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有财报出八字后,我左手立马就在手中掐算了起来。过了约一盏茶功夫,我缓缓的收起了掐算,说道:你儿子这八字是火命,五行中木生火,水克火而你儿子那位配偶又恰恰是木命,木生火而不克火,两者相辅相成,这门亲可以结。说完我又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哈哈!吴有财听到这话立马就大笑了起来。好!那依先生的说法这门亲哪天结最好啊,这时辰我想先生应该已经掐算好了吧。

  ”咳咳!听到这话我口中的白开水差点没喷他一脸,你妹的!真当我是超人啊。哪有这么快,于是我说道:惭愧!我刚出山不久。这日子我刚看了一下发现明日子时阴气最重之时开始。最迟不能超过寅时你们可别小看时辰,这里面对于我们阴阳先生来说可是有大门道的。

  子时其实就是23:00-00:59这个时间段内的就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游魂野鬼这时也差不多都出来完了。

  “这时候举行冥婚最好不过,而寅时则是3:00-4:59这段时间阴气差不多都消散完了,阳气也逐渐上升,要是过了这个时间冥婚还没搞完那问题可就大了。别的不说,冥婚又叫阴魂我想大家前章应该有所了解吧,阴婚自然而然的是只有在极阴的环境下举行的,寅时一过,卯时就将升起东方的太阳,阳气只要一出来对阴魂的伤害那就不要说了,没死也得半条命。不光是这样,只要阴魂被伤,那么结阴亲的两家最少两年走霉运。

  这就是我说必须得在寅时之前搞完的原因,李有财一听明天就可以帮他儿子定阴亲高兴得差点一夜没睡着觉,期间在客厅的时候吴有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诉我说他几乎天天梦到他儿子,每次他儿子都是让他给他赶紧的找个媳妇,这吴有财也是不容易,一直找了差不多半个月才到邻县找到个跟自个儿子年龄差不多的女子。

  找是找到了,但问题也出来了,别人女方家一听让自个女儿嫁给吴风立马就不愿意了,说什么吴有财那儿子就是个小憋三,小混混,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吴有财也是拼了,听到这话立马开着自己的一辆本田小车直奔县里的工商银行取了10万。

  ”十万取好后吴有财开着车100码的杀到胡霜家门口,一进门吴有财直接把一个档案袋往胡霜家桌上就是这么一扔,“嘭“钱到桌上的时候胡霜家人顿时就不说话了,一个看着一个,这期间胡霜的老爹胡海已经把他们家的七大姨八大舅的全叫到家里来了。

  而吴有财则不慌不忙的点了支中华牌香烟在众人面前大口的抽了起来。你们直接给个痛快话!这门亲结还是不结。七大姨看着桌上的钱你看我我看你的,就这样过了一支烟的时间,七大姑八大舅全部议论好后。胡海站出来说道:结!必须得结。在说这话的时候胡海的声音铿锵有力!看来着社会也就这样了,丫的只要有钱别说搞个阴亲了,就算是来个人亲都一样能结。

  听到这话吴有财嘴角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唉~吴有财叹气道:儿啊!;老爹给你找着媳妇了,你在下面再也不会孤单了。

  |最$)新章…T节上}h酷匠&7网

  就这样,吴风冥婚配偶的事情就完全搞定了,不过这时吴有财还差个会搞冥婚的阴阳先生,这点可让吴有财当时伤透了脑筋,跑了好几个周边的县城都没找到,于是吴有财就打电话给了他最好的兄弟崔文化,让他帮忙看看有没有会办冥婚的阴阳先生,接着后面就有了我在土地庙睡觉崔文化叫我去他家蹭饭的一幕。

  听完吴有财讲完这些差不多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了,由于明天还要帮吴风办场冥婚。所以吴风的母亲便帮我安排了个房间睡了一晚。

  直到第二天下午吃过晚饭后,我便让吴有财去准备好晚上要办冥婚的东西,纸花轿,纸人,九尺红绳两根,还要个花篮,纸钱,龙凤烛,新郎新娘婚服。及通知女方家的亲人到场。

  “当然,我让吴有财去准备这些东西的同时我自己也回到赵英给我安排的房间画起了符。这时候大家可能会问了,不是搞冥婚吗,还画符干嘛,又不是去捉鬼,这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这尼玛要是路上遇上点啥孤魂野鬼来闹亲那可咋整啊,法器上面加持的法力每用一次就少一分,哪有符咒这么好使啊。而且用过还得自己重新加持上去,期间麻烦事就不说了,最主要的是我现在也还没那道行自己去搞啊。所以能节约法器就尽量吧。

  我一连画了7张,两张天师破邪符,四张五雷斩鬼符,一张隐阳咒。隐阳咒其实就是隐住自身的阳气,让鬼怪误认为我不是人。这道符对鬼怪并没有攻击力,不过在冥婚上能派上大用场。这点我在这就不说了哈,接着往下看你们就会知道。

  就在我欲放下手中朱砂笔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易先生!你忙完了没有,你要的东西我都已经备齐了,女方家的人我也已经叫来了,门外的李有财道。

  卧槽!这么快,我把毛笔跟符咒全部放进黄布袋里后打开了房门,接着我看了下时间,发现天已经黑了下来,这时的气候已经是深秋快入冬了,所以黑得有点早,因为农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一般这个点大多吃完饭就上床歇息了,我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村子带上黄布袋就走出吴有财家。

  吴有财带着一名约40几岁的中年男子跟着走出门外,男子名叫胡海,是新娘的父亲,我扫视了一圈大门口的花轿跟纸人,这效率真的快,看来这场阴婚今晚肯定会办的很喜庆啊。

  大门外的纸人被扎纸匠人扎得活灵活现,要是你在远处不认真看的话还真以为他就是一个人,你说这扎纸人的技术好到了什么程度,唯一一点就是两腮的腮红在夜晚看着有点说不出的诡异!令人看着不寒而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