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什么啊!我都没答应啊!缔结契约那是什么?”羽笛摸着戒指头顶着问号自问着。

  正在羽笛自问自答的时候,那道声音又响起了:“契约缔结成功,汝有什么疑问可以问吾了”。

  这什么啊!该死的!不会是穿越到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地方吧!我靠,我还以为是穿越回到我母亲的肚子里呢?

  “呵呵……回到汝母亲的肚子里?确实是汝母亲的肚子里,不过不是汝现代的母亲,还有汝这不是穿越,而是回到汝本来应该在的世界里”一道动听的男声从脑海里传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还有不要给我说汝啊、吾啊的,听着不舒服,我可不是那些文人用知之者乎!你还是跟我一样说你我吧!话说你在那里啊!”羽笛动了动脑袋,眼睛四处转了转追问着那道声音的来源。

  突然一道暗影在羽笛的脑海里一闪一闪的,好像随时都要消散一样,“我就在你的脑海里,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不过你还真是弱啊!从现在起你要开始修炼,额……你现在应该可以修炼”,黑影有些语塞的上下看了看还没有发育完的羽笛胎儿。

  “……我现在可以修炼,你有病吧!如果我相信你我就是猪头啊!”羽笛无语的张着嘴巴,看着黑影那双带着不屑的眼神,愤愤的说着。

  ☆@酷,X匠9x网首z发

  黑影无语的看着羽笛,不管她在哪里自言自语,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样“这可是你说的啊!如果你现在可以修炼,你就是猪头哦!”。

  “对!我说的,你想怎么着啊!”羽笛肯定的说着,她完全忘记了一件事。

  “哈哈哈哈……猪头,恭喜你,你完了哦!你还没完全成形,可是你现在在干嘛?可以说话、可以睁开眼睛、有思想,额……跟正常的胎儿完全不同哦!所以修炼对于你来说更是不费吹灰之力啊!”。

  羽笛听完了之后语塞了,因为他说的很正确啊!我怎么会这样呢?我怎么会穿越,还是一个胎儿,而且还是一个不一样的胎儿,这是怎么回事啊!羽笛的脑中瞬间冒出的问题,使她纠结了起来。

  唉!算了,不思考了,无聊,既来之,则安之吧!羽笛挥了挥还没有完全形成的小爪子。

  “额!修炼可以打发时间,好,恭喜你了我是猪头,我可以修炼了吗?”羽笛闲的无聊,就在想怎么打发时间,突然想起修炼也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办法,就对着黑影说着。

  “……”。

  “好吧!我叫白曦冥,你以后就叫我师父吧!”羽笛以为他睡着了,结果等了半天声音又响起来了。

  “……”羽笛也是无语了,这声音跟几岁的孩子的年龄差不多吧!居然要我叫他为师父,他不是有病吧!

  “……我没病,我只是因为封印的原因,所以才这么大的,只有你成长我的封印才会松,不过我的封印只有你到了灵皇才能打开,所以……呵呵,你完全不用担心我有病的历史”白曦冥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就纳闷了:明明还是那张脸啊!怎么会被认为有病呢?

  “……我擦,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顾别人的感受就读别人的心里话啊!”羽笛无语的看着臭美的白曦冥……。

