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管周羽和那人理论,一脚冲进房间,里面和我离开时一模一样。谢峰耀和我的一些同学在房间里默默流着泪。我的父母应该还不知道,否则他们一定会赶来。我走进那具尸体,他静静地躺在地上,脸上挂着微笑,我之前觉得他熟悉,其实都是我看着自己的错觉罢了。这种感觉很奇怪,自己看着自己的尸体,以后告诉别人应该都没人会信的吧。

  我端详了一会,虽然熟悉,可是我却无法想起自己的名字,是哪里人,学校在哪里,父母是谁。在我脑海里只有两个名字:“谢峰耀,林雨清”这是我脑袋里唯一的两个人。

  我钻进那躯体,紧接着过去的往事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现.顿时我的脑袋像是炸了一样,很疼,钻心的疼,这是我必须得忍受的,说实话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在我小的时候,骑车摔倒了,结果头撞到了石头,就这样我昏迷了一周左右,醒来的时候谁都不认识。当时医生说我失忆了,之后经过谢峰耀,我父母,林雨清,老师们的共同努力下我才想起来,只不过想起所有事情的同时我的头好像被44口径欧姆弹打中一样,疼的要炸裂开来。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我也终于晕了过去。

  “额……这是……东方无天家!我怎么在这里!”我醒来后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东方无天家里,我一头雾水也没计较这么多,不过我终于可以动了!

  “雨清峰耀!我可想死你们了!”我站起来冲向他们那边,可是他们俩看到我并没有惊喜,反而一脸恐慌,并且伴随着林雨晴那高音调的拖长音,我感觉耳朵一阵剧痛。之后他们俩以及其他同学全都离开了这个房间。我只能跟着,这里是个是非之地,如果被东方无天抓到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我虽然不会被附身,但我现在已经死了,他们可以驱逐我的灵魂!

  “你别挡我,让我儿子活过来!”那个西装男子不顾周羽的劝阻,向房子里冲去。“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你儿子死后会被遁入十八层地狱的!”周羽说完就对这个西装男子动了武。一个小擒拿手直接按在地上了,女汉子的世界我不懂,真的。

  “我只是想让我儿子多陪我几天,他的女朋友需要他我们家需要他,每个人都需要他。”一滴眼泪从他的面庞划过。“是吗?那你家里死的那个人呢?他需要你儿子吗?我告诉你,你儿子有救,只不过他的罪要你来赎,否则你儿子永不会复生。他和那个男孩一样,被借命了,他们阳寿均为尽就被人借走,至于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你要懂,如果你儿子的罪由他自己来扛,那他会再次被借命,但是你来扛的话他不会来找你。你得尽快,你的寿命剩下不多了。”

  “雨清!峰耀!你们等等我!我没死,我只是被借命了!你们等等啊喂!”我对着前面的同学们喊道。也许我死了,可是我能被救回来啊!

  就在这时,我追上了前面的雨清峰耀,他们停了下来,“你真的没死可你没有心跳啊!”林雨清说道。“我没死,只是阳寿被借走了,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还给我。但我知道受害者不止一个!他们能活过来!我们现在出去,门口的周羽,她可以帮我。”我对他们说了出来,但是他们好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敢走。

  “你们两个怎么了?难道我的尸体被卖了吗?!”我对着他们喊道。“是的,你爸妈卖了你的尸体......我们想阻止,但他们已经把发票签了。”林雨清战战巍巍的说道。这年头,倒卖尸体的人都有,而且卖掉我尸体的竟是我爸妈!

  酷L匠H、网正#$版(首=发D:

  “你们在骗我对吗?我爸妈一定不会卖我的尸体,他们一定不会,你们在骗我!”我冲着他们怒吼道,可是尽管怎么吼事实是不变的。可这是为什么?我好像不记得了,我的大脑里找不到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记忆,但我在冥冥中感到这被人删除了……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了,或者说我的‘尸体’开始不属于我,而我的灵魂却不能离开,我的尸体变成肉做的牢笼。

  紧接着我的知觉,触觉,味觉,等等一切外界的感知全都消失了!但却我没有晕倒,我仍然能清晰思考,拥有意识,这证明我的灵魂还在.......

  等我再次转醒时的时候,我看到的地方从未在我的记忆中出现过。而且我越发肯定我的记忆是残缺的,否则我不会不记得我的父母,以及我所有的家人。我现在能记得的,只是我还是灵魂时记住的两个人:谢峰耀,林雨清,找不到关于那段记忆的只鳞片爪。

  这个地方十分老旧,是一个类似教堂的哥特式建筑。这里没有任何一个朝圣者,也没有任何东西,只有透过玫瑰窗所撒下的夕阳辉光。此时我已经可以明确察觉到自己的躯体开始脱水。我的皮肤变得很干很凉整条胳膊都是蜿蜒的纹路。我仍没有心跳、呼吸、体温。虽然我的灵魂活着,可肉体早已停止机能。按照正常的时间来推算,我应该已经开始腐烂了。

  “你干什么去!不要命了吗?”我刚起身准备离开这儿却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周羽叫住了。“你别管我!我要找回我的记忆、我的父母,还有我应有的正常生活。”

  “就你?你这具已经死亡5天的躯壳?你这随时会发出恶臭的身体还是被禁锢的灵魂?”周羽直接把门关上说:“你想去找我没权利拦你,我可以帮你找回你逝去的命,但是你的肉体必须靠你自己去修复。你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是保存好你的尸体。”

  “但你放心,我会帮你。没算错的话7天后,我将用七星借命灯给你借命。但你要明白,这样做的话风险很大,成功的机率不到百分之三十。但你没有别的选择,能不能向上天抢来造化、抢到多少造化就全凭你的求生欲了,求生欲越强,你活下去的可能就会越大。但是,任凭你求生欲望再大,也很难超过百分之三十,但是……”周羽说完就已经开始行动了。她以我为中心按照圆环状排列着杯子装着的红色蜡烛,目测将近几千个,周羽摆了10多小时,渐渐铺满了鸢尾花的教堂地面。

  我躺在鸢尾花上,细嗅着灯油所散发出的古朴暗香。那一刹,我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脱离躯体。我躺在那儿,很安娴。我不明白,既然有人让我失去了我父母,我的朋友,儿时的伙伴,金色童年。可唯独没有消去关于谢峰耀和林雨清的所有记忆。在这之中是否有隐情。

  天色在蜡影的拉锯下渐渐昏黑,我的心也在着昏黑中一浮一沉。彩绘落地窗将斑驳的奇异树影投映在我的身体上。

  时间在思绪中流逝,渐渐地苍凉的钟声奏响了子夜的序曲。周羽静静的侧卧在窗下,借着月光,她的身影在风卷起的窗帘下翻飞。远处的古杉树上,不知名的鸟儿在夜里静静鸣叫,夜风将合拢的窗帘不时地撕扯着。蜡烛在时间的手下渐渐催干,仅余的微光在杯中如女神王冠般璀璨,但只不消一瞬,又一阵诡异的风刮过,蜡烛在杯中流干了泪。随着光线的减弱,周羽也在我的眼前时隐时现。明灭中,伴随气氛的骤然凝重仿佛有什么将要降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残存的温度说:

新人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