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那里啊!这什么‘时空之门已打开,请勿接近!不然后果自负’我去……这什么破东西啊!”羽笛走着走着突然在一个牌子前面停了下来,读着上面的文字。

  羽笛读完了就抬着头向前面走去“我去,这什么地方啊!”。

  “怎么脚下怪怪的”。

  uk酷v匠P网永o¤久免费y.看小)说P

  “啊!谁来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羽笛后悔了,呜呜……谁让我走路不看路啊,下次一定看路……羽笛还没有吐槽完就向下掉了。

  情急之下,羽笛抓住悬崖上的小石头,想着刚刚怎么没有看见这里有一个悬崖啊!囧死人了啊!

  “唉!算了,这里离上面不远,先想办法上去吧”羽笛看了看自己所在位置之后,又望了望悬崖的顶部,感慨着。

  于是羽笛用了各种攀登方法,都没法登上去,“怎么会这样,居然没法上去,这悬崖也真是的,居然没有其它凸出来的石头,这还让人怎么自救啊!”。

  “唉!算了,还是叫人帮忙吧!喂!有人吗?帮帮忙”。

  ……一个小时后……

  “我去,有没有人啊!这什么地方啊!居然都没有人路过,唉!我快要没力气了,真是的怎么办啊!”羽笛有气无力的爆了粗口突然悬崖上方一团白雾下来,白雾下来之后一个身影若隐若现的在当中动着,羽笛看见有人来了,就在白雾快要消失的时候,羽笛向他求助了“喂……等等,我在这里快来救救我!”

  白雾闻声,停了下来,一老头从里面出来,看着挂在悬崖上的羽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了起来“哦……原来是丫头你啊!我还以为我出现幻听呢?你怎么不放手呢?这里又不深,你还真是有毅力啊!在这里吊了一个多小时,啧啧……看你累成这样,刚刚是不是做过无谓的行动啊!真是不简单的丫头片子……”老头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看见羽笛那快要杀死他的眼神,真的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真不知道他死了多少次了。

  “……我说老头你再说这些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把我救上来再说啊!你这样自演自导真的好吗?”羽笛实在不想听他在说了,因为她真的快没有力气了啊!

  “额……我不能救你啊!因为我……额,你看啊!我这么老怎么会有力气从悬崖上把你救上来呢?你说对吧!”。

  “额……好像也是额,不对,你明明没有那么老,我相信你还是有力气救我的啊!大叔!你说对不?”羽笛看了看漂浮在空中的老头,想说是的,可是刚到口中的话,硬是被她逼了回去,说了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额……丫头,这句我喜欢,不过我说你怎么不信呢?好吧!我就是不想救你,哼哼……怎么?你有意见,好了,不说了看样子你挺有精神的,不陪你了,你快去那里吧!再不去就真的没时间了”老头看着羽笛说完,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就单手一挥,羽笛双手抓住的石头就裂开了,羽笛就直线下降……。

  “啊!老头,你……”你字还没有说完人就昏了过去。

  “丫头,对不起啊!我的存在只为等待你的到来,和守护他们,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哈哈哈哈……等了你几万年,终于等到了,哈哈……额!那么既然她都去了,你也跟着她一起去吧!哦还有你们!如果这一世你们还不能得到她的同意,你们将永远也不能返回了,记住哦!你们是她的所以物”老头看着掉下去的羽笛,又感到对不起她,同时又很高兴,直到自己的面前出现一个兴奋的戒指,他才反应过来他还有事情没有完成。

  他看了看正在上下跳动的戒指,伸手抓住看了看,就扔向悬崖底下,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周围,自言自语道,没有人回答他说的,只见他手一挥,几个光亮团也跟着飞向悬崖底下。

  “唉!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要走了,拜拜丫头,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啊!你记得要想我啊!”老头边走边说着,直到声音消失不见,悬崖边又恢复了安静,如果不是这里还有爪过的痕迹,不然都没人相信刚刚这里有发生的什么事啊!

  “宝贝不要乱动哦!妈妈也好想你快点出来啊!可是你还小啊!还有五个月才能出来哦……所以乖乖的不要乱动哦”一美丽妇人站在一颗树下,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动作,眼神软和的看着已经有五个月的肚子,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语气柔和的说着。

  “啊!怎么回事?我居然开不了口,连眼睛都睁不开”一个刚刚正在发育的胎儿睁开了双眼,因为还是个胎儿,所以只是刚刚挣了一下,就又闭上了,此人正是在家睡觉的羽笛,不过醒来后才感觉不是在床上,而是在,额……在一个装满水的东西里面,她伸缩了一下身子想要试试这个东西是什么?结果被一道动听的声音给吓到了。

  什么?我才五个月大,怎么可能?我都二十五岁了啊!我肯定是在做梦,额……肯定是,不然怎么会这么不真实呢?羽笛的脑袋瓜子此时已经转了几个来回了,不过这个水是怎么回事啊!谁来告诉我啊!

  好无聊啊!有谁来陪我玩啊!无聊,无聊,我划,我划,划划……七个月大的羽笛在羊水里做着各种无聊的动作,唉!来这里都三个月了,虽然适应了在羊水里生活,可是我居然都还不知道这是那里啊!唉!算了,不想了。刚准备继续玩划的,却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开门声就停了下了来。

  “夫人,怎么样啊!宝贝今天没有淘气吧!”房门被打开,一绝色男子走进来,坐在一张藤椅面前,眼神温和的看着藤椅上已经有七个月身孕的妇人,伸手摸着她的肚子问着她今天的情况。

  “相公,我们的孩子以后肯定不同与她人啊!刚刚她都在玩呢?没想到你一进来她就停止动作了啊!怎么办相公我吃醋了,我的孩子居然只喜欢你”妇人略带撒娇口气跟男子聊着天。

  “……”这能怪我吗?谁让你在我耳朵边唠叨的,你也不看看我发育完没?真是的,从我来这里呆着起,你每天都要给我唠叨几个小时,听得我耳朵都起了一层的茧了,哼!不跟你玩了,我要去游泳,羽笛耳朵动了动之后又自己玩起来了。

  “额……这什么?”羽笛刚宿了一下手脚,手还没有伸回来,就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把手给碰坏了,羽笛张开手把碰坏自己的东西握在手里,打开一看,羽笛傻眼了,胖嘟嘟的手上正躺着一枚戒指,还是一枚看起来很古老的,左右看了看都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额……算了,反正都是跟我一起长的东西,不过还算漂亮,呵呵……”羽笛嫌弃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着的同时把戒指带在了受伤的右手上的中指上。

  刚一带上手上的伤势就又加强了,血液更是不断的向戒指处流去,‘这是什么情况’羽笛看着血液的流向顿时傻眼了!

  羽笛伸手去取戒指,可怎么都取不下来,正在她着急的时候,一道动听的声音在她的脑海响起“汝可愿与吾缔结契约”。

  “额……什么?”还没等羽笛完全反应过来,那道声音又响起来了“生命契约缔结,汝与吾同生同死,永不背叛”话落,一束光以很快的速度飞向肚子外面的天空,当然正在调情的两人并没有发现这小小的光束,不过却在远方确有几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道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妖说:

求收藏~花妖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