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文化说他有个远房亲戚的一个儿子前些天在外面上网回家的路上被人给打死了,被打死的那算是他一个外甥名叫吴风,年纪也才20多岁,崔文化说到这点上了支烟,吐了口烟气出来后才继续说道:唉~也不知道我那兄弟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就这么一个独子,让我那兄弟两口子怎么活啊。

  “崔老,你外甥是怎么被打死的呢?我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还得等明早易先生跟我一起去我那兄弟家看看,让我那兄弟自个跟你说吧,我也只是昨天我那兄弟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给他留意下附件有没有会办冥婚的先生或道士。

  ”这样啊,那好吧,就在这时,里屋传来一道妇人声音:老崔,你快进来,你那老吴打电话过来了,要你接呢。来了,崔文化扔掉烟头准备往里屋进去。那先生就先坐会吧,等我接完电话在过来陪先生。

  没事,我坐会就好,您去吧。里头传来崔文化跟他那兄弟说话的声音,我就这样在外面坐了约一支烟的时间崔文化就匆匆的跑了出来,样子很着急。

  “易先生,可能等不到明天了,刚刚我那兄弟来电话了,说只要找到会办冥婚的先生就直接请他过去。不好意思啊,也是我那兄弟催得这么急,还请先生跟我走一趟吧。

  我起身拍了拍裤腿上的黄泥。对崔文化道:好!反正在这也没什么事干,说走就走,崔文化走到里屋让他老伴给了他一把手电,披了件外套就带着我一路沿着狭小的黄泥往他兄弟那村子奔去,还好今天没下雨,月亮也很大,我跟着崔文化走在黄泥路上一直边聊边走,在途中我从崔文化口中了解到他那兄弟姓吴,名子政。年纪跟他差不多。

  不过他那兄弟来头可不小,听崔文化说好像就在他们村开了砖厂,一年也能赚个10几万,10几万在城里人眼中可能算不上什么,但在贵州偏远的农村还是可以算得上是富甲一方了。

  我现在跟崔文化所要去的地方名叫吴家村,离崔文化家也就十几里路,不过山路可不比城里的泊油路,生活在农村的朋友应该知道山路不下雨还好,要是下起雨来别说走了,滑都滑得要死,根本就没法走啊,不过现在的农村大多都铺上了水泥路,也没有那么惨了。

  走着走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崔文化手里的手电突然就熄火了。这还不算,就在崔文化手里的手电熄火的同时天上的月亮也被一层黑色的雾气给笼罩了起来。搞得我跟崔文化硬是摸着黑走的山路。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会事,以前这把手电在我手里可从没熄火过啊,今天硬是怪了。崔文化在路上唠嗑道。可能是没电了吧,这还有多久才到啊崔老。我看着前方黑压压的山路问道。这好像才走了一半,还得继续走啊,这几年咱村准备铺水泥路的,后来不知道村子是怎么搞的,一直没动工,说是什么上头还没拨钱下来。

  要不然咱俩现在哪还会走路啊,直接叫我那兄弟开车过来接我们不是更好。唉~崔文化说到这不由叹了口气。我听到崔老说这话心里暗自嘲笑道:现在别的不说,上面贪官落马的还少吗,他们村修路那钱十有八九是被上面的给卡住了,也不知道这些个老人还要期盼多久才能把路修好啊。

  就在我跟崔老走到一颗硕大的柳树面前的时候怪事突然发生了,吓得我差点没骂娘。我跟崔老原本走边走边聊也不觉得有多难走,直到我跟他走到一个路口拐角处的时候一旁的柳树突然往我俩面前压了过来。

  路旁的柳树差不多有一个成年人的腰那么粗。我见状赶忙拉住想继续前行的崔老,前方柳树被风吹得“哗哗“做响,场面好不阴森。加上天本来就黑,就更加衬托出场景的诡异,腰那么粗的柳树啊,他居然自己往路上压了下来,这明显是有东西不想让我们过去啊,怎么不走了啊!崔老见我抓着他肩膀问道。

  @\酷})匠g。网~*永1h久aR免G费e看y#小I说

  你刚刚没看见前面有东西压下来?我反问道,我跟崔文化现在离压下来的柳树不过10米的距离。可能是崔文化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吧,想到这我干脆问道,你刚刚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听见了啊,就哗哗的两声,像树叶被风吹的声音,怎么了啊。

  我指了指十米开外的路面,你现在看看这路还能不能走。“诶!好像前面有颗树给挡着了,是哪个砍唠嗑的搞的啊,还让不让人走了,崔文化看见前面被拦着的路骂道。声音回荡在整个山路上,

  我趁着崔文化骂人的那一下心里默念出咒语,悄悄的打开了天眼,天眼打开后我明显感觉到视线好了很多,看见十米开外的景象我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只见腰粗的柳树干上坐了一个小鬼压得柳树“哗哗”响,看见这一幕我心里顿时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这TM是遇上鬼挡路了。

  看来今天不解决树上的小鬼我想肯定是过不去了,于是我打出三山护身决冲前面小鬼吼道:大胆小鬼!本师的路你也敢挡,就不怕本师打得你魂飞魄散?识相的快点让开,不然就别怪本师无情了。

  其实这类野鬼也很可怜。无依无靠又不能下地府投胎,只能游荡在人间做着游魂,这话我说出来也只是吓吓他,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对他表明了我是阴阳先生,是专门收它们这类恶鬼的,好让他快点离去,眼前这小鬼没有害人之意的话我也不可能让他魂飞魄散。

  "我记得爷爷曾经对我说过,非大恶之鬼不得赶紧杀绝,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鬼也是属于生命,也是人世间的一份子,非大恶之鬼杀之阴阳先生是会遭报应的,当然,有些除外,就像好人跟坏人一样,这一点我一直牢记于心,殊不知就是因为爷爷这句话之后差点让我命丧黄泉,这点容我下面为大家慢慢道来。

  小鬼听见我发出的吼声身体明显抖了一下,接着身体一闪就往山上跑了去,那速度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小鬼一跑柳树瞬间自己就立了起来。

  “易先生,你快看,柳树它居然自己立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