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怪物还想向着老钟扑过来,似乎想要置老钟以死地。它来的速度很快,而老钟已经受了伤,若是被击中这一下,命一定没了。

  彭先生将肩膀上的猫往空中一抛。

  那猫在空中飞向了那个怪物。

  怪物一见这猫过来,顿时惊惧不安,急忙往后逃走。

  可是彭先生哪再容它逃走,一张手,从宽大的袖子里出来一张网,抛向了那怪物。

  怪物被这网给罩在当中,痛苦大叫。它的声音沙哑难听,在深夜之中听上去让人十分难受。

  “杜文明,你仇也报了,为何还要伤人?”彭先生手上结了个法印,这法印一结,罩着怪物的这张网顿时一缩。

  怪物在网中扭曲起来,痛苦不堪,但是它还是昂着头,看向彭先生的目光充满了野性的仇恨。

  “看来你的理智已失,我必须将你度化了。”彭先生说着,掏出一张符纸,在手中一晃,往空中一抛。

  那只猫儿将这张符纸一接,往那怪物身上一按。

  怪物顿时惨叫起来,惨叫持续了好一阵,这才停下来。

  突然怪物口吐人言:“我好恨啊。我好恨。”

  “杜文明,你已经杀死了你的仇人了,为何还在再度伤人。”

  “我不服啊。我真的不服。”怪物恨恨然说道。

  彭先生转头看一眼正在帮着老钟止血的张驰,有些歉疚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

  “对不起,我来晚了。”

  “这个是……”

  “把这药给他敷上。”

  张驰见彭先生刚才亮的这一套手段,也知道彭先生绝不是凡人,因此拿起药往老钟的伤口倒去。

  老钟只感觉伤口开始更加疼痛起来。

  但是血却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止住了。

  “谢谢。”老钟的面色惨白,嘴唇青紫,但还是说道。

  “抱歉了。”彭先生向老钟道歉道,“若不是我来晚了,你这胳膊也不至于。”

  “没事。”老钟笑了笑,问道,“这个人真的是杜文明?”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这个人的确是杜文明,而且他现在有清醒的意识,可以回答一些问题。”

  “能让我来审他吗?”老钟虽然断了一只胳膊,但却似乎根本不在乎一般。他知道那只胳膊就算再接上了,也用不了了,因此整只胳膊都染上了毒。

  “行吧。”彭先生似乎也没有说让老钟去休息这种话,只是淡然地答应了。

  老钟和张驰来到网前,看着网中的那个怪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杜文明。”这网中的怪物一字一顿地回答道,

  “杜文明,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不,我还活着,我没死。”网中怪物回答道。

  “你不是被你老婆杀死了吗?”老钟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杜文明,我被我老婆杀死了,的确,我好像想起来了。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正在床上睡觉,睡着睡着,只感觉鼻子上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我没办法透气儿了,手脚乱蹬,蹬了好一阵子,可是我越蹬,感觉到鼻子上的那东西捂得越紧。我小时候学过水牛憋气,所以就憋了一口气,不再踢蹬。”

  “等我不再挣扎的时候,我就看见我老婆站在我的床边,手里拿着一块毛巾。是她要捂死我。可是她为什么要捂死我呢?我甚至都不知道她为了什么要杀我。”

  “她拿手探了探我的呼吸,看我好像是没气儿了,就把我给拖上了一辆板车,拖上这辆板车之后,她又悄悄地把我给推到了杜山里。”

  f更`n新最4快@T上{l酷)匠网

  “她把我往杜山里的煤窑边上一放,然后抹了一把眼泪对我说‘不是我想杀你,你发现了我和文泽的事情,如果我不先下手,估计也逃不掉你对我下手’。”

  “我哪里知道她和文泽有事啊?听她这么一说,我全都想明白了,为什么文泽调我去外地,自己却总回来,原来他是偷我老婆啊。”

  “我听着她一直念叨着,一直忏悔着,想起来狠狠抽她,可是身体却还是没办法动。突然感觉到身体一空,就从空中往下掉,一直往下掉。”

  “等我掉到了一堆煤渣上面,我感觉到一疼,身子也恢复了活动自由。可是这煤坑那么深,我也根本没办法爬上去了。”

  “可是我想活下去啊。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若是就这么死了,让这对狗男女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恨啊。”

  “所以我一直坚持着。这煤窑底下没有吃的,我一直在找吃的,终于让我找到了许多东西。这窑洞底下,竟然有许多的尸体。”

