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驰握枪的手在发抖。

  他颤声问道:“谁?”

  虽然他想尽力掩饰住自己的害怕之情,但是这种情不自禁的害怕岂是这么容易掩饰过去的。

  “队长,是我。”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

  是队里的新来的干警郑晴。郑晴刚从警校毕业,也不过十八岁而已,涉世未深,为人十分单纯。郑晴是这次派来的唯一女性,因为很多话,女人问女人,或者能问得出来,男人问女人,就不一定能问出来。

  原本这种驻村的事情,一般的女警都是避之不及的,可是郑晴却十分积极,非吵着要来。

  张驰考虑到新人要积极表现,追求上进,而队里的其他女警不是家里有孩子,便是刚结婚不久,的确只有郑晴是最适合的人选,因此就将她带了过来。

  到了黄家湾,虽然吃和住都得到了不错的解决,三餐都在村支书家吃,住在俱乐部里,条件却也不错,这俱乐部夏天相对于外面,相当凉快。

  只不过唯一不方便的就是洗澡,男人还好,从井里拎点水来当头一浇,冲个凉便行了,可是女人就不方便了,只有关上门来擦身子。

  就是这种情况之下,郑晴却一点怨言也没有,这让张驰多少有些感动。

  看,正R版:章%*节H上"c酷5匠网i

  “是郑晴啊,这么晚了,什么事?”

  张驰的精神稍缓,正要去开门,突然被这少年拉住,少年手指放嘴边,作了一个嘘声。

  然后他把挂印拖枪放到地上。

  挂印拖枪一下子跳到门边,两只爪子飞速地在地上刨动着。不一时,地上便刨了一个道小沟来,挂印拖枪往小沟里撒了一泡尿,又把泥土重新填了回去。这一切完成得飞快,让张驰都看傻眼了。

  “好了。”少年示意张驰可以去开门了。

  张驰这才进去,伸手开门,却见郑晴并没有穿警服,而是穿了一身清凉的连衣裙,光着脚站在门外。

  这俱乐部的地可并不是水泥地,郑晴一向爱干净,为何赤脚站着呢?

  再看郑晴的眼睛,似乎目光发直。

  虽然张驰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儿,可是一向是唯物主义的他,根本不愿意往那些鬼啊怪啊的方面去想。

  “找我有事?”

  郑晴直直的目光向着张驰的方向扫了过来,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之后,才往这边扫过来的。

  “队长,我找你有事。”郑晴的语气生硬,似乎根本不像是正常人。

  少年示意张驰让郑晴进来。

  “进来吧。”

  郑晴听到张驰的招呼,便往前走过来,突然,她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整个人便跌倒了,这一跌可不轻,可是郑晴一跌之后,却直接睡着了。

  “郑晴,郑晴。”张驰连忙过去扶起郑晴,呼唤着她的名字。

  这时候郑晴睁开了眼睛,见张驰在身边,正关切地望着自己,不由大惊:“队长?”

  “你这是怎么了?”张驰问郑晴道。

  “我?”

  郑晴仔细看看四周的环境,这屋子里放着一只陶瓷的烟灰缸,灯下的烟气凝聚,似乎这是张驰的房间,可是自己怎么来到了张驰的房间了呢?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郑晴也这么问了一遍,然后回忆道,“我当时正在屋里擦澡,你也知道的,这里的条件不允许洗澡,可是正在我擦完澡出去倒水的时候,只感觉到背后一凉,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醒来就到了你屋里来了,对了,这位是?”

  “我叫张狸,张就是张队长的张,狸就是狐狸的狸。”少年说道。

  “想不到咱们还是本家呢。”张驰笑道,他也是头一次听张狸介绍自己。

  “是啊,对了,这位漂亮的女警官,你说你刚才感觉到背后一凉,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其实这在医学上来说,是由于室内温度过高,产生的热射病的一种症状。”

  “热射病?那是什么病?”郑晴被张狸给绕得迷糊了。

  张狸一笑,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这是医学上的一种称呼,总的来说,是你对于环境还不太适应,像这种不适应才会让你产生了幻觉。而且你可能又有梦游的毛病,因此不知不觉就走来这里来了。”

  “是吗?可是我明明觉得很凉快啊,这室温也不会过高。”

  “你可要加强锻炼了啊,同志。”张狸语重心长道,“你的身体不算太好。”

  “胡说。我的身体好着呢。”

  “那你每个月的那个时候,是不是都要痛很久?你的身子外强内虚,要多注意调养。”

  郑晴一脸不好意思,这年头的女性还不是那么开放的,特别是一个男性跟自己谈论这些事情,她感觉不适。但见张狸脸上却没有半点猥琐的表情,于是也释然道,“那我该怎么办?”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给你开点药。”张狸道。

  “你是医生?”

