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最后一句话刺激到了旁边的李大龙,李大龙听我这麽一说,立马眼睛睁得老大,先生你刚刚说什么?

我双手背负在身后,站在河畔边看着黑黑的河水,对他道:你儿子是被水鬼害死的。

我这么一说,人群中立马就有人说道:是啊,我也觉得没有那么简单,现在都已经是深秋了,谁还会无缘无故的下去洗澡啊,更何况听大龙隔壁那位李大婶说,好像是他儿子自己跳下河的。一位约50几岁的大妈在一旁说道,虽然声音很小,但岂能瞒得过我的耳朵。

我清了清嗓子!咳咳!!大家安静,如果有人不相信的话就请过来看看他儿子的左脚,我虽然这么说了,但敢上前来查看的也没有几个,都是些青壮男子看完一眼过后闪得飞快,

不过这也正常,被水淹死的人死相本来就恐怖,要不是我是阴阳先生没办法,我TM也早就闪了,火光打在被河水泡得泛白的尸体上格外渗人。

待众人上前查看完毕后,李叔说话了,这会大家信了吧。人群这时已经是哗然一片,李天冲我说道:就因为出现个手爪印我们就要信他? 这也太荒唐了啊。

说完,人群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了。

我听到这话当时心里就不高兴了,白派属于道门一个分支,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个道门弟子啊 今天居然遇到个傻逼公然挑衅我,我当时就火了。

我冲李天吼道:好!你若不信我便把李承几的魂魄拘来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引起乡民们的好奇,李大龙跟罗秋红突然哗的一下就对我跪了下来, 先生!你真的可以让我们再见我儿子最后一面?。

我点了点头,没错,你儿子刚死,魂魄应该就再这附近,拘来应该不难。

“好!那我们就看看你这黄毛小子怎么个拘法,李天带着玩味的语气说道。

我听到这话差点没直接气吐血,心想,麻痹的!你给劳资等着,等我拘来魂魄第一个吓的就是你,让你装逼。我心中打好主意后,冲人群喊了大声,把供桌香烛给我准备好,我要准备拘魂了。

乡民听到后风风火火的往乡里跑去,转眼就扛来了供桌一张,香烛数捆。

其实拘魂术要施展起来其实并没有那么麻烦,只需我画一道拘魂符即可。但我这时就是要搞出点排场来,不能让这里乡民看不起我,认为我是个江湖术士,供桌摆好后,我拿出两寸长的红纸跟祖师令平放供桌上,随后又自黄布袋里拿出黄符纸跟笔墨,接着对李大龙夫妇道:你儿子的生辰八字是多少?。

李大龙夫妇告诉我过后,我把他儿子的生辰八字用毛笔写在了红纸上,

接着,我把香烛点燃,供桌前面插了一把,剩下的蜡烛我全部给点了,围绕李承几尸体摆了一圈。不为别的,就为把阵势搞大。

做完这些后,我开始敕笔墨跟符纸,就在我刚准备动笔画拘魂符的时候,河畔边突然阴风大吹,吹得两旁柳树“哗哗”做响。

这时,人群中有些胆子小的都已经匆忙离开了,我见状不由一乐。

快点啊!咋还没拘来啊,这小子是不是骗我们的啊,李天在人群中开始嚷嚷。

呵!我看了李天一眼,你妹的,让你装逼,等会不把你吓尿劳资就不信易。

“凝神摒气,我左手打出月君决(.左手五指平伸,指尖朝上。除无名指外,其它四个手指指尖微向内弯。)月君决打出后,我心里默念咒语,右手毛笔行云流水般的在符纸上画着拘魂符,一分钟过后,我擦了把额头的汗,对李天说道:看好了。

李大龙夫妇也在一旁焦急的等候,因为他们也想弄清楚自己儿子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去跳河。

这时,现场气氛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

“不成功便成仁! 我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 随后,我法指一打,双脚踏出法步,口中念出拘魂咒:荡荡游魂,何住留存。三魂早将,七魄来临。山神河泊,六甲黄金。吾今差汝,着意搜寻。收魂附体,助起精神。死者李承力,速来现身。神兵火急如律令! 一念完,我左手食指跟中指夹起供桌上的拘魂符往河中一扔。“嘭!符咒再空中自燃了起来。 接着,阴风吹得更大了,吹得我眼睛都快睁不来了, 就在这时,河水中凭空出现一道人影。 样貌约十五六岁,身穿一身白衣,身体浮现在河水上。

  酷G匠2网W永0-久F免*}费S看`小说b

这时,李大龙夫妇想下河去抓那孩童,口中还边喊着:儿啊!妈在这。不过被我给拦住了,开玩笑,现在正值深秋,河水刚刚是上涨得时候,而且河中还有水鬼,这要让他俩下去了指不定还能不能上得来就是个问题呢。

 我对河水上漂浮的李承力道:本师给你五分钟时间,说出你是怎么死的。 

  ”李承力对我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瑾遵天师法令! 然后李承力就开始讲述了起来,原来,这河中还真有水鬼,那晚李承力就是被水鬼迷了魂才迷迷糊糊的跳的河。

 这不,刚一说完,我把头扭过后面的时候发现,这时的李天双脚已经在发抖了,我见状强忍着想笑的冲动!随后,我指决一变,把李承力的阴魂招到了李天近前,李承力这时还保持着死后的样子,双目爆起,浑身全是“湿嗒嗒”的水往下滴。 “啊~李天见状大叫一声,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哈哈!这时,我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李大龙夫妇见自己儿子已经上到岸边赶忙朝这边跑了过来。

  “儿啊!你咋会被鬼迷呢!那遭天杀的水鬼啊。 罗秋红见到自己儿子阴体不由大哭。 李大龙在一旁一直没有言语,只是默默的擦着眼泪,李大龙这时突然朝我跪了下来,对我说道:先生!救你一定要帮我儿子报仇,杀了这里的水鬼,我不想让我儿子白死。我闻言赶忙上前扶了他一把,“放心吧,抓鬼驱邪本就是我道门传人份内之事,这事我管定了。

  那我李大龙就先谢过先生了,先生大恩我李家一定会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我点了点头道,对一旁的李承力道:好了!人鬼殊途,今天让你们见面本就以违天道,还是让我早些送他下去投胎吧。

  多谢先生! 不过我也想早日下去投胎,但这河中的水鬼一直牵制着我的鬼体,令我不得出这条河,要不是今日先生做法把我招来,我也见不到双亲最后一面。说完,李承力居然哭了起来,但鬼魂哭泣是没有眼泪的。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心头一热,放心吧!………………

   就在这时,我话都还没说完,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自河中传来,直吸岸边李承力阴体。

  先生!水鬼出来了,“啊~ 一声鬼叫过后。李承力由于是新魂,新魂指的是刚亡的阳人还没过头七,所以称之为新魂,这类阴魂是没有道行的。当然,如果死前怨气极大的话很有可能变厉鬼,但李承力不是,毫无疑问,立马就被吸进了河中。

  “这时岸上的村民见到此状早已跑得个精光,就只剩晕倒的李天跟年过花甲的李叔在岸上。

  “李大龙夫妇此时已经伤心欲绝!刚准备跳下去救他儿子就被我给拦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