  “我于是开始吃尸体,这些尸体都成了我的食物。”

  听到杜文明说到这里的时候,老钟和张驰顿时对望了一眼,胃里翻腾起来。

  “这尸体一共有一百来具,我就省着吃,把人肉晾开了,就着雨水吃。就这么活下去,我一定要报仇。”

  “我这是数着日子过,掰着手指头过。可是到了后来,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了。我一直等着报仇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有一大群人来到了这煤窑里,把我还有我的食物全都给搬到了地面上去,这就给了我一个机会,我趁大家堆尸体的时候,逃走了。”

  “回到村子里,我先去了趟杜文泽的家。这个偷我老婆的男人,我绝不让他好过。”

  “可是我刚去,正好遇见了他的老婆,我想着他偷我老婆,我就弄他老婆,结果我还没动手,她一看见我就想喊。我哪容许她喊,直接将她杀了。看着她这细皮嫩肉的,我顿时饿了。”

  听他说到这里时,老钟和张驰对望了一眼。

  这怪物竟然真的吃人,不但吃死人,而且还吃活人。他已经不再是杜文明了,甚至没有一丁点文明,他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妖怪了。

  “杜文明,现在我要告诉你,你已经死了。”这时候彭先生走过来,看着杜文明说道。

  “不可能的,我怎么会死了呢?你们骗我,你们都骗我,杜文泽骗我,我老婆也骗我,全世界都在骗我。我好恨。”

  “你看看你自己吧。”彭先生从怀里掏出一面八卦镜来,把它递到杜文明的面前。

  杜文明一见这镜中的自己,顿时惊得大叫:“这是谁?”

  “这就是你啊。”

  “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是我?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信,你这是在骗人。”

  “不,我没有骗人,也没有骗鬼,你现在的样子就是这样,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别人见到你都害怕了吧,你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了。”彭先生说道,“你现在大仇得报,还是乖乖让我超度你去往生吧。”

  “不,我不甘心啊。我还想活下去。”

  “一切烦恼,皆由欲望而起,你也莫怪别人,只能怨自己。如果你当初不是贪图杜文泽的小恩小惠,你也不至于到了今天,如果当初你对你老婆好点,不是非打即骂,也不至于今天。看上去你最可怜,实际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彭先生说完,转头对老钟与张驰说道:“人我交给你们了,至于如何处置,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说罢,飘然而去,再也不见了踪影。

  杜文明的事件最后还是被上级给捂了起来,对外宣称是杜文泽与刘寡妇勾搭,被在外打工的杜文明发现了,杜文明一怒杀人。

  这个解释也相对接近了真相,最后杜山煤矿干尸案就此结案。知道这事的人,基本上仅限于杜家村人,而且杜家村人最后都接受了杜文明打工回来杀人的这个说法。

  可是现在这张狸却是一口说出了杜山煤矿干尸案,而且说现在死水咒可比杜山煤矿当中的要凶上许多。

  老钟虽然固执,但经过上次杜文明的事情之后,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些东西是不被人所知的。

  他和张驰对望了一眼,然后问道:“现在要我们做些什么?”

  “现在咱们先把这俱乐部里的那只东西给捉住吧。”

  正说着话,突然听到一声声婴儿啼哭,那声音凄惨,似乎一个被抛弃的婴儿在控诉一般。

  张狸不由神色一变,急忙带着两人向着郑晴的房间奔去。

  郑晴此时已经两眼发直地站在门口,似乎十分焦急,想要出去。

  可是她的门外,早已经被张狸悄悄布了一个小阵法,因此郑晴便像遭遇了鬼打墙一般,明明前面没有任何东西,可是她却硬是走不过去。

  “孩子,我的孩子。”郑晴喃喃地说道。

  “郑晴,快醒醒。”

  老钟想上前去唤醒郑晴。

  “不要动她。”张狸喝道,“她现在被迷住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鬼要迷她?”张驰有些不解。

  “或许我们都想错了,一开始我以为这些鬼都是冲我而来的,现在想来,这些鬼还真是冲着郑晴去的。回头你们要好好调查一下郑晴的身世了。”

  “难道说,她和这死水咒有关系?”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就算是和死水咒没有关系,也至少和俱乐部里这些鬼有一定的关系。”

  “现在该怎么办?”

  “咱也不能坐着被动挨打,是时候主动出击了。今天咱便把这些躲在暗处的肮脏家伙给捉到太阳地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