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咒?

  这个古怪的少年说的到底是什么啊?

  既然来提供线索,又卖上关子,这算怎么回事。

  不过张驰是一个很有耐心的胖子,因此他笑着摇头道:“我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少年说道。

  虽然这句话很让张驰生气,但是他本能感觉到这少年至少知道点什么。

  紧接着少年说道:“只不过我要告诉你,这五具女尸,其实是为了一个阵法。”

  “阵法?阵法是什么?”

  少年却并没有回答,而是换了一个问题:“张队长,你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我是唯物主义者。”

  “我曾经也是。”少年弹了弹烟灰说道,“只不过这个案子想要结案,却不得不信一回鬼。”

  “你是说人是鬼杀死的?”

  “不,既然是个阵法,那么可以这么说,人是为了鬼而杀死的。”

  “为了鬼而杀了人?”

  “这也不稀奇,古时帝王死去,经常让人来陪葬,经常一个帝王死去,便要杀死很多人,甚至活埋很多人。后来有人发明了用俑人来陪葬,因此被孔子赞同,孔子曾经说过,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原意是称赞用俑人代替真人的行为。”

  “难道你说是这为了殉葬而做的?”

  “也有可能,也有可能是阵法,类似养尸阵,聚财阵,搬运阵等等。用了五具尸体,可能会组成五鬼搬运阵,这种阵法可以为人增加财运。”

  “为了增加自己的财运,便要杀五个人,不管这是不是真的,这都是天理不容的事。”

  “不不,还有一种可能是这五具女尸都不是被杀的。”

  s看&{正¤版章HI节上s酷…匠●网

  “不是被杀的?”

  “我说的是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从坟里挖出来的尸体,给她们穿上了花衣服,再将她们埋在一起,这种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这种可能?对啊,若是在近期内连杀五个人,可是却没有任何家属过来报案,这事本身就透着蹊跷。”

  “所以当务之急,是咱们去瓜田一走。”

  “现在?”

  “对,就是现在。”

  “好,我去叫其他同志。”

  “不用了,人若一多,估计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张驰犹豫了一下,他的确是个唯物主义者,可是唯物主义者并不是彻底天不怕地不怕,许多恐惧甚至是本能的。

  “你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少年看得出张驰的犹豫。

  张驰被少年这一激,顿时有些不爽,自己堂堂的一个刑侦队长,还不如一个小孩子吗?

  “去,现在就去。”

  乡村人睡得都早,特别是出了五具女尸的事情之后,大家天没黑便把家里的门给锁上了,早早地猫在家里看电视,谁也不敢晚上出门。

  孩子们更是被告诫不许出去。原本夏天是孩子们最快乐的季节,从广播上报时开始以夏令时开始,孩子们的欢乐便从此开始了,去河边钓鱼,去摸鱼,整天泡在河里。到了晚上的时候,孩子们便满村疯跑。

  那时候村里孩子多,家家户户基本都是两个孩子,有的甚至三四个孩子,孩子们男孩一帮,女孩一帮,在整个村子里玩躲猫猫。

  可是现在不行了,这五具女尸已经完全超过了背猫先生,成为了村里孩子的噩梦。

  此时张驰与少年走在村里的石子路上,见家家都关门闭户,却都开着灯。最近几天,村里人不管费不费电,灯总是开到天亮的。

  出了村子,来到瓜田边上。

  瓜田边上,一道小河缓缓往下流淌,一弯月亮把月光照进河水之中。

  五具女尸已经被运回城里交给法医解剖去了,只不过就算是这样,这瓜田里还是阴气重重。

  少年肩膀上的猫突然睁开了眼睛,全身寒毛炸起,惊惧的喵了一声。

  这一声喵,倒把张驰吓了一大跳。

  少年将猫从肩膀上放抱下来,轻轻说道:“挂印拖枪,在哪里?”

  挂印拖枪是猫儿的名字,这名字叫得古怪,现在这猫儿的表现则更加古怪。

  猫儿向着一个方向投去目光,它的目光似乎凝成了实质一般。

  少年手中掐了一个法诀,突然一抬手,一道光从少年的手中飞出,击向那个方向。

  张驰在一边看傻了,这不是在拍电影吧?