  “算是吧,只不过没有执照,你可别把我当无证行医抓起来就好了。”

  郑晴一笑,转头便走了。

  郑晴走后,张狸的脸色一变道:“我以为有你们这些带枪的在,能镇住它们,想不到最终还是出来了。”

  “这东西?百年老鬼?”

  “不,不是,这虽然也是只鬼,只不过是普通的弄堂鬼。有句老话叫家鬼迷家人,弄堂鬼迷熟人,说的就是这种鬼,这种鬼只会迷惑人,百年老鬼可绝不止迷惑人这么简单。它吃人。”

  后面的三个字让张驰一下子感觉到身上鸡皮疙瘩顿起。

  “那现在郑晴算是安全了吗?”

  “暂时吧,这弄常鬼被我这挂印拖枪的猫隐线给斩了一道,想要恢复,至少要好几天的时间。我小时候就听说了,这俱乐部是用坟砖砌成的,不干净,想不到还真是。”

  “你小时候?”

  张狸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说道:“我就是这附近村里的人。”

  张驰知道张狸有事隐瞒,但是这事只要不涉及到破案,他也不愿意打听别的人隐私。

  “你是说这俱乐部里所有的砖都是坟头砖砌成的?”

  “是的,当年破四旧,有一个积极分子,带着大家把村里的坟全都给平掉了,用平坟的砖建了这俱乐部,而平掉的坟那里,变成了一片田。”

  “这事我好像听说过,那时候我还小,可是这人已经被评为典型,还全县各地去做报告去,对了,好像也是咱们本家,叫张土生。”

  听到张土生这个名字的时候,张狸的脸色有了一丝轻微的变化,但他很好地掩饰了过去,只是淡淡笑道:“对,就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你想想啊,这用坟头砖做成的整个俱乐部,岂不就是一座大坟头吗?”

  “对啊,这就是一座大坟头。”张驰被张狸的这一个比喻给提醒了。

  “所以这俱乐部算是冬暖夏凉,这也是因为阴气有些重。前些年的时候,估计有个前十年吧,村里添了一台彩电,当时的电视放映员叫黄三水。”

  “这个我们摸排的时候也了解过,黄三水死了,好像是杀了自己的妻子之后,他自杀了。”

  “是的,黄三水是死了,他也的确是自杀,只不过他是常年受这阴气影响,导致精神错乱,因此才会将自己的妻子给杀死了,后来又选择了自杀来结束生命。”

  “郑晴所住的那个房间,就是黄三水当时自杀的房间,也是整个俱乐部里条件最好的一个房间。”

  “你的意思是,刚才那个,是黄三水的鬼魂?是鬼魂没错吧?”

  “是鬼魂,确切说是一个弄堂鬼。”张狸肯定道。

  “你刚才说什么弄堂鬼迷熟人,可是郑晴也不是这里的人,怎么会被迷呢?”

  “他的目标不是郑晴。”

  “那难道是你?你和黄三水熟?”

  “可以这么说吧,有过几面之缘。”张狸道,“现在不是聊这些的时候,为了你们在俱乐部的安全,我们要做一些事情。”

  “不是说黄三水已经走了吗?”

  “那你觉得,这座大坟里,会只有黄三水一个鬼魂吗?”

  张狸说的话又让张驰背上一凉。

  “不过你也放心好了,郑晴是女人,身上阴气重点,你的另两个队友,却都是带枪的男人,身上有煞气,一般鬼怪不太敢靠近。”

  “我只是觉得,黄三水只不过是一个炮灰,只是来试试水的,真正恐怖的是这俱乐部里最早的那一只。”

  “你就别总在这儿吓人了,你就直接说怎么解决。”张驰说道。

  “张队长,你队里可有从老山前线下来的兵?”

  “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我们政委就是。”

  “你们杀过人吗?”

  “我当时做的是文书工作,倒是没有,只不过政委老钟,当年他立过二等功,是战斗英雄,他杀过不止一个越南鬼子。”

  “那很好,你现在给他挂个电话,让他快点赶过来,我觉得这只俱乐部里最大的鬼,估计也只有他能镇得住。”

  “可是,他也是个唯物主义者。”

  见张驰有些为难的样子,张狸又笑了:“难道你要告诉他来了是捉鬼吗?你不会说五女尸案有了突破性进展,把他给调过来吗?”

  张驰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这张狸虽然看上去只不过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可是说话办事那种老道,不是四五十岁的人,似乎都不具备。

  甚至张狸用的调侃与训斥的语气,都像是自己的老领导一般。

  这个人背后,一定有着惊天的秘密。

  张驰对张狸的背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