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茂财见黄娟子这么笃定,倒开始有些不自信起来。

  的确,当时只不过是挖到一领席子,也没看到过底下是什么东西啊。

  他不由有些退缩起来。

  黄娟子却不依不饶起来,或者说是越胜追击。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张家是个外来户,全凭着黄娟子这张嘴,否则要被欺负死。

  “怎么了?说了又不敢去了?”黄娟子叉着腰道,“你这叫拉屎住回坐是吧?”

  黄茂财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其他人一阵起哄架秧子。

  黄娟子见大家起哄,便更来劲儿了:“我说你是不是个男人,要是个男人,你便带我们去你瓜地,你要有本事把我儿子从你瓜地里刨出来,我全家给你下跪磕头。”

  黄茂财也是个要脸的人,最受不得别人说他不是男人。于是他一咬牙说道:“好,去就去。”

  瓜地里的那只女鬼,却始终是黄茂财的一块心病。

  他一开始以为这女鬼是黄娟子的儿子幻化的,现在看来应该不是,可若不是,那就是说瓜地下面埋着一具尸首,说不定就是女鬼的尸体。

  现在正好趁着人多,阳气旺,把瓜地里的那具女尸给起出来,这样就算自己丢了点面子,但敢至少落个心安。

  一行人都带着开山锄,也有带着阔板锄的,浩浩荡荡地来到黄茂财的瓜田。

  “你们都小心点,一会请你们吃瓜。”

  黄茂财这话的意思是,你们自己就别摘了。

  来到挖到席子的那个地方,黄茂财拿手一指道:“就是这里,很浅。”

  于是大家就开始下了锄头。

  小年青胆子大,用阔板锄钩了几下,打去了上层的浮土,却看见果然有一领草席。

  围观的人哗然,看来这底下有货啊。

  又上来几个人,大家各自分工,开始挖起这领席子。

  不一时,这席子带着里面的东西就被起出来了。

  “打开看看。”

  于是几个青年壮着胆子,用锄头把席子给钩开,席子一打开,大家顿时都傻眼了,这里面的确有一具女尸。

  这女尸穿着一身红色的确良的连衣裙,脚下穿着塑料凉鞋,也不知道埋下去多久,在这大夏天的,竟然一点也没有腐烂的意思。

  似乎就是昨天晚上新埋下去的一样。

  “不是她,不是。”黄茂财突然跟疯了似的叫道。

  难道说,这个女人是昨天黄茂财所杀,黄茂财杀了人,自己精神受到了刺激?

  乡下哪里有什么福尔摩斯,顶多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人。

  见黄茂财这个样子,大家都觉得很可能这件事情跟黄茂财有关系。

  黄茂财却两眼发直,拿起一柄锄头,往那挖出尸体形成的坑里继续挖下去。

  结果还真有收获,挖了不几下,又出现了一领席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底下竟然又有一具女尸?黄茂财杀了多少人啊?

  几个青年对望了一眼,上前帮着黄茂财起尸,而黄娟子却走了,过了一会儿,带回来她那个当村支书的爹,黄有财。

  黄有财是黄茂财的叔伯兄弟,现在出现在这里,就是听说了起出尸体来了。

  起出尸体来,便说明有了命案,这可是整个县都轰动的事情了。

  黄有财到了现场之后,让人去大队里打电话报警,另一方面,他自己则留了下来,现场指挥挖掘工作。

  不一会儿,那个坑里再次起出一具女尸来。

  打开这具女尸,却也是穿着一件连衣裙,只不过这连衣裙的颜色是黑色的。女尸的面貌栩栩如生,似乎下一秒便会睁开眼睛,从她的表情看,她死得十分安详,俊俏的容颜上还带着一丝笑。

  这年头很少有人穿这种黑色的连衣裙,而且这又高又白,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是城里人。

  “不是,还不是她。”黄茂财还在坑里刨着。

  这时候现在每个人都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难道这坑里还有女尸?

