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最毒妇人心

  这刘寡妇的丈夫也姓杜,叫杜文明。

  说起来也还是杜文泽的叔伯兄弟。

  两人长得还都有点像,只不过杜文泽喜欢打扮,穿得时髦,而杜文明却就是个乡下农民,根本不爱打扮自己。

  两个男人虽然长得像,但是在一般女人眼里,杜文泽与杜文明却是相差天壤。

  早在几年之前,杜文泽便离家出去倒煤。

  倒煤这生意也不难做,就是从江西萍乡倒出煤来,运到县里的水泥厂,砖厂等等,只要搞到批条,赚个差价还是轻松的事情。

  杜文泽这个人天生长着一张贱脸,没皮没脸的,在那个充满自尊自爱的时代,往往有一两个这样的人,别人还真吃他这一套。

  倒了几年煤,杜文泽便混得风生水起。

  回到家中,也是人五人六的。

  这让村里很多人都对杜文泽另眼相看,包括杜文明。

  相比杜文泽,杜文明就是个三扁担打不出一个屁的老实人。可是赖汉娶好妻,刘寡妇却是长得模样俊俏,尤其是一对大白兔,属于下雨天不湿鞋的那种。

  也许这一场婚姻一开始是幸福的,但是经不住别人的惋惜。别人都觉得刘寡妇配杜文明配得可惜了,背后也经常议论这事,有时候当着杜文明的面也调侃他们。

  杜文明倒只是笑笑,可是刘寡妇却听进心里去了。

  但是一开始刘寡妇可并没有外心,只是埋怨丈夫不会赚钱,没用。

  杜文明在家里得不到安慰,便经常去村里的小卖店里去买酒喝。那时候店里卖的都是黄酒,一个大酒坛子里拿酒提子打上一提来,既可以喝,也可以当料酒做菜。

  杜文明经常去小卖店里喝黄酒,又舍不得花多少钱,一次打个一毛两毛的酒,什么也不就,就坐在那里干喝。

  他是个量浅的人,又是酒入愁肠,往往一喝就多。

  喝多了之后的杜文明,便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跑回家就打老婆。

  刘寡妇本来没外心,可这一打两打的,再没外心的人,也会生起外心来。一颗种子已经种下去,就等着适当的机会发芽。

  杜文泽便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虽然是一个村的,又是叔伯弟兄,但是杜文泽很少和村里人来往。

  一直到杜文明来请他去吃饭。

  杜文泽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又不想被人说是看不起兄弟,若是被村里人贴上了有钱就瞧不起人的标签,那以后在村子里便不好混了。

  于是杜文泽便去了杜文明家。

  杜文明今天特意买了几瓶钱江啤酒,又让老婆杀了一只阉鸡,割了一块猪肉,又去小店里买了半斤兰花豆。

  请来杜文泽之后,两人便坐下来吃饭喝酒,而刘寡妇便在一边伺候酒席。

  杜文泽一边吃饭,一边打量着刘寡妇,觉得这个女人长得可不像个村妇,却有点城里女人的味道,皮肤白,身材好,很符合自己的审美。

  于是杜文泽便客气地招呼道:“嫂子是吧,一起来吃啊。”

  没等刘寡妇说话,杜文明一摆手:“她一个女人家,哪有上席的资格。”

  杜文泽看了看刘寡妇,看到了她心底的委屈,也看到了她的渴望。只不过碍于杜文明的面子,他不方便多说什么。

  “我说哥啊,你这话就不对了,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男女早就平等了。”

  “啥男女平等,那都是骗人的,要想真平等也行,你让她给我生个一儿半女的也行啊。”

  “你们还没孩子?”杜文泽一愣。

  “她有毛病。”杜文明叹一口气,“不说了不说了,来,喝酒。”

  酒喝得并不怎么痛快,杜文明支支吾吾,总算把让杜文泽带自己去倒煤的心思说清楚了。

  杜文泽倒并不像杜文明想的那样不爽快,反而一口答应了。

  杜文明一高兴,便多喝了几杯。

  他从来没喝过那么多的酒,虽然只不过是啤酒,但是他的酒量实在太浅,还是喝多了。这次他倒没有打老婆,而是直接躺在长条凳上睡着了。

  按说杜文泽应该走了,可是他却并不走,还在那里假模假势地对杜文明说:“哥啊,你看你怎么在这儿睡了呢,我看还是让嫂子扶你进屋睡吧。”

  说着便将杜文明边拖带扶地送进了屋。

  出来之后,看了刘寡妇一眼,说道:“嫂子,我哥这样,可真苦了你了。”