  这道光在空中一顿,突然化成了一团火,这团火在空中再度幻化,化成了一个人形。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个隐形人身上着了火,变成了一个火人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突然河里哗啦一声响,一道白练向着那火人卷来,顿时火人被这白炼一卷,整个倒飞了出去,飞进了河水之中,火在河面上烧了一会,最终熄灭了。

  “这是什么情况?”张驰牙齿打架,手里紧紧握着枪。

  “没事,只不过遇上一个巡游的野鬼罢了。”少年轻描淡写。

  “野鬼?你是说刚才那个是鬼?”

  “好吧,你的惊讶我也可以理解,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我大体有一些头绪了,看来这问题相当棘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心。”少年突然一声惊呼,将张驰往边上一拽,张驰是个胖子,体重很大,可是少年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一伸手,却轻轻松松将张驰给拽到了一边。

  这时候一道水箭从河水里射了出来,落在张驰原来站的那个地方。

  张驰原本站的地方,是两垄瓜的中间,这水箭一落下来,顿时击中了一边的西瓜。西瓜应声炸裂。

  这是什么东西?

  少年将手中的那只“挂印拖枪”抛了出来,那挂印拖枪跳在空中的时候,双爪往前一扫。

  只听凭空之中发出嘶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撕裂开来。那东西似乎退了回去,虽然没有水声响,但是却能感觉到,那东西退回了水中。

  猫儿不会水,一到河边,顿时收住了身形,却犹自在岸上对着水中发出“伏伏”之声。

  少年将猫儿召回来,拉着还在发呆的张驰,往村子里跑去。

  直到回俱乐部,张驰的脑子才清醒一点,他从烟盒里拿出两根烟来,递了一根给少年,划着了火柴,也是先给少年点上,然后才自己点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队长,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你肯相信我,我便把事情的大概给你分析出来。”

  “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想相信也不行了。”

  “那好吧,今天我们遇到的那个东西,其实也不算是鬼,而是一种叫蜮的东西。这个蜮字,就是一个虫字边加上一个或者的或。”少年用手指在桌上开始划起来。

  “你可知道什么是含沙射影吧,说的就是这种蜮,这种蜮经常在水底下伏着,一旦有人经过,它就用沙子来攻击人的影子,被它攻击过影子的人,将会大病一场。”

  “你是说,这河里的那东西就是这种叫蜮的东西?”

  “当然,若只是一只蜮,这事就不那么棘手了,现在的问题是错综复杂,不但是有蜮,还有水鬼,而且这水鬼还不是一般的水鬼,是怨气极深的百年老鬼。”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那个百年老鬼所为?那五具女尸也是?”

  “不是,我倒是建议,如果想要快点结案,稳定人心,你可以先对外宣布,这五具女尸是黄茂财从墓里挖出来的,并不是杀死的。”

  “你觉得犯人就是黄茂财?”

  “不是,他不是犯人,犯人另有其人,只不过我并不想你们将这个犯人带走,说实话,这个人不算是犯人,而是一个守护者。”

  “守护者?”

  “对,这五具女尸重叠下葬,的确是要形成一个阵法,但是这个阵法却并不是为了自己谋利,而是要阻止水中的东西上岸来。”

  “百年老鬼?”

  “对。我怀疑黄茂财那天看到了瓜田之中出现的当中一具女尸模样的女鬼,而这女鬼是阵法所化,它的作用,不是别的,而是不停地投食。”

  “投食?”

  “对,投食给那只百年老鬼。”

  张驰不由打了个寒噤。

  这叫什么事啊,用鬼来喂鬼?

  “因为一旦这个百年老鬼上了岸,那对于整个村子,甚至整个县,都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现在看来,这五具女尸所构成的阵法破了,这只百年老鬼很可能会在近期上岸。”

  “那怎么办?”对于未知的世界,张驰也没有了主见。

  “我希望你通过警方的力量,来调查一下死水咒的事情,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要把死水咒给弄个清楚,只有了解了来龙去脉,才可以将这死水咒完全破去。”

  “死水咒到底是什么?”

  “我说了我不知道,只不过我觉得这和这个村子有一定的关系,或者老一辈的人当中,会有人知道这死水咒的一些事情,具体的我不方便出面,只能由你们来帮我调查了。”

  “好……只不过,瓜地那边上,要不要弄点警界线什么的?”

  正说着话,少年背上的猫又突然全身的毛都炸起了,对着门口喵喵叫起来。

  门在摇晃,越摇越剧烈。整个屋子里的温度骤然降到了冰点。

  张驰的枪口对准了门口,手不停地发抖。

  难道说,那只百年老鬼找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