  “切,别人的感受能当饭吃吗?”。

  “好吧!我输了,我说不过你行了吧!真是的,不说了我要修炼,你到底要不要教我修炼呢?”羽笛懒得去跟白曦冥理论,随便找了个借口。

  “要喽,怎么不要,快点,坐好,我们先从坐定开始”白曦冥成功的被羽笛带出来了。

  “……”羽笛听了白曦冥的话之后满脸黑线的看着他。

  白曦冥终于被羽笛盯的不好意思了开口道“咳咳……我知道我长的好看,可你也不能这样看着我吧!”。

  羽笛听了他的话之后脸都黑了,白曦冥看着羽笛那黑起来的脸瞬间就变正常了“咳咳……好吧!你这孩子,都经不起开玩笑啊!”。

  “你要我坐定,你确定你不是骗子吗?”羽笛看着秒变正常的白曦冥,两眼略带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额……好吧!我忘了,你还不能坐,那你就这样打定吧!记住心要静,一定要静到能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出现元素,记住要静,不然你就会成为痴儿哦~你修炼吧!你现在还撑不起我这样消耗你的生命力,所以我要沉睡了,戒指里有一些修炼的书籍,等你进入灵者时你的意识就可以进去拿书了”白曦冥看着只有七月大的胎儿摸了摸自己那黑影般的脸,无语的说着,随便还提醒了她修炼时注意事项之后,就陷入沉睡了。

  “喂……喂……我去,这什么师父啊!说沉睡就睡过去了,也不说你什么时候醒,唉!算了,啊!好累啊!真是的……用我的生命力来跟我交流,也不怕我的生命力不够啊!我要先补充我的力量才能修炼”羽笛无语的看着消失的白曦冥,抱怨着,也与周公约会去了。

  羽笛一觉睡到了三天后,下午她醒了过来,刚伸了个懒腰,就听到外面传来的惊喜声音。

  “相公……相公……醒醒,宝宝刚刚动了”林舞阳摇醒睡在床边的凤麟烨。

  “醒了……呜呜……宝宝终于有动静了,担心死了,哈哈哈哈哈……真好啊!”。

  林舞阳看着一会笑一会哭的老公,也跟着笑了起来“呵呵……相公刚刚孩子踢我了呢,你说他是不是在给我们说他没有事啊!”。

  “呃呃……,肯定是这样的,呵呵……娘子我们的孩子以后肯定很聪明”凤麟烨呵呵的摸着林舞阳的肚子傻笑着。

  “……”羽笛听着外面的对话,真的风中凌乱了,不就睡了个觉吗?至于这样兴奋吗?

  “唉!宝宝……你可吓死娘亲和你爹爹了啊~还好你醒了,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啊!唉!可是你太弱了啊!不要还没有出来看看这世界就去了啊!”林舞阳感觉肚子里的孩子又没有动静了,担心的摸着肚子,两眼略带担心的眼神的看着肚子,生怕孩子还没生就夭折了,说着本该是胎儿听不懂的话,可羽笛不是普通人,当然她听懂了。

  羽笛听了林舞阳的话之后就怒了,什么叫还没有出世就死了,你很喜欢你的宝贝女儿夭折啊~哼……我现在很生气,所以……于是林舞阳就悲催了。

  “啊!……”。

  “娘子,你怎么了”凤麟烨两眼担心的看着正扶着肚子尖叫的林舞阳,连忙把她放平到床上。

  “孩子……孩子生气在踢我,相公我肚子好痛,呜呜……宝贝娘亲错了,我不说你了”林舞阳一只手扶着肚子,一只手顺着肚子,给肚子里的羽笛顺着毛。

  “哼……我踢,我踢,让你说我,让你咒我,哼!”羽笛完全没有理林舞阳的话,就这样踢着自己面前的保护膜。

  “宝贝你就原谅你的娘亲吧!你看你的娘亲都这么诚心的道了歉,你在踢娘亲,小心你以后出来了爹爹打你屁屁”凤麟烨伸手摸着林舞阳的肚子,并且手上带着五成的灵力,给林舞阳渡过去,好减轻她的疼痛感,顺便跟着肚子里的羽笛说着,不管她听不听的懂。

  “哼!算了,既然爹地都这么说了,我就原谅你了,哼……哼……”羽笛听到了凤麟烨的话,瞬间就安静了,只是嘴里还是不停的哼哼着。

  林舞阳感觉肚子里的孩子没有踢她了,就看着正担心她的凤麟烨,声音略带疲惫的说着“相公……孩子不气了,呵呵~以后我们的孩子肯定是天下最聪明,相公我好累”刚说完林舞阳就倒在凤麟烨的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妖说:

求抱回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