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茂财向来是胆子大,虽然觉得晦气,但并没有放弃看瓜,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搭成一个瓜棚。

  月照中天,流萤在瓜田上空乱飞。

  蛙声一片之中,黄茂财点上一袋旱烟,慢慢地抽起来。

  瓜田里的蚊子很大,也很多,所以旱烟既解困,又驱蚊子。

  黄茂财点烟却并不用火柴,也不用打火机,而是用老习惯的火折子。

  这火折子是用草纸折的,用一根火柴点着之后,便可以用上好久。

  夜渐渐的深了。

  黄茂财的困意有些上来了,这时候无论是烟,还是蚊子,都不好使了。

  眼皮越来越沉重,黄茂财靠着瓜棚的墙壁打起盹来,新鲜的杉树板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这味道似乎是女人的味道,让黄茂财这个老光棍在恍惚之间,仿佛倚在了女人的胸怀之中。

  就在黄茂财还在睡与不睡的临界点时,突然听到了瑟瑟的声音。

  不好,有人来偷瓜。

  黄茂财虽然还流连女人的胸怀,但是他却是十分务实的,女人再好,没钱也是空的。

  这大半夜还到瓜田来的,可绝不会是摘只瓜解渴那么简单。而若是瓜被偷了,那这些日子可就全白忙活了。

  他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伸手一摸,便摸到了腰间的三节头手电,把它悄悄插到了腰间,悄声起来,钻出瓜棚。

  摸起一根靠在瓜棚边上的扁担,他并不着急冲出去,而是靠着瓜棚往瓜田之中看去。这一看可是让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瓜田之中,站着一个头大如斗的怪物。

  这怪物正往着瓜棚这边慢慢挪了过来。

  这难道是大头鬼?乡里传说,夏天夜里,会出现大头鬼,喜欢追着人跑。

  类似于《聊斋志异》里《衢州三怪》那篇里写的钟楼鬼,在深夜之时会追逐行人。而乡间的大头鬼传说,却又更加玄乎。

  乡里最常见的三种鬼,一种是水鬼,一种是野齿钿(僵尸),还有一种便是大头鬼。这大头鬼原本便是世上愁苦的人,这些人到死,也还有许多愁苦,因此变成鬼之后,愁若把头变大了,大得如同箩筐一般。

  大头鬼最怕的是咳嗽,这是因为愁鬼怕病鬼,病鬼比愁鬼还要更苦,若是一听到咳嗽,便会跑开。

  黄茂财咳嗽一声,这怪物似乎也吓了一跳,急忙忙似乎想要逃走,可是却不辨方向,竟然向着瓜棚跑了过来。

  突然大头鬼倏忽不见了。

  果然老话说的是没错,大头鬼最怕咳嗽,一咳嗽,竟然凭空不见了。

  却见正这时,瓜田里站起一个人来,逃上了田埂,飞一般逃走了。

  黄茂财跑到刚才大头鬼消失的地方一看,顿时气得乐了,这哪是什么大头鬼,分明是一个来偷瓜的人。这偷瓜的人头上顶着一只箩,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黄茂财一只瓜也没丢,反而得了一只箩,倒是挺高兴。

  把这只箩拎回瓜棚,打开手电照了一照,顿时发现这箩上拿墨笔写着四个大字:黄三水办。

  这是乡里人留下的记号,无论是箩上,台摆上,席子上,扁担上,都要请写字好的人写下自己的名字。

  黄三水是村里的一个“小花佬”的爹,小花佬的意思就是游手好闲的人。

  黄三水死了之后,小花佬便不经常在村子里呆了,经常去城里录像厅里看录像,或者去乡里打台球,再不就是拿着借来的汽枪到处打鸟。

  像这种小花佬却有着自己来钱的道儿,竟然可以胡吃海喝的,穿得也不错,还骑着一个摩托车到处晃悠,偶尔这摩托车的后座上,还有姑娘。

  有时候黄茂财还羡慕这小花佬的,甚至还想过问一问这小花佬到底怎么来钱的。

  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了。

  想到有机会向小花佬取一取赚钱经,黄茂财顿时美了。

  只不过现在又清醒了,心情激动之时,黄茂财又抽了两袋烟。

  夜更深了,天也凉了。萤火虫也都收了翅膀,不再飞行了。

  黄茂财重新开始犯困了,夏天天亮得早,只要眯上一会儿,天便亮了。于是黄茂财安心地睡了。

  窝棚里其实并不暖和,但是梦却是暖和的。

  就在这时,黄茂财却听到了一阵嘤嘤的哭声。

  这嘤嘤的哭声应该是一个女人,光棍了这么多年,黄茂财对于女人的声音,一向十分敏感。于是他再度起来,摸起了手电。

  这次他没有拿起扁担,他觉得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用不着拿起扁担来做什么。

  月光如水,已经听不到成片的蛙声了,只有一两只单独的蛙在唱歌,反而叫得更响亮。

  黄茂财抬眼望去,在月亮地里,有一个白衣女人站在了瓜田之中。

  这个女人低着头,不停地抽泣着。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这个女人想不开?

