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周羽回到教堂内,教堂里什么都没有变,只是多了几分寒意。蜡烛只是变短了一点点,火光也在翩翩起舞。这个屋子里的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样,除了蜡烛没有一丝时间流逝的标志。我躺在教堂中间的鸢尾花上静静闭上了眼睛。

  那段时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无尽的黑暗,周羽仿佛被抹去了一样。我醒来之后没看到周羽,周围的一千多根蜡烛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地的鸢尾花,还有一张纸条“快回家吧,陈晴在等你。”

  看完之后我大概回想了一下,想出来了一些不好的东西。那是我对于过去的记忆,我不记得我的父母,但是我记得我有一个小姨妈,她就是陈晴,她是我小时候唯一的亲人。我爸妈的记忆只剩下一点点了。

  那年我10岁,很小很小的年纪,大概上四年级。我小姨和邻居都说我爸爸是流氓,当时我反驳来着,但是后来因为说的人多了我就渐渐的相信了。因为我爸爸生性好赌,好酒,好美色。

  我小姨给我说过关于我妈妈的事情,她当年就是因为被我爸爸强奸才嫁给我爸爸的,因为那个年代女人的贞操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含恨嫁给了我爸爸。再到后来我妈有了我。

  我爸爸生性好赌,每次赌完输了钱都带瓶啤酒回家欺负我妈妈,我妈妈每次在家里被欺负完就出去找情夫,久而久之就和情夫一起私奔了。走的时候交代我的小姨陈晴照顾好我。

  哪天我回家写作业,我爸爸又喝醉酒回家了。他让我打电话叫我小姨妈来我家里,说是不让我告诉她我在家。我当时虽然小,但是我知道他想干什么,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我还是照做了。

  陈晴是我的小姨,可虽说是小姨,但是她只比我大不到十岁,所以我一般叫她晴姐我打电话叫她来,开始她还不想来,到最后我说我爸不在家我一个人害怕她才来的。不到十分钟,我听到外面有敲门的声音,我知道是晴姐来了。跑去开门。

  开门后晴姐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我爸爸,脸都被吓得白惨白的,正当她问问我问什么的时候我爸一把吧陈晴扔到沙发上,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我早已忘却,但后来晴姐确实嫁给了我爸,我就这样有了新的对我好的妈妈,陈晴对我好,对我爸也好,但是他不领情,还是像以前欺负我妈那样欺负晴姐。

  终于,晴姐忍受不了了,她带着我和一些钱财跑了出来。我们流浪了很久,终于在晴姐家属的帮助下,我和晴姐定居在了现在的滨海城,我在这里上了一所还不错的高中,考中了我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大学。也找到了我的好兄弟--谢锋耀,以及我的一生挚爱--林雨晴,我的生活很幸福,美满。但幸福总是不长久的。

  我没想到的是他在原来的地方居然会事业有成,如今已经成为了国家内屈指可数的亿万富翁,但他来找我不是为了找我回去的……

  而晴姐在这个地方找到了一个新的老公,并且他同意对我好,而且向我保证就算以后有了孩子也会对我好的,从哪之后我就认他们为我的父母。可是话虽这样说,我叫他们通常还是姐姐姐夫,这样备份真不对,可我就是改不了口。谁会吧大自己不到十岁的夫妻叫爸爸妈妈呢?

  我自己在学校也是组建了一帮人搞研究,为了研究出量子物理学可以对人民造福什么,但是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最好做为军用途径,作为民用的话会很有困难,我们的资金上问题也会很大,,一年前我们刚刚着手这个项目,不久之后就有了第一代产品——一套以量子力学原理制造的零界铠甲,那套铠甲原本作为民用铠甲,仅仅为了保护身体,就算是300倍大气压也不会损坏的铠甲。但是由于原料的不稳定性,在真空状态下会很快瓦解变为乌有,而且无法忍受平流层中的极高温,以及天雷等。根本无法投入民用,军用要很困难。

  :!酷G匠网首发_

  那一年是2248年,我们将那一副铠甲永久性封存在南极的冰盖下,哪里的压力足以毁灭一切物体,那副铠甲在无人穿戴的情况下应该是无法承受南极冰盖的压力的,因为设计,以及原材料有很多缺陷,以至于无法改变,而且无法投入民用,军用都很苛刻,所以永久性封存。

  这种东西落入不法分子手上的话很有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所以极高压和极低温度是最好的选择,在哪个地方就算是铠甲不被损坏,人类也无法前往。相对来说比较安全,至少是100年内很安全。

  我回家看了看晴姐姐夫,当然,他们看到我很惊讶,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想解释了。寒暄了几句之后我就回到了研究室,在我记忆中哪里人很多的,可是哪里一个人没有,里面只有做到一半的工作,人们都走了,他们丢下了工作,带走了自己的东西。甚至连饭都来不及吃完。不过幸运的是他们没忘记锁门。

  我现在虽然找不回以前的记忆,但是我还记得我是干嘛的,我以前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那是2248年5月,军方找到我,让我在9月之前做出军用的近身武器,而且要求我复原出科幻小说里才有的液体剑。着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但不代表做不到。经过三个月的努力,我们已经基本完成对于液体剑的开发。它是以佩戴在左手小臂上类似于护臂的东西,可以通过士兵的思想来控制液体剑的出现与否。而且理论上可以做到无限长。

  这东西原本应该还有一个月的测试期。可是我觉得现在拿走它更合适,我现在还活着的事实公众并不知道,去查出原因再和适不过。等到时机成熟,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滨海城的人们:“我是潇尘,我还活着!”至此,我拿走液体金属护臂,向萧氏产业公司走去。

  在另一边,学校内,林雨晴和谢锋耀两个人都高兴不起来。为什么?因为他们最好的朋友死了,他们两个人心里就像缺了块肉一样。我刚苏醒的时候也想第一时间告诉他们我还活着,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告诉他们没有好处,反而坏处会更多。我没死的消息会泄露,而且不利于我去复仇。

  “雨晴,都已经七天了,还没找到尸体吗?”谢锋耀语气低落,声音已经沙哑的犹如一个古稀老人。“哎。我觉得我们找他的尸体一定是找不到了。他的尸体既然能动,而且不来主动找我们,就一定为了把自己藏起来,况且警察已经搜查了一周了,都没找到他,我看我们暂时是找不到了。”

  “我感觉,他应该不会乱动自己的尸体,但他的灵魂很有可能不在肉体上,以他的性格,忍受不了那样的寂寞的。”

  “那你觉得呢?就算我们找到他的灵魂我们也看不到他摸不到他,况且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你打算怎么找?”谢锋耀说着,思考着。“也许,我们真的有可能知道哦。”林雨晴说着,指向了实验室的监视器。那上面显示着我带着液体金属护臂走出实验室。

  “我们确实看不到灵魂,但是监视器采集到的数字画面经过信息化处理后却可以显示出来。就像镜子一样。但我觉得我们应该不去打扰他为好,或者,直接去他要去的目的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存的温度说:

之前没有更新是因为期末考试,现在放假了就好多了,可以为大家带来正常更新的小说,另外这部小说融入了科幻的元素,故事会更加圆满,更加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