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尸符拍中黑僵胸口立马露出碗个大黑洞,上面还有一大股焦味,“啊~黑僵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就是这个机会、这时候李悦箐听见声音已经仓促的跑了进来。

  “易子阳,你没事吧!

  没事,我答道,你快去找些汽油来,这僵尸只有用火烧才能彻底的灭了他。符咒只能伤,不能杀,你快点!唐道长受伤了没法帮忙,我这也挺不了多久了。

  “好的!李悦箐闻言赶忙跑出门外找汽油去了。就在李悦箐才刚一出门口,地上的尸体猛的朝我身上扑来!我这时疏于防备,被黑僵扑了个正着。接着黑僵张牙舞爪的向我脖子咬来。

  这我哪能让他咬到啊,这一下要是被咬中了,那我今天也就玩完了。脖子上的动脉只要被黑僵的牙齿划过基本就没救了,因为不管是什么僵尸他们的牙跟指尖上都有尸毒,被咬中后浑身痛苦而亡,要说被咬中能变僵尸那只要僵尸中有高等道行的才能具备那样的尸毒。

  尸毒只要一进入大动脉不出半个钟头必死。我赶紧用手抵住黑僵的下巴,令他咬不到我,这下太痛苦了。别的不说,就光尸体身上那味都差点让我把前几天吃的东西全部给吐了出来。还有尸体胸前刚刚被我的镇尸符打到,一股刺鼻的焦味让我炫目头晕,没办法啊,只能忍,想肚也得解决了尸体在吐,这时候只要我一松懈就会没命。

  黑僵狰狞的面庞离我脖子几乎只有一寸距离,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黑僵的口水流到我脖子上的滋味!滴口水在我脖子上就算了,它居然还冲我一直吼,嘴里一直在出气,本来现在被黑僵扑倒的我就离他的下巴很近,他在这么吼吼的差点我没恶心得晕了过去。

  “你妹的!拼了,大不了就是下去给白无常倒洗脚水,屁大点事。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于是个用右手托住黑僵的下巴,左手慢慢的摸进黄布袋,这时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摸到什么就砸什么,我只感觉我摸到一大把符咒,拿起就往黑僵的面门拍去。

  这一下真有作用,黑僵被符咒砸中立马就弹带出去了半米远。我起身赶忙拿起符纸往脖子上狂擦口水。黑僵还不死心,看我站起来立马又往我这冲了过来,我毫不犹豫的抬起脚一脚就踹了过去,就在脚一踹中黑僵的时候立马一股剧痛席卷而来,太硬了,黑僵的身体根本就比钢还硬。

  我一脚虽然把它踹飞了几步,但我的脚也因此麻了。就在我蹲下来在原地揉脚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易子阳,我找到汽油了,李悦箐抬着半桶淡黄色的汽油放到我面前,看见我在原地揉着左脚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让开!黑僵的手这时候径直朝李悦箐后背抓来,我一把推开眼前的李悦箐,我把李悦箐推开了可我自己就惨了,黑僵的手直接抓这我脖子就提了起来。

  我感觉我自己的脖子被一把大钳子给夹住了,任凭我怎么挣脱都摆脱不了,我双腿一直在半空中弹,渐渐的,我感觉我自己快要窒息了,手拍打尸体的力量越来越小。

  李悦箐看着眼前的一幕已经完全被吓傻了,这太突然了,要不是我把李悦箐推开,那么现在李悦箐可能刚刚已经被黑僵的指甲给穿了个透心凉了。

  就在我慢慢的闭上眼睛准备放弃的时候,我脑袋往一旁一偏,我看见了在我身旁吓得不知所措的李悦箐,还有在门外中了尸毒的唐道长!想到这,我的内心猛的发出一道声音,我不能放弃,要是放弃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斗得过黑僵。

  我猛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狰狞的黑僵心里不由一怒,“黄布袋!对,黄布袋里还有法器,我手慌忙的往腰前的黄布袋摸去,这可别出什么岔子啊,要是黄布袋里没有能制服黑僵的法器那哥今天怎么着也得下去陪白无常喝酒啦。

  “摸到了!我心里一喜,墨斗线,我手里摸到的物体有点湿且有点粘手,我法器里只有墨斗线会湿,因为上面沾满了黑墨。

  酷v匠网D“正版q首◇发

  墨斗线是鲁班发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是工匠用的墨斗(用于设定建筑工程),这项发明可能是受其母亲的启发。当时其母正在剪裁和缝制衣服,鲁班注视着这一切,见她是用一个小粉末袋和一根线先打印出所要的裁制的形状。

  鲁班把这种做法转到一个墨斗中,通过一根线(用墨斗浸湿的线)捏住其两端放到即将制作的材料之上印出所需的线条。最初需由鲁班和他母亲握住线的两端。后来他的母亲建议他做一个小钩系在此线的一端,这样就把她从这种杂活中解脱出来,使之可由一个人来进行。为了纪念鲁班的母亲,工匠们至今仍称这种墨斗为班母。后来被我道门前辈加以改进用在了法器上,所以才有道士带墨斗的这一事例。总的来说墨斗的用处很广,这里就不一一跟大家表面啦哈。咱书归正传!

  “我用食指跟中指夹住墨斗线的一端,用力一扯,墨斗线被拉出了黄布袋。

  这时不知道黑僵是傻了还是怎么滴,突然捏着我的脖子猛的往墙上撞去。撞得我差点背过气。

  “墨斗线就是他撞了我那一下已经从我手中脱了出去,线端已经掉在了地上。我这时只想对着蓝天大喊一声草泥马啊,本来就要脱离险境的,谁知道被黑僵往墙上撞了一下把我手里的墨斗线给掉地上了。

  我用尽浑身力气对着李悦箐喊道:快把我脚下的线捡起来缠在它身上。

  李悦箐点了点头,连滚带爬的走到我脚下,拿起脚下的墨斗线,缠它。我再次说道,“李悦箐咽了咽口水,接着抓起地上的墨斗线端绕着黑僵脖子缠去。墨斗线一碰上黑僵身体立马发出一到火光,就是这一下黑僵手一松,我才得以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