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饶命!老鬼见我一剑拍飞女鬼,赶忙对我求饶,随后,老鬼缓缓的飘到女鬼面前,对女鬼说道: 秦二妮,眼前这位先生不是害死你的人,别那么冲动,要不是先生手下留情,你现在可能已经魂飞魄散了。

“咳咳!!我在一旁听着老鬼这么说瞬间脸都红了,其实论道行我就一半吊子,刚刚能拍飞女鬼完全靠的是爷爷留给我的法器,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

“谁知,女鬼听见老鬼这么一说,立马抱着自己的头大喊,不!不可能,那害死我的人到底在哪?女鬼看向我。

我把铜钱剑反手握在身后,对女鬼说道:谁害死你的我怎么知道啊!反正不是我,昨天我都差点被你弄死,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倒先问起我来了,这叫什么事啊,别仗着你长得漂亮我就不敢收你。

说完,女鬼眼神立马变得很是空洞,就像生人丢了魂一样,摇摇晃晃的朝我这边飘测过来,口中还自言自语的说着是谁害死的我,是谁害死的我。。。

我见状问老鬼道:这女的咋回事,怎么像个神经病一样?。

老鬼见我发问,赶忙点头哈腰的答道:先生有所不知啊,那女鬼本名叫秦妮,是个大学生,事情发生在2001年冬天,我亲眼看见他被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用石头砸死,并把他的尸首抛在了这,说着,老鬼还边指了指我脚下的地板。

我闻言赶忙往后面一跳,原来我踩着的是人家的尸首埋的地方啊,我又问道:然后呢? 那女的不是你害死的?。

老鬼摇了摇头,说道:不是,那秦妮是被人谋杀而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所以每当他怨气大发的时候就会胡乱取人性命,以泄他自己的怨气。

我听着老鬼这么说好奇心顿时大起,接着说道:“哦!竟有这等事?

千真万确啊先生!老身说得句句属实,绝不敢欺瞒先生半分。

照你这么说,那秦妮好像还蛮可怜的哈。

这时,我对着走廊的一群鬼大喝道:你们想不想下阴司地府投胎?

就在我话刚一说完,走廊的冤魂竟全部朝我跪了下来, 一个穿着民国中山装的冤鬼说道:道长!不是我们不冤下去投胎,而是我们根本就出不去这里,跟别说找到黄泉路下阴司了。

我问道:难道你们死时阴司鬼差没有上来拘你们的魂?

老鬼接话道:唉~要是有鬼差来拘魂的话我也不用在这待一百多年了。

“哦!这就奇怪了,一般只要阳人已故,阴司阎王生死簿上都会有记录,并且会派出鬼差上来拘魂。

我疑惑道: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地方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唉~不管了,先把这里的阴魂送下去再说吧。

我对走廊上的冤魂说道: 今天遇到我,算你们运气好,说完,我拿出笔墨摆在地板上,准备画道地藏送阴符把下面的鬼差请上来,然后把他们带下去。要想画地藏送阴符对道行要求极高,不过这时我也没办法,平常道士渡鬼的话一般都是先设好道场,然后再念七七四十九遍超度咒才能完成。

现在这情况我哪有这么多时间去搞那些啊,只能尽快请鬼差上来送他们下去,不然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敕好笔墨后,我右手执笔,左手捏出日君决,口中念出地藏送阴咒:

天 朗 炁 清 , 三 光 洞 明 。 金 房 玉 室 , 五 芝 宝 生 。 玄 云 紫 盖 , 来 映 我 身 。 仙 童 玉 女 , 为 我 致 灵 。 弟子易子阳,奉地藏祖师

急急如律令!敕。

咒语刚一念完,地上的地藏送阴符冒出一股黑色的气体,我见状赶忙往后退去,黑气消散过后,地板上的地藏送阴符忽然出现两个身高九尺有余的鬼差,一黑一白, 白的舌头长伸地上,手握哭丧棒,头顶长帽,帽上写有一见发财四字,黑的阴差面目凶狠,令人望而生畏,手中握有一根手臂粗的黑色锁魂链, 头顶黑色长帽, 帽上有四个大字,一见太平。走廊上的众鬼看见来的两位立马露出一副惊恐神色,混身瑟瑟发抖!

“这时!黑脸阴差说话了,何人唤本帅上来,还不速速报上姓名。

我赶忙答道:白派弟子易子阳,说完!我对二位阴帅拱了拱手。 “哦! 原来是你这小子啊!说吧,又搞出什么事了? 白无常用阴阳怪气的声音对我说道。

弟子唤二位阴帅前来的确是有事相求,我抬手指了只走廊上的阴魂,两位阴帅可否带此地阴魂下去投胎,可否?。

  这…………好像有点难办,白无常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不过……,看你小子是白派传人的份上就姑且帮你一次。不过我也有个条件,白无常伸出了五个手指。 

 这什么?我问道,

  五亿,不打折!

  “啊!五亿?我TM哪来这么多钱啊,就在这时,白无常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小子!瞧你那样,五亿还算少的,别哭丧个脸像死了亲爹亲娘一样。

  我忽然大腿一拍,哎呀!忘记了,下面的人用的钱跟我上面的不一样,我还以前白无常要我五亿人民币呢!吓得我差点没晕过去。

  好!成交,明天烧给你。

 呵呵!白无常笑道,这年轻人我喜欢,以后常合作。 

  说完!白无常手握哭丧棒对走廊众多怨鬼喝道:想投胎的跟我走,走廊上的鬼听见白无常这么一说,纷纷跑来向我道谢。

  多谢先生!若有来世我等定当做牛做马来报答先生大恩。

  我摆了摆手道:快走吧,别让两位阴帅久等了。

  我看向墙角的秦二妮,问道:大姐!还瞅啥瞅啊,赶紧的,跟二位阴帅下去投胎,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

  秦二妮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哗的一下就冲我跪了下来,多谢先生!先生大恩秦妮只有来世再报了。

  好了!别啰嗦了,黑无常有点不耐烦的道。

  这时,白无常说话了,老范,你别激动啊!人家是付了钱了的,等会也没什么关系。小子,你别管我这兄弟,他就这德行,你继续!。

  我听见这话瞬间就懵逼了,老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 我扶起秦二妮,对他道:等来世再说吧!我这世都还没完呢,快跟两位阴帅下去吧,别误了时辰。

  “噗嗤!秦二妮突然笑了起来,还别说,眼前这女鬼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就是脸太白了点。不过这时我可没那闲心去欣赏这个,我现在就只想把这里的阴魂全部送下去,然后离开这鬼地方。

  我对白无常打了个手势,示意可以带他们走了, “忽然,白无常手中哭丧棒猛的朝西方扔去,我知道,他这是在打通黄泉路,因为我上次在古战场的时候看见过一次。

  白无常带领众鬼往黄泉路缓缓走去,直到走廊鬼魂全部走进黄泉路过后,白无常对我说了句,答应我的事别忘了!不然以后我天天晚上爬你家窗子。说完,走廊灯瞬间就自己亮了起来,而且阴气也散了大半。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心想:终于搞定了。

  (看%正版_章(节,&上9酷●@匠网

 第二天一早,我听见有人一直在摇我,我睁开眼睛后发现原来是周军。 

  干嘛啊,大清早的还让步让人睡觉了啊。

  易道长!这都中午12点过了,哪还是大清早啊,

  我闻言立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现在12点了?

  这不,你自己看,周军拿出手机再我面前晃了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