奶妈关系亲如母女,所以一听说奶妈没了,顿时伤心掉泪。”

  “我妈妈回屋收拾东西,准备带着我一起去奔丧。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爷爷刚回来。见我妈正在一边抹泪一边收拾东西,便问:‘怎么了?’我妈就说:‘我奶妈走了。’”

  “谁想到爷爷一听这话,顿时脸色一变,二话不说,进屋拿了一把扫帚出来,往我妈的身上扫,上上下下扫了个遍,扫完了之后,才告诉我妈说,刚才他还和我妈的奶妈碰上了,明明她活得好好的。”

  “我妈一听,也是大惊,细想也是,刚才那个报丧的老头,自己从来没见过,肯定不是她本村的,可是报丧的人,一定要选本村的,关系最近的人才行。”

  “我爷爷也学过一些看事的本领,因此懂得许多。或者是担心这事不能善了,因此便把家里的那个稻方搬了出来,把我放在稻方里。”

  “我那时候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反而觉得在稻方里很好玩,摇晃着稻方,拿它当成我的玩具一般。我妈又往稻方里放了一床小被子,我便拿它当成摇篮一样,在这里玩,玩着玩着,我困了,就睡在了稻方里面。”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妈妈不见了,而爷爷刚满身是血地坐在地上。似乎刚才经过了一场剧烈的搏斗。我大声呼唤妈妈,并且想要从稻方里出来。”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那个黑衣服的怪老头,他的指甲很长很长,他嘴里发出古怪的婴儿哭声,一步步向我走来,他的舌头伸出来,竟然能舔到自己的下巴,我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我爷爷突然站起来,摇晃着把我推回了稻方,并且用身体护住了我。那怪老头似乎十分生气,开始用长长的指甲用力的往爷爷身上刺去,一刺一划,爷爷的身上就多了一道伤口。”

  “爷爷还是死死地护住我,那怪老头刺了爷爷也不知道多少下,最后他又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四处寻找,最后才离开。”

  “后来我爸爸回来了,带我再次远走他乡,那以后,我妈妈再也没有回来。”

  说到这时,郑晴已经说不下去了。

  张狸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好转移话题道:“你可知道为什么黄家湾的稻方这么特别吗?”

  郑晴也知道自己这么情绪化不好,也不想再在别人面前掉泪,她擦了一把泪,问道:“为什么?”

  “因为黄家湾的稻方是特制的,只有黄家湾的稻方可以辟邪。”

  “特制?你是说,我们家之所以一直存着这么一个稻方,其实就是为了用来避邪的?”

  “是的,别的地方的稻方都是四四方方的,只有黄家湾的稻方是上方下圆的,如果把它翻倒来看,这便是一个坟。而稻方常年受着谷气影响,这便是形成了一个生坟。这生坟的作用是将阴阳隔绝,如果将活人藏在其中,不会被鬼物发现。”

  “那我藏在稻方里了,就形不成诱饵的作用了?”

  “所以,你需要先在外面,等鬼物进屋里,你再进稻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