  果然,黄茂财又刨出一具来,这具女尸穿着的还是连衣裙,只不过是一件淡绿色的。

  “不是,还不是。”黄茂财完全疯了一般,又哭又笑,不停地刨着。

  这个坑里到底有多少女尸啊?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在做一场恶梦。

  有些人甚至产生了一种看过《画皮》的感觉。

  这大白天的,这么多大男人,却都感觉到了身上一阵阵的发寒。

  一直到黄茂财挖到第五具,看到这女人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时,才松了一口气道:“是她,就是她。”

  不久之后,警察便来了,他们也跟村民怀疑的一样,先把黄茂财给带走了。

  可是就在当天晚上,黄茂财就死了,就死在拘留所里。

  甚至还没有到提审阶段,黄茂财就突然死掉了。

  据说他是活活被吓死的,法医解剖后,发现他的苦胆都被吓破了。

  真像黄四水说的似的,人死如灯灭。

  这五具女尸案轰动了整个县,于是县里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在公安局的刑侦大队长张驰带领下,进驻到黄家湾。

  张驰长得胖乎乎的,看上去根本不像警察,而像个生意人。可是实际上他已经当了十年刑警了,拥有丰富的侦破经验。

  专案组进驻到黄家湾村之后,便住在大队俱乐部里。这俱乐部是早些年开的,有一台大彩电,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每个晚上这里都拥满了人。

  想看哪个频道,都得由俱乐部的放映员来决定。那阵子电视上演射雕。大家都想凑近一点看,于是好家伙,俱乐部的放映员黄三水,也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虽然都是地瓜白菜辣椒小葱这样的东西,但是也算是肥吃肥喝了好一阵。

  现在家家都有了黑白电视机,想看哪个台就看哪个台,也就不再去俱乐部里挤了。于是俱乐部就空出来了。

  俱乐部里面还时十分干净的,也有电,只不过三十瓦的灯泡悬得有点高,不算太亮。

  此时在这昏暗的灯光之下,张驰的桌上摆着一盘蚊子香,他拿起一支牡丹,点着抽起来。像他这个身份,抽牡丹有点掉价,只不过他抽习惯了。

  蚊子香和香烟同时往上升起袅袅青烟,张驰的眉头紧锁,在他的黄色封皮的工作日记上,写着一个个的词。

  有时候他把这些词圈起来,相互连线。

  这案子很棘手啊。

  坑里一共起出来五具女尸,全都是穿着连衣裙的。

  五具女尸长的容貌姣好。

  五具女尸体都仿佛是刚死不久的,面目如生。

  五具女尸都是尸体叠着尸体往下摞起来的。

  第一个发现尸体的黄茂财死了。

  现在和黄茂财相关的黄四水,也被问过几次话,可是黄四水调的那符水,并不是致黄茂财死亡的原因。

  和黄茂财有关系的黄娟子,张土生夫妇,也被证明是清白的。

  让张驰最为头疼的并不是没有线索,而是线索太多。

  村民们经常想到什么就跑来提供线索,有些完全不相干的鸡毛蒜皮,他们都会跑来提供。而且他们也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点,甚至大晚上九点多,还来敲张驰的门。

  这些线索多归多,但却没有一条是符合的,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嫌犯。

  张驰可以理解村民们的心情,毕竟一下子出现了五具女尸,而且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出现,整个乡都已经人心惶惶了,不要说乡里,就是县里,书记和县长都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要把这五具女尸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若不早点破案,必然在社会上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

  夜渐渐深了,蚊子在灯下飞舞。

  张驰闭上眼睛,仔细整理着思维。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有人敲门。

  这敲门声却似乎并不是黄家湾的人所为,因为黄家湾的人向来不敲门,而是大声先喊:队长,我有线索。

  可是现在来的人却敲门。

  张驰的警惕性一向很高,他摸出腰中的枪,低声问道:“谁?”

  “张队长,我有线索。我知道女尸的来历。”

  这个声音张驰没听过。

  “你是哪家的?”

  “你出来看。”

  张驰握着枪,轻轻拉开了门。

  走出门来,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举着手站在月亮地里。

  他的肩膀上,有两只绿荧荧的眼睛,在月光之下看着,倒是让人发瘆。

  见对方举着双手,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张驰收起了枪。

  带着少年进了屋,在灯下看这少年,穿着一件奇怪的衣服,这衣服有点像短袖衬衫,可面料却似乎相当柔软,黑色的衣服正面,画着一只猫头。

  少年肩膀上的那双眼睛,却是一只猫儿,这猫儿额头上有一块黑,尾巴也是黑的,其它的地方都是白的。

  这猫儿懒懒地趴在少年的肩膀上,完全没有了刚才双目炯炯有神的样子。

  “说吧,你有什么线索?”

  -*最.3新y+章x节,O上。T酷匠l#网w

  少年却并不回答,先拿起桌上的那包牡丹烟,抽出一根来,寻了一盒火柴,轻轻划了划,点着了,熟练地抽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出来,这才慢慢说道:“张队长,你可听有人跟你说过死水咒的事情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