  刘寡妇一听到这句话,两眼便往外掉泪。

  眼前这个男人多好啊,又有钱,又体贴,只可惜他不是自己的男人啊。

  看见刘寡妇掉泪,杜文泽知道自己这话说中了她的心思,也暗喜自己应该可以趁虚而入了。乡下女人没什么见识,她们大多生活在男人的拳打脚踢之中,活在男尊女卑的阴影之下,因此只要有一个人能跟她说句知冷知热的话,她们便恨不得把一切都给你。

  “你怎么哭上了。”杜文泽从手里掏出手帕来,给刘寡妇擦泪。

  杜文泽的这块手帕很白,很漂亮,上面还有一种香香的味道。

  刘寡妇哪受得了这个,一闻这香味,顿时意乱情迷了。

  “女人是用来疼的,嫂子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更应该有个好男人疼。”

  杜文泽的手替刘寡妇抹去泪之后,却并不着急收回,而是停留在她的脸上。

  “文泽兄弟,你尽说酒话。”

  “我这心可是真真的呢。”杜文泽抓住了刘寡妇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心口,“你感觉一下,我的心真不真?”

  “那哪摸得出来啊?”

  “当然能摸得出来,要不我摸摸你的心,我一定能说出你的心事来。”

  )酷)匠网HR首◎发x

  说着杜文泽的手便攀上了刘寡妇的胸。

  时值夏天,刘寡妇今天为了美,特意穿了件的确良的衬衫,杜文泽的手一按上去,不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顿时从指尖传了过来。

  在这半推半就,欲拒还迎之下,两人都不是未经人事的少男少女了,干柴遇上了烈火。于是趁着杜文明酒醉,两人便在屋里偷了一回情。

  之后杜文泽便经常来找刘寡妇,为了方便,杜文泽还把杜文明带到了身边,让他跟着去外地跑业务,而他自己,却总是回杜家村。

  但是人的贪欲总是越久越多的,胆子也总是越来越大的。

  刘寡妇尝到了滋味,又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便想着霸占杜文泽。可是杜文泽却是个提上裤子便不愿认帐的人,哪受得了刘寡妇这样的纠缠。

  因此他有意无意地疏远起刘寡妇来。

  这下刘寡妇可不干了,可是碍于这事还不能挑明了,偷偷去找杜文泽,杜文泽都不愿见她。

  其实杜文泽发出了,这真叫妻不好妾,妾不如偷。原本杜文明在的时候,和刘寡妇在一起偷偷情,这倒是挺刺激的,现在倒好了,很轻易便能得到了,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加上刘寡妇不停纠缠,缠得杜文泽也烦了,因此他便找了个借口,把杜文明给辞退了,让杜文明回家。

  这下子杜文明也回来了,杜文泽还给了他一些钱,也算对得起他了。

  可是唯一不满意的便是刘寡妇了,刘寡妇这时候已经对杜文泽上了瘾,哪还理会这个夯货丈夫,她恨杜文明,把一切责任全都归到了杜文明身上。

  加上杜文明出去再回来,酒瘾更大了,可是酒量却更小了。一喝就醉,一醉就打老婆。打得刘寡妇实在受不了了。

  有一天,杜文明回来又喝了很多酒,醉得不省人事,躺在床上说着酒话。

  刘寡妇在一边越看越是心凉。

  这时候杜文明突然说了一句话:“别以为我不知道。”

  这话顿时把刘寡妇吓了一跳,难道我和杜文泽的事情被他发现了?难怪了,难怪杜文泽不理我了,一定是他找杜文泽理论去了。

  一想到丈夫已经知道自己偷情的事了,刘寡妇便感觉到不寒而栗,她咬咬牙,决定先下手为强。

  她用一根毛巾,把丈夫活活捂死了。

  杜文明到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因此做了个无比冤枉的冤大头。

  杀了杜文明以后,刘寡妇偷偷用板车把丈夫给推到杜山里,扔进了那个废弃的矿井当中,只当这事儿过去了,没有人会察觉。

  时间一过便是三年过去了,村里人见杜文明一直未归,便视刘寡妇为寡妇。刘寡妇也假模假势地去找过,可是怎么也找不到。

  时间一长,大家都当她是单身状态了,那些光棍们,村里的好些爱偷腥的猫儿们,都跑来向她献殷勤。

  刘寡妇发现自己没了丈夫之后,反而受欢迎多了。不便如此,杜文泽也找刘寡妇好几回,这让刘寡妇又看到了希望。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杜文泽在不久之后,便决定包下那个废弃的矿井重新开挖,刘寡妇为了这事还担心了好一阵。

  后来发现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事都过去三年了,就算是尸体被发现,也是一具白骨了,谁也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去了。

  而且刘寡妇觉得,自己杀死丈夫,完全是为是杜文泽,自己理应得到更多的爱。

  她天天盼着杜文泽回到自己身边。

  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不久之后,杜文泽没有回来,杜文明却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