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接手这个杜山煤矿干尸案的,正是老钟和张驰。

  这是他们接手的第一桩命案。这个县城民风淳朴,似乎从来没有过杀人事件,于是他们当了七年的刑警,却从来没接过了命案。

  既然有命案,老钟和张驰还是十分重视的,当时也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到了杜山脚下的杜家村。

  这杜家村挺大的,虽然叫杜家村,实际上去并不止杜姓一个姓,还有另外的两大家,一个姓王,是当年宋朝宰相王旦的后人,另一家姓杨,据说是杨家将的后人。

  这三个姓都很有来头,只不过杜姓来得早,因此村以杜名。

  老钟和张驰住的地方,是杜家宗祠。杜家宗祠修得十分气派,最近一次修,却是年初的时候,那时候正是杜文泽出了一笔钱,用以修缮宗祠。

  两人安顿下之后,便开始找杜文泽谈话。

  不过他们两个对于杜文泽所说的话,却是半点也不肯相信的。

  什么干尸吸血,吃人鼻子,这种事情根本不科学。

  可是杜文泽信誓旦旦,指天发誓说他见到的一定是那干尸。

  若是真的是干尸,这案子便棘手了。

  捕风捉影尚是难事,更何况是捉一只干尸。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根据以往的经验,所谓香烟麻醉案,大多是赌博输钱了,报假案说自己被人骗了钱,这在情理上容易让家人接受。又比如曾经发生过被鬼咬鼻子案,实际上却只是因奸不成,被对方咬下了鼻子。

  人们总是愿意以一个相对不尴尬的借口去掩饰另一个尴尬的原因。

  老钟与张驰决定将案子定为仇家报复,决定从杜文泽的人际关系开始排查。虽然这看上去完全是不按线索来查,但是于情于理,老钟和张驰都不愿意相信杜文泽的话。

  由于杜家村的人员众多,老钟与张驰的工作并不是特别顺利。

  而且杜文泽这个人的人性也不怎么好,在村里名声也不算好,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面,除了妻子之外,好像还在外面搞破鞋。

  那年代人们都有崇高的道德感,对于这种人,不管多有钱,都是相当鄙视的。而且不管是男是女,是非观都是一元而且明确。

  看来得从杜文泽的姘头下手,看看会不会是因为争风吃醋而导致的杀人案。

  所谓赌近盗,奸近杀,因爱生恨而来的恨,往往比单纯的恨要更加强烈

  杜文泽的姘头刘寡妇,便住在村东的大樟树底下。这棵樟树也有百年历史了,数人合抱那么粗。

  老钟与张驰两人来到刘寡妇家的时候,正赶上刘寡妇不在家。

  一群淘气的孩子正在地上捡樟树籽。

  因为捡得多少问题,孩子们争执打闹。其中一个大孩子推了一个小孩子一把,小孩子人虽然小,但却也是不肯认输的性子,竟然上去挠了大孩子一把。

  两个孩子顿时扭打起来。乡下孩子打架,虽然野蛮,但却也有规则。

  只要一方把另一方摁倒在地,便算胜利,胜利者也不会追击以老拳,失败者也会乖乖闭嘴,当下认输。

  摔跤绊腿,对于乡下孩子来说都是一门必学的功课。

  显然大孩子虽然力气大,但却没有小孩子摔跤学得精,两人倒是势均力敌。

  老钟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分开两个孩子:“小朋友之间怎么可以打架?”

  孩子们一见大盖帽,不但不跑,反而都凑过来。还有几个孩子嘴里唱着:金色盾牌啊热血铸就……

  看来这些孩子深受《便衣警察》的影响,一个个都伸手要摸老钟的警徽。

  ◎p酷匠◇《网e首☆G发K

  这倒方便了老钟问话,他不慌不忙,笑眯眯地说道:“谁能告诉我刘寡妇去哪儿了,我便让他摸一下我的警徽。而且我还可以让你坐我们的摩托车。”

  这个诱惑力可是实在太大了,这些小孩子哪里受得了这个?

