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女鬼再次冲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立马拖着周军往地板上一滚,滚到大厅上写有皇朝酒店欢迎您的前台下面,

道长!怎么办啊,那女鬼好像又要过来了, 周军焦急的问道。

我爬在前台上面冲前面瞟了一眼,发现女鬼确实要过来了,我冲周军说道: 别慌!要淡定。

刚刚出来的时候我法器忘带了,现在手里就一个白玉罗盘,所以现在咱两只能找机会先跑出去在做打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忽然想起我手里的白玉罗盘,白玉罗盘可是我们白派掌门专用的法器,不可能只有寻龙点穴的作用! 我脑中飞快的回想《白派秘录》中的术法, 就在女鬼离我们只有几步的时候,我忽然想到《白派秘录》中的罗盘驱邪法,其实说起来罗盘驱邪法用起来也不难,只需咬破中指,把指尖血滴在罗盘天池上,然后再念法咒即可。

妹的!拼了。因为我也是第一次用,所以也不敢保证弄死眼前的女鬼,我眼前这女鬼可不是个善茬,光看他一身红衣就知道肯定是个历鬼,死前一定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这要放在以前,我光看到他那一身红衣早就闪得没影了,但现在不同,我TM想跑也得要有哪个本事啊。

“我冲周军说道:等会看我手势,我说跑咱俩就一起使劲往门外冲,记住!别回头。

“嗯嗯!周军紧张的对我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女鬼差不多离我只有5步的距离,我隔着前台的木板都能感觉到了阴冷。

我看向手中的白玉罗盘,赶忙指尖一咬,红色的鲜血自指尖流出,一滴,两滴,三滴……见指尖血流向罗盘天池,我赶忙左手法指一打,口中念出咒语:五 星 镇 彩 , 光 照 玄 冥 。 千 神 万 圣 , 护 我 真 灵 。 巨 天 猛 兽 , 制 伏 五 兵 。 五 天 魔 鬼 , 亡 身 灭 形 。 所 在 之 处 , 万 神 奉 迎 。 神兵火 急 如 律 令 。敕! 一念完,罗盘立马呈现出一道白光,一闪一闪的,

这时,女鬼刚好飘到我近前,隔着前台的柜子对我说道:小道士,看你往哪躲,还是乖乖的下来陪姐姐我吧!哈哈。

“陪你麻痹! 我拿着手中发出白光的罗盘猛的就朝女鬼面门砸去。

“啊~

罗盘砸中女鬼,女鬼瞬间捂着脸惨叫了起来, 尖而刺耳的声音就像六月的猫叫,场面好不渗人。

我见状立马大手一挥,冲周军喊道:快闪。

周军听我这么一喊,脚底一抹油,猛的就往门口跑去,鞋都跑掉了一只,那速度一点也不比刘翔差。

我边跑边对里面的对鬼喝道:有种你丫别走,等我把法器带出来保证不弄死你, 一路狂奔,直到我跟周军跑出离大楼58米外才停下来,

“呼呼~~我跟周军跑得大汗淋淋,并不是因为体力不行,而是太紧张了。接着我跟他一屁股就坐到马路边,这时已经将近凌晨两点,街上就只有几俩过路的车,根本就没人,只有我跟周军的喘息声回荡在整条街。

周军掏出一支丢给了我,并对我说道:道长!刚刚……刚刚要不是你,我想我今天肯定得跟那女鬼下去打麻将了。

我听着不由一笑,哈哈!还好跑出来了,不然我也好不到哪去。

“咦,对了,好像我还一直不知道道长名字,道长你姓什么啊,年纪轻轻居然有这么一身本事,遇到你真的是我周军的运气啊。

我回道: 我姓易,名子阳,家就住在离这不远的易村。

周军听我这么一说点了点头,哦!原来是易道长啊,多这易道长的救命之恩,以后易道长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周军吱个声,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力量帮你。

我听着对他摆了摆手,哪里!哪里!,捉鬼驱邪本就是我们道门传人的份内之事,你不必对这事太挂在心上,好了!我该回宾馆睡觉了,明天还得回去解决那里面的历鬼, 拜了!

周军起身对我说道:易道长还准备回去?。

嗯!必须得回去,不然那栋楼只会死更多的人,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再说!我罗盘还在里面呢。

那就真的是太感谢易道长了,明天有要是有什么需要您只管开口,我一定帮你办得妥妥当当的。

好!那就先这样。

告别周军,我沿着来时的路一直往回走,回到宾馆,我倒头就睡,一觉睡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我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中午两点了,于是准备下床洗漱,“嘭嘭!就在我刚穿好鞋的时候,突然听门外有人敲门,我一想:谁啊,我在这里又不认识人,会是谁来敲我门呢?就在我愣神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易道长,起床了没有。

我一听,这不是昨晚那个猥琐大叔的声音麽,他来找我干嘛? 我带着疑问把房门打开, 问道:干嘛啊!

周军猥琐的笑了笑,,“嘿嘿!易道长昨天不是说要回那栋楼解决那只历鬼麽? 所以我今天就来看看易道长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哦!原来是这事啊,你等会,我洗好脸下来找你,说完,我“嘭”的就把房门一关,只剩周军的声音回荡在门外,那我就在楼下等易道长啊!……

我快速的洗好脸后,带上铜钱剑,黄布袋,门一关就出了宾馆!一出门口我就看见周军站在门口,周军今天还是那样,满脸胡渣加一双拖鞋。

我问道:你拖鞋昨天不是跑掉了一只吗?怎么今天又换上了!

  Jc更新最wE快i上{x酷匠n}网

周军闻言不好意思的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支烟道:先别说那么多了,还是先请道长跟我回去把楼里的历鬼收了吧,不然我可不敢再到哪开店做生意了。

“哦!怪不得今天这孙子会主动来找我,原来是这样。

我对周军翻了个白眼,你傻逼啊,现在大中午的鬼会出来? 你丫昨天被那女鬼吓傻了吧。

周军听我这么一说瞬间觉得是自己太心急了,赶忙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易道长刚起床肯定还没吃饭吧?

“嗯!怎么,听周军说起吃饭我才发现,自己肚子此时已经咕咕响了,

那就走吧!周军听我说还没吃饭马上就邀我跟他一起去吃饭。

跟周军吃好饭后自己是下午6点,期间周军一直在敬我酒,本来只要1个小时的饭局,硬是被他搞拖三个小时,这时已经入秋,六点天也差不多暗了下来, 我跟周军回到大楼,看着眼前这栋昨天让我抱头鼠窜的地方,我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场子找回来,不能丢了咋白派弟子的脸, 我走进大堂,一眼看见了我的白玉罗盘,我赶忙跑过去拿了起来,检查一遍后发现,罗盘上除了血渍干了以外并没其他地方破损, 这也是不辛中的万幸了,要是被爷爷知道我昨天把他传给我的白玉罗盘当板砖使,他一定得跳上来拍我两巴掌吧。

我把罗盘放进黄布袋后,周军也走了过来,问道:易道长,罗盘没坏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他说道:没事!先上去等,过了今天这里就可以平平稳稳的开业做生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