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我怒喝道。接着我拿起供桌上的铜钱剑“嘭”的一下就跳进了河里。

  ”咕嘟”

  我刚一跳进河中瞬间就后悔了!太冷了,河水不光急,而且水中还夹杂这些许阴气,这令我很不舒服。

  因为我开了天眼的缘故,在水中勉强能看见一个浑身绿气的家伙一直往河的上流游去,而且速度很快,由于水太冷,我刚一下去就不得不浮出水面换气,过了两分钟。

  我见水中亡魂依旧被拖着走,于是我拿出白玉罗盘托在手里,这一下可出问题了,在水中我根本就没法念出咒语,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焦急的声音逐渐增大,就在这时,水猴突然往返游了过来。

  “嘿,你妹的,我不去追你就算了,居然还敢往返游,我使劲憋了口气。左手打出剑指,心中默念咒语,手中铜钱剑在水中发出阵阵嗡鸣声,来了,就在水猴离我只有半米的时候我手中铜钱剑忽的脱出手,速度奇快。

  “啊~水猴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惨叫,接着被他抓住的李承力魂魄漂浮出水面,我游到边缘看着正在挣扎的水猴。赶紧念出收魂咒把李承力的魂魄收进八卦镜中,八卦镜被我放进黄布袋后,水猴突然往我飞速冲了过来,来不及了,“彭!水猴撞到我胸口,拖着我在水中甩了数圈,我慌了,真的慌了,因为第一次在水中跟阴物斗法,而且符咒跟法器基本都没什么作用,只能拿着铜钱剑跟他硬砍,水鬼在水中力气极大,上岸后无缚鸡之力。

  我想到这点冲岸上的李大龙大喊道,快拿供桌上的糯米扔他,快,李大龙看着水中被水鬼拖着甩的我早就已经傻眼了,经我这么一喊才回过神来转身拿起供桌上的糯米往水中正在飞速扯着我的水猴撒去,由于距离问题吧,这时的我已经被水猴拖在河的中央,虽然舞阳河没多大,但是被拖到河中央想用糯米撒中还是有很大的难度的。

  我被呛了不知道多少口水,反正头都晕了。就在我快要喝饱河水的时候天上忽然掉了一样硬物下来,砸中正扯着我小腿的水猴。

  “啊~尖利的鬼叫声划破夜空,我只感觉到小腿力道一松,我看着身边漂浮起来的米斗,原来李大龙是用米斗直接扔过来的,怪不得刚刚声音会那么大。

  水猴被糯米撒中后居然还不死心,五指比菜刀还锋利的直接猛的朝我抓了过来,这一下要是被抓到的话我估计立马得下去跟白无常那孙子吹牛逼去了。不过我头往水中一沉,躲过一击,头沉下水中的我看见水猴身上还插着我的那把铜钱剑,我使劲的往铜钱剑蹦去,双手猛的握着往水猴身上推去。

  拼了!不成功,便成仁,我现在所处的状况相当危险,因为只要我往水猴蹦过去没有抓到铜钱剑的话那么等待我的将会是他迎头的一击,应该会直接被秒杀吧。

  快了!我心里急得想热锅上的蚂蚁,一心只想抓到铜钱剑保命,就在我离铜钱剑只有短短一寸的时候一股大力直接把我掀飞到岸上,我懵逼了,咋回事!谁帮我推上岸的?

  就在我懵逼的时候看见河水中间慢慢的浮现出一个身高九尺有余的白人,拿着根白色的棒子,戴了一顶长帽,红色的舌头延生到河水中,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吓人。

  我看着河中间的白人立马大腿一拍,老白,你啥时候上来的啊?

  你还好意思说,前些日子不是说好的5亿呢?怎么这么多天都没见动静?。

  我闻言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哈,这几天有点忙,忘了。回头给你补上,说完,水中的水猴立马沸腾了起来,直往漂在河水上的百无常抓去。

  “大胆水鬼,本帅面前岂容尔等猖狂,白无常伦起手中哭丧棒“啪“的就朝水鬼砸去,水鬼被砸中立马往后游去,白无常依旧漂浮在水中,没有要追的意思。

  我见状在岸上赶紧冲白无常说道:老白,帮我干翻他我多给你10亿。

  白无常一听到10亿双眼立马放光,好!你小子记得说话算话,在不给我烧下去回头我拉你一起下去给我倒洗脚水。

  白无常双脚轻点河水飞速往水鬼放向飞去。在岸上的李大龙夫妇看我对河水说话可吓得不清。于是问道:先生刚刚你是在跟谁说话啊,我们一直没看到河中有人啊?。

  我听到打了个哈哈,啊!没有,刚刚无聊说这完,你们别太在意哈。

  我只能这样说,因为地府阴帅出行本就不会让阳人发现,不然岂不是乱了天道。若是生人看见地府阴帅出行定活不过第二天,我这其实也是见接性的帮了他两一把。

  李大龙也很识趣,只是对我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先生,我儿子怎么样了,罗秋红问道。

  这时我才想起来;李承力的魂魄还被我收在八卦镜里面的,我赶紧拿出八卦镜,左手打出指决,心中默念法咒,法咒刚一念完,八卦镜冒出一道白色的青烟,慢慢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形。

  我看着眼前的李承力,发现其魂魄被水鬼拉下去过后极为虚弱,身体虚而涣散,随时都能烟消云散一样。

  罗秋红见到儿子一时没忍住,又哭了起来,声音颤抖的对他说道:儿啊!是爸妈没本事,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受苦了。“呜呜~“妈,这不怪你,可能这是我的命吧,儿子今生不能再给您二老送终了,只求来世我还能做您二老的儿子吧!李承力说到这也抽泣了起来。

  w看L◇正gA版?#章x节上gc酷匠网T◇

  这一刻,我看见李承力的眼角居然流出了眼泪,水汪汪的,绝对不是幻觉,我看着眼泪轻轻的落到地上呈水珠状,好了,别哭了,你儿子现在魂魄太虚弱了,随时都有可能魂飞魄散。

  先生,求你了,救救我儿子吧,我不想看见他魂飞魄散,先生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一旁的李大龙央求我道。

  李哥!放心,你儿子我肯定会救,别担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