  于是大家都十分踊跃地提供线索,老钟不但知道了刘寡妇的去向,还侧面了解了杜文泽的许多事情。

  孩子是家长的镜子,因此家长有时候说了什么话,孩子们都听进耳朵里去了,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当成线索提供给老钟。

  经过这一番的了解,老钟和张驰对于杜文泽这个人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杜文泽这个人不止刘寡妇一个姘头,似乎还有另一个姘头,只不过这个人因为是有夫之妇,因此隐藏得很深。

  据说这还是在杜文泽和刘寡妇争吵时,刘寡妇说出来的。虽然不知道这是否有可信度,但是吃醋的女人的直觉是最灵的。

  看来还得从刘寡妇那里得到信息。

  到了晚上,老钟与张驰一起来找刘寡妇,这个时间点,放在乡下,大家都熄灯睡觉了,因此刘寡妇只要在村子里,便一定会回家。

  刘寡妇的院门虚掩着,老钟上前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两个人先后进了刘寡妇的院子,一进院子,却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两个人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经过血与火的考验之后,对于这种情况相当熟悉。

  张驰和老钟都把枪拿在手上,打开了保险,警惕着四周的情况。

  月光明亮,借着月光,两人仔细搜完了整个院子,最后在一口水缸里的找到了刘寡妇。刘寡妇被找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着一件背心,两只硕大的大白兔挂在前胸,随着她瑟瑟发抖而颤动。

  看得出来,刘寡妇还是有一些半老徐娘的风韵的。

  只不过现在她的脸色惨白,语无伦次。

  在给她喝了一杯热茶之后,刘寡妇这才稍稍安静下来,喃喃说道:“回来了,他回来了。”

  “他是谁?”

  “我男人。”

  “你男人不是死了吗?”

  是啊,不正是因为男人死了,才会成为寡妇的吗?

  “是,是死了,可是他现在又回来了。”刘寡妇说完之后,惊惧地四望。

  “到底是死了还是回来了?”

  “是回来了。对,就是他回来了。”

  “回来,从哪里回来?”

  “地府啊,对对,就是从地府回来了,他是回来要我偿命的,我错了,我错了。”刘寡妇跪地上对着空气磕头。

  老钟与张驰对望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女人是疯掉了。

  和一个疯掉了的女人没话可说,两个人也觉得问不出什么话来,便将刘寡妇给放回去了。可是刘寡妇却死赖着不肯走了,说是只要一出去,便会被自己的死鬼丈夫找到。

  反正杜家宗祠还是很宽敞的,刘寡妇想住,就让她住吧。说不定还会引出背后的那只黑手来。

  等待的时间过得很慢,老钟与张驰对于今天的收获都不满意,今天查了一整天,却相当于一无所获。本以为可以从刘寡妇这里得到重要线索,结果刘寡妇却疯了。

  两个人一支接一支的抽烟,越抽越沉重,越抽越郁闷。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了刘寡妇的一声尖叫,两个人连忙把烟扔到地上,飞快地冲向刘寡妇所在的房间。

  宗祠里并没有安电灯,因此只能借着月光来看,月光之下,一个干瘦的黑影,正死命拽着刘寡妇。刘寡妇拼命挣扎,大声尖叫。

  “不许动。”

  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干瘦的黑影。

  这干瘦的黑影却恍若未闻,依旧撕扯着刘寡妇的衣服。

  老钟见状,上前一脚,往这黑影身上蹬去。老钟学过功夫,一脚也能踢断三寸的木板,更何况蹬的力量要比踢大得多。

  可是老钟这一脚蹬去,却感觉蹬到了石板之上一般,反弹之上让老钟感觉到虽然穿着厚重的军警靴,但还是有一股剧痛自脚心传来。

  这黑影被一脚蹬中,顿时恼怒地转过头来。

  当他转过头的时候,老钟与张驰顿时被吓了一跳。

  这东西的两只眼睛是绿色的,在黑夜之中闪闪发光。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两人都是一呆,随后意识到,这东西不管是什么,显然不是人类。

  这东西转头来一看,见老钟和张驰都戴着大盖帽,穿着警服,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又有些犹豫,想上前又不敢。

  张驰一紧张,向着这东西开了一枪,这东西中了一枪,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只是恨恨然地瞪着刘寡妇,突然转身打破了宗祠的木窗棂,跳窗逃走了。

  剩下衣衫不整的刘寡妇坐在地上嚎。

  她的衣服被扯得敞了怀,胸前那对大白兔完全显露出来了,在月光下白花花地晃眼。

  老钟看不下去了,脱下警服给她披上。

  刘寡妇抬头说了声谢谢,看上去神智很清楚,似乎一点也不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钟问道。

  “警察同志,我交待,我全都交待。”刘寡妇说道,“是我害死了我的丈夫,为了能跟杜文泽好,我把我丈夫给杀了。”

  杀人案?

  “你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寡妇喝了一口水,既然开了口,她便不再隐瞒任何事情,将自己如何为了和杜文泽好而杀死丈夫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交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