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刘寡妇的话,老钟的眉头凝成一个川字。

  “你确定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吧?”

  “警察同志,我哪敢骗你们啊,真的是我杀死了他,现在他要来找我报仇了。”

  老钟还是不肯相信,转头看看张驰道:“这事你怎么看?”

  “这怪物显然是真的,真实存在的。科学的态度便是接受未知,并试图去解释未知。”张驰说道,“只不过这怪物是不是杜文明,咱根本无从考证啊。”

  “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设法捉到那怪物,我有一种感觉,它根本不会善罢甘休。”

  “那我们就先守在这里?”张驰也觉得这事有些无从下手。

  对于案子,他们现在也算是手到擒来,可是对于这么一件陌生的事情,他们还真有点束手无策。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新的案件发生了。

  杜文泽死了。

  有人发现他死在了自己的车里。

  这是一辆杜文泽新买的农用车,这车比起手扶拖拉机来,要能装得多,而且也开得快得多。

  他这车刚买回来的时候,开着车在村里村外转了好几天,让全村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买的车。

  有人暗地里骂他:“瞧他那个逞威风的样子,开辆棺材车,了不起吗?”

  结果这个人一语成谶,最后杜文泽真把这车当成了棺材,因为他就死在了这车中。

  张驰和老钟赶到的时候,村民们已经将这车围得水泄不通。

  中国人不管是哪个地域的人,都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看热闹。

  这回杜文泽死了,死人的事可是难得一见的,于是和他相关的,不相关的,有亲的有仇的,统统都扶老携幼过来看热闹。

  杜文泽是被扼死的,死的时候舌头突出,两眼暴突,整个人趴在方向座上,早已经死了多时。

  车还发动着,看来是杜文泽想开车逃走,但却被那怪物给追上了。

  老钟和张驰望着这死亡的惨状,都深深地皱眉。

  不管这怪物到底是什么,这么恶劣的杀人手法,要么就是和杜文泽有深仇大恨,要么就是它生性残忍,不择手段。

  可是到目前为止,并没见它伤害过其他人,只是杀死了杜文泽的妻子与杜文泽两个人。

  围观的人都在议论着杜文泽的死。

  “看上去好像是夜齿钿啊。”

  “我看不像,这夜齿钿是吸血的。”

  “按我说,就是杜文明回来索命了,你看杜文泽和刘寡妇两个人偷偷摸摸的,说不定杜文明就是被他们害死的。”

  “对对,这杜文泽黑了心了,我听说前几天他从煤窑里挖出六七十具尸体,全给烧掉了。”

  “死尸不离寸地,他不请先生做法事就把这么多尸体给烧了,这一定是受了报应了。”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分开众人,走到了农用车前。

  这个人穿着一身青布长衫,却不似现代人物,而像老古董,这个人的肩膀上,背着一只猫,这只猫长得很是奇特,四脚是白的,肚子是白的,头面与背部全是黑的。

  他伸手在车门上拧了两下,车门竟然被他拧开了。

  他跳上车,把那猫儿往座上一放道:“乌云盖雪,你看看,能不能追踪到那东西。”

  -/酷匠'网\永Z*久T免4费R●看小X说\

  由于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所以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他把猫儿往车座上一放,张驰和老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想把他抓住。

  张驰和老钟上前刚想伸手,可是那老人却开口说道:“张队长,钟政委,先别动手。”

  张驰和老钟都是一愣,他们进驻村里的时间不长,而且也从来没有跟别人透露过自己的身份。村民们只知道他们是警察,都叫他们警察同志,至于队长和政委,他们敢保证,这种称呼没有任何一个村民知道。

  “你是谁,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老钟脾气火爆,还是伸手按住了老头的肩膀,大声喝道。

  可是下一瞬间,老钟只感觉自己的手一麻,顿时松开了,再看那老头,却已经飘然到了离自己三米开外。

  那只猫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了这老头的肩膀,领着老头往一个方向追去。

  老钟见这老头竟然完全不甩自己,顿时有些生气,他拔出枪来,吓唬道:“不许动,再跑我就开枪了。”

  “保险没开呢。”老头淡淡的回答。

  老钟的脸顿时通红,大怒,他伸手要打开保险,被张驰一把按住道:“行了。”

  “你别按着我,他一定有嫌疑。”