  自己这片沙田临着河边,是跳河最方便的地点。若是这女人想不开了,从这里跳了河,到时候自己便是见死不救。

  同时黄茂财心里还幻想着英雄救美。

  若是能够将女人劝下来,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姻缘,就算没有姻缘,这女人能跟自己来一段露水情缘也是好的——这可真是露水情缘,因为夜露已经在瓜叶上凝结起来了。

  黄茂财还是有些策略的,他并不直接往前走,只要往前一走,万一把这女人直接给吓投了河,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因此他咳嗽了一声,喝道:“偷瓜贼,你不要走。”

  一般不管是想死不想死的,对自己的名誉却是最在乎的,谁也不想临死了却被误认为是偷瓜贼吧。

  因此只要他这么一说,相信那女人一定会来解释。

  只要女人一上来解释,只要女人一说话,死的心就不会那么强烈了。

  可是当黄茂财刚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便醒了。

  +…看t正g版章节X上酷|匠*@网

  见猫了,这就是一场梦。

  可是好端端的,怎么会做这样的怪梦,一定是小花佬把自己给吓着了。

  可是小花佬来偷瓜的事情,会不会也是一场梦呢?

  黄茂财拧亮了手电,照了照,那只写着黄三水办四个黑字还放在瓜棚门口,看来这不是梦。

  黄茂财关了手电,重新躺回了稻草铺成的小铺子时,突然一阵嘤嘤的哭声传来。

  黄茂财的寒毛顿时炸起,这不是梦,这哭声正是那个女人的哭声。

  黄茂财胆子虽然大,但那是没遇到事情,一旦遇到今天这般古怪的事情,特别是搭瓜棚时翻到死孩子的事情,顿时让他毛骨悚然。

  等吧,等一会天亮了就好了。

  黄茂财强闭着眼睛,告诉自己无视这哭声。

  果然这哭声哭了一阵子,便不再哭了。

  黄茂财松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刚才只不过是幻觉,是自己疑心病太重了,又被三番五次地惊着了。

  这回应该没事了。

  可是念头刚起,却听见扑通一声水响。

  这应该不是鬼吧,难不成刚才自己梦见的,正是这么一个要死的女人。这要投河的女人给自己托了个梦,让自己去救她,可是自己错过了。

  不行,若真是因为自己见死不救,让人投河死了,自己良心上可是绝对过不去。

  黄茂财拿着拧亮手电,飞一般跑到河边去。

  拿着手电往河里照去。

  在放大了的光圈之中,河水层次分明,然而却平静无比,只有几条鱼儿笨笨地浮在水面上,它们这是出来透气的。

  没人跳河?这说不定是这河里有大鱼。

  黄茂财瓜田所在的河边,对着的河段叫作死水碓,原本这里有一个水碓。水碓需要水流湍急,才可以用水力来推动水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水碓底下的水竟然就变成了死水,从此水碓就废掉了。

  因此这里也就变成了死水碓。

  不过这里变成死水碓之后,水却深了起来,似乎一日比一日深。

  就算是五八年大旱,河里其他地方的水全都见了底,这里的水却还是满满的。

  因此这死水碓一带,倒是有几条大鱼。

  说不定是大鱼翻个水花的响动,自己实在太过大惊小怪了。

  这就好了,黄茂财虽然不是什么活菩萨,但是小时候当过药店学徒,背过药店那副对联:但愿世上人无病,宁可架上药生尘。

  黄茂财松了一口气,转回头去。

  此时东方泛起了鱼肚白,这时候不应该有鬼了吧。鬼都怕阳光,鬼也怕鸡叫。天地之间的阳气,从正午之后开始衰弱,而从子时之后开始回升。

  而鸡是感觉阳气最灵的动物,相比之下,狗是感觉阴气最强的动物。是以鸡司晨而犬守夜。黎明之前,阳气虽然不说很足,但是一般的鬼怪却已经不敢出来了,因为保不齐鸡何时叫,万一鸡一叫,它们顿时会失去法力。

  因此这时候若要说有鬼,那这鬼一定很凶。没事了,应该是没事了。

  就在他转过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水里哗啦一声响。

  黄茂财感觉背后一阵发凉,调转手电筒,却见手电光圈之中,一个女人从水中站了起来,那黑黑的长发披着,贴在脸上,一身白衣贴在身上,正是梦中那个女人。

  这女人突然抬起脸来,看着黄茂财惨笑。

  这显然不是人,这应该是个鬼。

  黄茂财顿时大叫一声,只感觉膀胱炸了一般,卡其裤子的裤裆顿时湿了。他丢了手电便往大道上跑,印了一路湿嗒嗒的脚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