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准备往二楼走上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这栋楼的大厅居然设了七跟石柱,这七跟柱子瞬间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外行人可能看不懂,但身为白派传人的我,不可能不知道大厅内的七根石柱是按照北斗七星的顺序排列而成的。

因为我曾经布过七星诛邪阵,所以我知道北斗七星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用得好可以镇鬼伏魔,用得不好可以令家宅不安,鸡犬不灵。

据说,道光年间曾经有个权贵人家经常爱欺压百姓,有一天,那权贵家里不知道是惹着什么脏东西,请了好些个和尚去家里念经,但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直到后来有个云游的茅山道士路过那地方,权贵得知后,立马请了茅山道士进屋好生招待,茅山道士进屋后发现,这家人老爱生病的原因竟是风水出了问题。

于是准备帮权贵改下风水,就在茅山道士提着罗盘出去的时候,偶然听到旁边的村民说起权贵恶事,茅山道士听到后大怒!于是把那家人布的七星镇宅法改成七星破运法。

半年过后,权贵家道中落,家里当官的全部因各种原因下马,做什么生意就赔什么,最后赔了个精光。

大家别小看风水,风水害人一般不出200天即现,当然,我指的是有真本事的风水先生或密宗道士,现在这年代有真本事的能有几个?全是一些坑蒙拐骗之徒!想当年老毛搞破四旧那会,不知道弄死了多少密宗道士跟阴阳先生,即使存活下来的一小部分也早就隐居深山不问世事,要么就是跑南洋去了。好了!又扯远了,书归正传。

我仔细的打量了眼前的七跟石柱,看似普普通通的几根柱子实则里面藏有大门道,这应该是哪位前辈曾经布下的七星锁怨阵,想锁住此地的恶鬼,令其不得出来为恶,但最终怨鬼还是破阵而出,不过幸好遇上了我。

不然这里将会成为一个绝阴池,绝阴池的形成一般只会出现在乱葬岗或万人坑,因为这几个地方常年阴气笼罩,无生人阳气,所以一般晚上只要有生人走夜路遇乱葬岗都会遇到鬼打墙或鬼拍肩,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只要你不回头就没什么大事。

这时,周军忽然拍了拍我肩膀问道:易道长!你在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迷,不就是几跟破柱子吗,有什么稀奇的啊。

我听他这么说耸了耸肩,对他说道:没什么,就看着玩,好了!先上去再说吧。

我跟周军来到二楼,周军打开了灯,问我还要不要喝酒,我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不喝,

一直坐到晚上十点,我见周军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便对他说道:要么你下走吧!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给我添乱。

周军一听我这么说瞬间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对我说道:好,我老早就一直在等易道长您说这话了, 那我先走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说完,周军自口袋里扔了个手机给我,上面的第一个号码是我的。

  看Z+正版M、章T节pQ上=x酷%{匠(网C-

我点了点头,你走吧,这里的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周军走时还丢了包中华给我,我一个人坐在KTV走廊的沙发上,本来想点只烟的,谁TM知道那孙子只丢了包烟给我,并没有给我打火机,我摇头苦笑。

就这样,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坐着坐着居然睡着了, 这一觉我睡得很香,根本就忘记了答应过周军要帮他收了这里的怨鬼,就再我睡得特爽的时候,“忽然,一道冷风从我身上吹过,令还在睡梦中的我不由打了个冷颤。

就在这时,走廊里突然发出道道哭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一醒来发现走廊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居然自己灭了,漆黑的走廊周围全是绿色的阴气,可能是因为我开了天眼的缘故吧。

我看见走廊的另一头慢慢的走出一群人, 那群人的穿着很是怪异,有穿民国中山装的,也有穿古代衣服的,反正各式各样的都有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大概有十几个吧,男女老少都有,当他们走过我面前时,我发现这群人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脸很白,就像脸上裹了面粉一样,根本就没半点血色可言。

   一群人就这样在这漆黑的走廊上缓缓冲我身边走过, 直到最后一个女人从我身前擦肩而过,就在这时,我发现眼前这女的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长发披肩,面白如霜,

我猛的一惊,这不是昨天想勾周军命那女鬼吗,想到这,我赶忙从黄布袋里拿出铜钱剑,冲眼前即将要走过去的女鬼大喝道:“大胆小鬼,本师再此,尔等还想去哪。

我刚一喊完,走廊上十几个鬼魂瞬间露出凶狠的面目看向我,为首的是个浑身脏兮兮,穿着一身清朝服饰的老鬼,老鬼看了我一眼手中的铜钱剑,冲我说道:阁下可是阴阳先生?

我左脚往前一挎,“昂首挺胸”的对老鬼喝道:正是。怕了吧,怕就赶快下去投胎,不要再让本师看见你们,不然本师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敢问先生师承何处? 老鬼又问道。

我这时就有点不耐烦了,要么就直接开打,一直问一直问算个什么事啊,你丫查户口啊! 虽然不耐烦, 但我还是对老鬼回道:白派弟子易子阳,

老鬼一听我是白派弟子立马“哗”的一下就冲我跪了下来,对我说道:“先生啊!求你救救我们吧,我们也不想在此地徘徊,只是我们一直出不去这栋大楼,无法下阴司地府报道,所以才会心生怨气害人。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瞬间就懵逼了,这什么情况,居然让我救他们? 我原本还准备跟这里的怨鬼大干一场的,连祖师令我都带出来了。现在居然让我救他们,我都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我问道:你说什么?你们出不去这栋楼? 。

老鬼闻言立马点了点头,是啊先生!我在这栋楼里都徘徊一百多年了,怎么都出不去。

我抬手指了指老鬼后面的一众冤魂道:这些全是你害死的?。

老鬼听到我这么一问,以为我要兴师问罪,脑袋立马“咚咚”的就往地上磕起了头,我也不想啊先生!因为出不去这里我无法下到阴司投胎,所以才…………

就在这时,老鬼身后的一只女鬼突然向我面门扑来,想扑灭我头顶的阳火。

我看着眼前扑来的女鬼,毫不犹豫的拿起手中铜钱剑”啪”的就往女鬼身上打去。

我手的铜钱剑是由一百零八枚洪武通宝古钱编制而成,连剑上的红绳都是经过朱砂跟黑狗血混合泡过七七四十九天的,朱砂属阳,黑狗血极阴,两者都有辟邪扶正的作用。

再加上古钱钱经万人手,当中的阳气何其之重,我想不用说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吧,而且这把铜钱剑还经过我白派历代传人加持过的灵力,“所以,我手中这把铜钱剑来头还是挺大滴,要灭一个小鬼足够了。

“”啊~被铜钱剑拍中的女鬼发出一道惨叫,瞬间被拍飞出去几丈远,

拍飞女鬼后,我冲眼前一群怨魂怒喝道:放肆!本师面前,岂容尔等小鬼胡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