  “既然他有嫌疑,咱就跟上去看看吧。”张驰不跟老钟争论,只是这么建议道。

  于是两个人吩咐了其他警察维持好现场秩序,两个人便追着老头去了。

  老头走得不快,似乎一处一处地搜索。搜完了之后,便在地上标个记号。

  他做得十分仔细,一丝不苟。

  老钟和张驰作了一个分工,两个人想从后面将老头给包围住。

  他们都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人,跟踪起来不露痕迹,很难被察觉。

  特别是老钟,他原本是老山战场上的侦察兵,拥有丰富的跟踪经验。他悄悄绕到老头身后不远,隐身在一棵枇杷树后面。

  老头似乎根本没察觉他们两个人的跟踪,还是在仔细地布置着什么。

  布置完了一个之后,老头转头离开。

  老钟抬腿刚想追,却听老头说道:“小心,别弄坏了我的阵法。”

  老钟不由一愣,低头一看,却见自己脚底下的确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

  “站住。”老钟收住了脚,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里不是讲话之所,还请两位小移尊步,我们换个地方讲话。”老头的话似乎半文半白,跟这个时代有些脱节。

  不过大体上还是能听得懂的。

  于是两个人跟着老头进了杜家宗祠。

  按说杜家宗祠很大,一般人第一次进,都会转晕了。可是这老头却似乎熟门熟路,轻松地转过各个门,直接来到了老钟和张驰住的地方。

  三人进了屋,老头把门掩上,转头向老钟和张驰一拱手道:“小老儿姓彭,这次是专门为了那东西而来。”

  “那东西?”

  “对,那个杀了人的东西。”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张驰问道。

  “这取决于你们要怎么去看待它,若是按照科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生物产生了变异,若是从迷信角度来说,它便是干尸,也就是俗称的夜齿钿。”

  “干尸?你的意思是这是人死后变的?”

  “不,他没死。你们一定想问这个人到底是谁吧,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们,这个人就是杜文明。”

  “你是说杜文明没有死?”

  “是的。”

  “乱弹琴。”老钟觉得这个说法侮辱了自己的智商,顿时又再度愤怒起来,“出去。”

  彭先生看了他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出去了。

  老钟的气还是没消,恨恨地骂道:“江湖骗子。”

  “老钟,你消消气嘛。”张驰和老钟的性子不同,说起来,张驰的性格适合当政委,而老钟的脾气却适合当大队长。

  两个人虽然错位了,但是两个人搭档却是很好了。

  “老张,像这种封建迷信你绝对不能纵容。”张驰说道。

  “是是,我们要辩证地来看这个问题,现在这个问题那怪物的的确确是存在的,我们不能无视这个怪物的存在吧。”

  “这倒也是,可是你看那个人说的,什么杜文明还活着,可是刘寡妇明明说她杀了杜文明,并且将他抛尸在煤窑之中。”

  “的确,这个不能理解,三年时间了,就算是杜文明在落进煤窑底下的时候,还活着,三年在底下,他吃什么,喝什么?可是若这个不是杜文明,又是什么呢?”

  “你是不是从本心来说,也希望这个人是杜文明?”

  “的确。不然我们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老张,我要提醒你,你这是要犯原则性错误。”老钟严肃地说着。

  “这不是只有咱俩嘛,我也只是有疑问。”

  “算了,不要纠结这些了,咱们还是抓住刘寡妇的线索往下查吧。”

  突然两个人都一愣。

  不好,刚才急着去看杜文泽的事情,结果把刘寡妇扔在宗祠里了。

  两人急急忙忙奔向刘寡妇的房间。

  刘寡妇的房间门开着,刘寡妇的尸体便倒在地上,地上全都是血。

  那怪物伏在刘寡妇身上,用力啃着刘寡妇的胸,仿佛在喝奶一般。

  老钟二话不说,直接开了枪。

  子弹击中了那怪物,那怪物的身体一顿,转头扑向了老钟。

  张驰也开了两枪,两枪都击中了这怪物,怪物的身上明显多了两个弹孔。可是这怪物似乎根本没有受伤,还是扑向了老钟。

  老钟往前一拳,将这怪物击开。

  这怪物身体硬梆梆的,虽然被老钟大力击开,身体只不过是往后一退,又一次扑过来。

  这次,它扑到了老钟身边,伸出了长长的爪子,用力向老钟的胳膊扯来。

  老钟伸手一挡,只感觉到胳膊上一麻,再看自己的胳膊,已经有一截落在地上。

  血从胳膊上哗地流了出来,流了一地。让老钟感觉到恐惧的是,这血并不是红色的,而是黑色的,而且,老钟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就在这时候,一声叹息。

  那个姓彭的老头突然出现了:“不好,我还是来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