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跟着李老吹着牛逼,在途中我了解到之前李老为什么要给我戴高帽子。 李老说,之前的河畔乡其实经常爱 出现溺水的现象,死了也有好些人,不过那是李老年轻的时候发生的事,随着时间的沉淀,李老也慢慢忘记了那些事情,只到今天发生这事李老才猛然想起往事。

刚好李老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看见我这个走江湖的阴阳先生。原本李老害怕我不肯帮忙,所以只能出此下策来让我出面解决这事。

李大龙夫妇背着自己儿子的尸体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当然

我也没有去安慰,因为这时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能让时间使他们慢慢忘记悲伤,忘记痛苦。

一路摸黑回到河畔乡里,这时整个乡里都被黑暗所笼罩,出奇的是我们刚一踏进乡里,家家户户立马就点起了灯,

一个约19岁的年轻女子头探出门外往我们瞅了瞅,接着门一推,大步跨出门外,说道:“爷爷!你们终于回来了。害我担心 死了,

“ 嗯?爷爷?我听着女人的话语看向李老。

李老摸了摸女孩的头,眼中尽是慈祥的神色,没事,没事,今天还得多亏易大师在此,不然爷爷可能也见不到你了。

女孩闻言往我走了过来,对我说道:我叫“李悦箐”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李悦箐,发现其五官均匀,肤色如玉, 虽然算不上上等货色,但也是个漂亮的女子。

“那个啥, 不用谢!我只是刚好路过贵地。

   “李悦箐红着脸把头斜过一边,我则跟着李大龙夫妇往他家走去。

   到了李大龙家门口我才发现啥叫缘分。因为我一进乡的时候不是去了一家拍过门吗,到了门口,还是一样的场景,只是多了一具尸体,进到堂屋后。我叫李大龙二人先把背上的尸体放了下来,然后再让他两去找来门板跟香烛纸钱,把李承力的尸体放好再木板上过后,我又拿起两块瓦把他脚两边给撑了起来。以免出现诈尸的情况,做完这些还不够,还得把李承力手里塞一把纸钱,寓意为黄泉路上买路钱。

  大家别小看放尸体的时候,其实就是那下忌讳特别多,比如,在放尸体的时候必须得注意的就是方位,尸体一般先是放到家里正厅左边神位旁,不得居右或对着堂屋正门。要是中间差错出现一步,那么等待那家人的将会是霉运三年,年年出事。

  还有瓦,瓦五行属土,寓意为入土为安!可以令魂魄回来过后看见自己的身体,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样才能安心下地府投胎。

  搞完这些下来天差不多都凌晨4点多了,我打了个哈欠,把李承力身边周围插满香过后,这事也就先这样了,毕竟现在是晚上,没那么多时间搞,在说我现在困得要死,最想的就是先睡一觉在说。

   李大龙见我哈欠连天,于是过来发了我只烟,接过他手里的烟,我使劲抽了一口,“呼~ 一个字,爽!抽完烟过后的我明显精神了许多,这时,罗秋红走了过来,易先生,这边请, 我烟头一弹,跟着他往旁边侧室走了进去。

   这房间是承力的,希望易先生别嫌弃,先将就一晚。

  我对他摆了摆手,大嫂这是哪里话,只要有个能睡的地方就好。

   罗秋红点了点头,那我就不打扰先生休息了! 说罢罗秋红缓缓的退出房间。

  “我见罗秋红一走,立马“嘭”的一下就往床上一趟。刚刚罗秋红说的别嫌弃其实就是怕我忌讳他儿子刚死就让我去睡他的房间。但他错了,因为我是阴阳先生,经常跟鬼怪打交道的会怕鬼?……开什么玩笑。

   趟在床上的我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可能是太累了吧,这一觉我睡得很沉很沉。

  就是在这沉睡中我做了个梦,梦见白无常那孙子又来向我要债。

  “嘿!白无常拍了拍我肩膀,

  ”咿呀!这不是地府阴帅白无常谢必安麽,我转头就看见一个身穿一身白衣,口中舌头拖得老长的老鬼在我身后口齿不清的冲我说道。

  “小子,我可告诉你啊,欠我的10亿你别想赖,今天是我临时有事,阎王急召我下去就先让你缓一缓,十五号之前你小子要是在不把钱给我送下来,那你就准备下来给本帅倒洗脚水吧。“哼!

   哎哟!!别啊,不就是十亿麽,我明天处理好这里的事马上就烧给你,放心吧。

  白无常听我这麽一说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好!你小子得说话算话啊,记得明天把钱给本帅送下来,本帅还有事,就不跟你在这浪费时间了。

  说完,我脑袋突嗡嗡”的响了起来,意识就像掉进了臭水沟一样,天旋地转。

“啊~ 我大喊道,突然,眼睛睁开的我才发现这是个梦,“唉~你妹的,不就是拖了几天没烧给他麽,用得着出这种招来损我吗。

“我摇了摇睡得晕乎乎的脑袋,下床穿好鞋后,我出来才知道原来现在都快下午了。

李大龙家里现在是人来人往,灵柩棚早已经搭好,

李大龙跟罗秋红这时已经哭得不成样子,旁边还有许多亲朋好友一直在旁边劝道。

就在我准备回屋继续睡的时候,李悦箐突然跑过来拍了我后背一下,“喂!你叫易子阳对吧?

我看了他一眼,今天李悦箐穿的是一条浅白色的牛仔裤,配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而且还扎了个马尾, 一副出於泥而不染,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焉的诗句此时在“李悦箐”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嗯嗯!怎么?我答道。

你吃饭了没有啊? 李悦箐又问。

我摸了摸脑袋,对李悦箐露了个相当猥琐的微笑,还没吃呢!呵呵。。

走!李悦箐拉着我手径直往厨房走去。

因为李大龙家的厨房在屋子的右面,所以我李悦箐拉着我手的时候周围村民无不咂舌。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李悦箐一脸淡定的表情冲着站到厨房门口的李天说道:让开!别挡着路,李天木纳的看着我跟李悦箐走进厨房。

李悦箐在厨房又是切菜又是煮饭,忙得不亦乐乎。

  s(酷F匠网m首\D发BG

吃完李悦箐煮的饭菜后,李大龙突然走了进来,对我道:先生!不好意思,我今天早上看你睡的正香,不想打扰先生睡觉,所以。。我就请了隔壁邻县的一位道长来给我儿子做了法事。

“没事的!我擦了擦嘴角的油渍道。

说罢!厨房又进来个约50出头的老道士,穿着一身红色高功法衣。法衣分黄,黑,青,红,蓝,紫,五种颜色,而五种颜色则代表的是道行的不同,黄色代表道行最弱,以此类推,紫色则代表道行最高。但现在一般的道士都不采用用道袍辨别其道行,因为现在的道教鱼龙混杂,有真本事的没几个,全是一帮吹牛逼忽悠人的主。 道袍辨别道行主要用在汉初,直到近代才不被道教中人重视,主要还得看本事,没本事你丫穿在牛逼的道袍依旧然并卵。

高功法衣又称“法服”、“道服”、“道装”等。道教服饰是华夏民族(汉族)的传统服装,社会服饰随着时代发展屡有更异,道教内部则大体不变。《天皇至道太清玉册》说:“古者衣冠,皆黄帝之时衣冠也。自后赵武灵王改为胡服,而中国稍有变者,至隋炀东巡便为畋猎,尽为胡服。独道士之衣冠尚存,故曰有黄冠之称。”

老道士进来后扫视了一圈厨房中的几人,接着把目光定格在我身上。

“敢问小友师承何处? 老道士对我抱了个太极印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